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多余的头(1/2)

加入书签

  隆德大城的炼丹坊一般不收灵石,不赔药材。炼成三颗丹收一颗丹作为工钱。有时炼成两颗,炼丹坊要收一颗。

  技艺超群的炼丹师,在凤离大陆地位很高,一些大的宗派对这些人修都是十分尊重。因为不定什么时候,得了稀有的药材,要炼制丹药,还要这些人出手。

  厉无芒虽然欣喜,倒也不至于忘形。第二炉丹还是选择了驻颜丹,这次的九颗丹中只有一颗成功,还是下品。厉无芒只有收拾了心情,认真回忆炼丹过程中的疏漏。

  “炼丹不仅关乎悟性高低,技法纯熟至关重要。”厉无芒有了自己的炼丹心得后,又炼了“匿气丹”。这次有五颗好丹,其中一颗是中品丹药。

  匿气丹可以隐藏修仙者的修为,在看见这个丹方后,厉无芒怀疑包覆、刘珂就是服食了这种丹药。隐匿了自己的修为。否则二人也不必互相猜疑。

  一般来说,压制修为气息,只能瞒过层次低于自己的人。而服食匿气丹可以瞒过修为高于自己一个层次的修仙者。

  况且匿气丹也是用十三味药材炼制,厉无芒为了炼制筑基丹能一次成功,现在炼制的丹药都是药材种类多的。毕竟筑基丹只是九味药材,先难后易是万全之策。

  到枯骨白地近两个月,厉无芒每日修炼《窥道决》,其他的时间除了采药就是习读玉简,炼制丹药。日子飞快的过去,厉无芒并不急于炼制筑基丹。

  厉无芒在练气九层的境界停留不过三个月,一般人修要一年时间才有可能突破压制,提升到筑基期。

  练气期到筑基期中间是个高大的门槛,多少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能够迈过去。即使在大的宗门内,一个弟子筑基成功,都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厉无芒很清楚自己面临着一次修为提升,只是这一提升不仅要有自己的运道,还与自己的灵根有很大关系。陆四曾经说过,以他的眼光来看,厉无芒最多也只是达到练气九层的修为,没有筑基的希望。

  当日厉无芒也没有把陆四的话当回事,现在想起了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灵根是与生俱来的修仙基础,以陆四的修为不可能看走眼。

  “陆四总说我是有大运道之人,但愿不是奉承我吧。”厉无芒叹息一声。

  一日厉无芒在石榻修炼《窥道决》,忽然一股强大的威压出现在洞府中。厉无芒的神识感受到三头金线蝮的到来,收了功法,考虑是不是要去面对这六级妖兽。

  三头金线蝮确实回到了巢穴。那日被刘珂的百年劫炸掉一颗蛇头,重伤的蛇妖慢慢的爬回峡谷。顺了溪流进了一条地下河,这是三头金线蝮平时经常去的地方。地下河中有一个巨大的溶洞,一块钟乳石上长了三株“霞辇草”。霞辇草十分稀有,人修把它归入灵草一类。对妖兽来说也是宝物,三头金线蝮一直守护住这三棵灵草。

  霞辇草要千年成熟,八百年前,妖蛇发现这株灵草时,霞辇草只有三百年。妖蛇一直守护着是为了等待班勃回来,现在成了妖蛇的救命草。

  三头金线蝮吞食了一株霞辇草,在地下河中养息了三个月才复原,只是炸掉的蛇头再也长不出来了。

  妖蛇回到自己的巢穴,感知厉无芒在班勃的石室内,虽然内心愤懑,也不敢到班勃的洞府去撒野。只是在自己的地方待着,等厉无芒出来。

  厉无芒开了石门,往洞外走去。三头金线蝮抬起头,等待对方的到来。

  走了两里多,见了洞口的光亮,厉无芒抬起左手,将班勃的玉牌捏在指间露在外面。三头金线蝮何等功力?厉无芒一抬手,蛇妖就看清楚了玉牌。

  厉无芒走上前去,三头金线蝮昂起的头低了下来,十分驯服的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厉无芒一路走来胆战心惊,进前看了蛇妖的样子,放下心来。

  “三头金线蝮,你怎么少了一个蛇头?”厉无芒见蛇妖样子,用神念问到。

  妖蛇灵智未开,懵懂的抬起头摇了摇。厉无芒见它不会回答,不用神念,直接说道:“班勃让我给你服食一颗丹药,让你昏睡,之后我会砍下你右侧的蛇头,左侧的残余我也打算切干净,你可愿意?”

  妖蛇灵智将开未开,似乎懂得厉无芒的意思。点点头。

  厉无芒把一颗丹药往上一抛,蛇妖一抬头,张口吞下肚去。厉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