第一百零一章 直入九霄(1/2)

加入书签

  被第二道银光刺破躯体,令图为之胆寒。这是十分熟悉的气息“腐朽针”。腐朽针原为莫大所有,以此宝重伤‘女’魔君颜如‘花’,厉无芒生擒莫大魔君,迫其施法救下颜如‘花’。

  令图之所以收取到大魔躯壳,就是当初尤浑魂魄占据大魔躯时,被厉无芒以腐朽针刺入躯壳。尤浑遁走,尝试各种方法都奈何不得腐朽针,将魔躯作为重礼奉献令图之魂。

  令图之魂得到大魔躯后,以修为之力将腐朽针驱出躯壳之外。腐朽针也就落在令图手中。在玄武青铜大阵中,令图以此宝突袭厉无芒,后者见机释出焚天火,将令图神识与腐朽针隔断,令图失去腐朽针,转而重新落在厉无芒手里。

  &nb&{}sp;对这上古参天柏的一支树枝炼制的宝器,令图十分熟悉。若是有一刻平静无扰的修炼时光,令图要祛除腐朽针并不为难,但此时大战中,厉无芒岂能容他驱出腐朽针?

  九昊化身趁势而上,银‘色’翎羽如刀剑轮番斩落,四道凤凰之翼翅舞动银光一片,肃杀气息弥漫百里。

  令图着实有些慌‘乱’,一面要抵御住镇字箓文,一面要与九昊化身正面相博,最令人忧心的还是腐朽针,此物怪异,见‘肉’生根,为防止其在躯壳作‘乱’,令图便以两成修为之力镇压此物。

  谁知腐朽针丝毫不为修为之力所扰,在大魔躯壳中游走,似乎在寻找生根芽的地方。令图猛然醒悟,此时躯壳魂魄之力只有当初一成,就是竭尽全力要压制腐朽针怕是都难如愿!

  被厉无芒收取八个裂体,后令图在穷途末路之时又自爆一个,此时令图修为之力只剩下一成,与当日驱出腐朽针时有天壤之别。

  令图身形一晃。收去三头六臂,还原为三丈高绿‘色’魔躯。护体魔罡随之缩小,单臂一举,魔爪探出抓向九昊分身。此时镇字箓文被挤压在古魔护体魔罡内,令图放手一搏,要扭转所居劣势。

  看似纷‘乱’却暗合天道灭杀道意的四只银‘色’翎羽。在令人目眩的银光裹挟之下,劈落在古魔躯体之上,出有如山崩前岩石咔嚓、咔嚓断裂错位的沉闷之声。古魔躯壳在承受着旁人无法体悟的冲击。

  令图倍感压力,但依然举起一只粗壮的魔臂,一把握住其中一道羽翼,猛然一扭,‘欲’将此翼折断!古魔令图魔‘性’大,心底的暴烈无法平抑,这一招出手。使出九成修为之力。

  悄无声息的,一只银‘色’羽翼被令图折断!古魔之怒看起来无人能够承受!厉无芒左臂就是此翼,银翼折断,左臂大伤。同为左臂驱使的另外一只银‘色’羽翼也无力的垂落下来。

  但令图也好不到那去,为重伤对手使出九成修为之力,护体魔罡顿时黯淡,黑黢黢的颜‘色’转为灰黑。再者就是体内的腐朽针,厉无芒吃痛。神念急动,腐朽针不住寻找生根芽的地方。而是撕裂古魔经脉,朝魔心急游走,‘欲’刺入令图之心。

  “还有一招!”令图双目血红,另一只魔臂急探,抓向九昊剩下的右翼之一,令图只有奋起最后的力量。一举将厉无芒灭杀,才有可能自此危殆局面中解脱。故而不顾一切,诛杀对手最为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