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抉择(1/2)

加入书签

  假丹的出现是厉无芒始料不及的,这个结果来的太突然。厉无芒一时难以接受。

  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莫不是凤怜遗捣乱?

  厉无芒体内的这滴凤凰精血,占据了丹田的绝大部分位置。

  “或许是气丹刚成,这凤怜遗又是妖修之物,两不相容。”厉无芒心中暗想。

  过了三日,同样选择在午时,厉无芒在石榻盘膝坐了。将一颗筑基丹含在嘴里。

  神念一动,凤怜遗自体内飞出,在离厉无芒三丈远的地方悬浮着,鸡卵大的凤凰血珠泛着妖冶的银光。

  看着凤凰精血珠似水一样的透明,厉无芒生出奇怪的想法,凤凰的血居然不是红的?这究竟是不是凤怜遗呢?

  现在的凤怜遗,与当日在红叶赌坊所见的大不相同,对这颗在体内待了三年的血珠,厉无芒竟然有些陌生的感觉。

  弃了杂念,手上结印,进入空灵境界。厉无芒开始了二次对层次压制的冲击。

  大约两个时辰,厉无芒睁开眼睛。气丹是有了,能不能进入筑基期要一个时辰之后才知。

  不用一个时辰,当厉无芒丹田轻轻一动的刹那,厉无芒就知道,还是假丹。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厉无芒闭目内视丹田,丹田中空空如也,刚才的气丹再次消失了。

  静静的坐在石榻上,那种悲观失望的心情,是没有经历过的人难以想象的。

  “以后该怎么办?”坐在石榻上的厉无芒一直在问自己。过去看似宽广的仙途走到了尽头,自己必然是在练气九层的修为上终老一生。这个凡人看来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结果,厉无芒无法接受。

  在石榻上坐了一日一夜,得益于自小的磨砺,坚韧的性格再次帮助了厉无芒。

  “修炼不成是各人运道,怨天尤人也不会有结果。”厉无芒从石榻上起来,信步走出洞府。在妖蛇巢穴的洞口眺望峡谷内的景致。

  厉无芒总觉的少了什么,转念一想,凤怜遗还留在班勃的洞府中呢。想到这滴凤凰精血,心中生出感激之情。若是没有凤怜遗,今日的自己还在为三餐一宿奔波。

  回到洞府,把凤怜遗收在体内,厉无芒打算回到讴歌去。既然不能继续修仙,倒不如安心做个凡人。能让讴歌十数亿人安居乐业,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修仙时牵挂讴歌的凡人,打算回讴歌,又想到修仙界的许多未了之事。

  讴歌七子虽然交往不过半年,却是同生共死一路走来。尤其是三弟易福安,一个人入了黄石宗。形单影只也不知道现在境遇如何?

  厉无芒还有四颗筑基丹,丹成时就想好了要送易福安一颗。虽说黄石宗是大派,想要得到筑基丹并非易事。

  再就是陆四,陆四的金丹还在自己的储物袋中。夺舍不是难事,陆四指望自己八年后与他一道去胡岛,让啸海猿解了金丹之毒。否则可想而知,陆四的仙途也走不下去。

  “凡人也不好做呢。”厉无芒感叹。

  几个月来,厉无芒除了按时给陆四的金丹输入灵力,一直没有与陆四交谈过。即使在最寂寞的时候也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修仙是需要磨砺心性的,与陆四交谈固然会有许多受益。但必然会弱化自己独自决断能力,不利于心性的修炼。

  厉无芒遥望的远不止结丹期,过多依赖陆四有害无益。这就是他不与陆四交谈的原由。不过现在既然与陆四有关,与其商量一下也无不可。把生元木盒放在石案上,给陆四金丹输入了一些灵力。

  “陆四醒来。”

  “少爷有何吩咐。”陆四的神念随即出现。

  “陆四果然好眼力,我这两日冲击练气层次的压制,结了两次假丹。现在不知如何安置你才好”厉无芒语气平淡。

  “这本是意料中的事情,以少爷的灵根来看,一时根本无法结丹。只是可惜了两颗筑基丹。”陆四不说怎么安置自己,倒是替筑基丹抱屈。

  “陆四果然沉稳,到了这步田地你不为自己着想?”陆四的反应出乎厉无芒的意料。

  “陆四这颗金丹是跟定了少爷,也不用安置。”陆四的神念轻描淡写的回答。

  厉无芒哼了一声,把陆四的金丹收了。放回储物袋中。

  “这陆四不过是拿个架子,后面必定又要说我是有大运道之人。我且冷落他几日,到时候陆四自然要提条件的。”厉无芒心中暗想。

  对于陆四,厉无芒一直有些愧疚。陆四虽然凶残,毕竟还没有伤害讴歌七子。又是受了啸海猿之命来护卫自己的,谁知自己大胆包天,居然伺机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