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吕恪及(1/2)

加入书签

  吕姓人修略一沉吟,看了看三个人。

  “厉小辈,这刘氏兄弟为何与你一路。”吕姓人修不说《借天工》的事,反而问起刘氏兄弟来。

  刘珂、刘奎站在厉无芒一侧,全神戒备,听了姓吕的问话,不由的看了厉无芒一眼。

  “晚辈三人与这位包兄,还有位吴兄,一起进山采七巧芪,得了三株。包兄意欲独吞,杀了吴兄。好在来了妖兽,我三人才得活命。包兄拿了一株走了,晚辈几个一直不敢出山,怕的是包兄掠取。”厉无芒一脸愁苦的回答。

  “厉无芒你血口喷人。”包覆气的脸都白了。

  “你做也做了,还怕认吗?”刘珂心思敏捷,接过话来。

  吕姓人修看了包覆一眼。

  “包覆,你那株七巧芪到何处去了。”

  “前辈容禀,这三人诬陷晚辈。晚辈并没有七巧芪。”包覆赶紧说。

  ……

  吕姓人修名吕恪及。吕家是一个修仙家族,族长的修为是结丹初期。包覆也是修仙家族的人,包家与吕家素有往来,只是有一次为了一株千年药草,包覆打伤了吕家的子弟。

  包家族长只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对找上门来的吕家人陪了许多不是。吕家要一颗筑基丹赔偿,既然是包覆惹的祸,这颗筑基丹自然落在他的身上。

  包覆逃出枯寂山,在暗处守了七日,未见厉无芒与刘氏兄弟出山。连忙去找吕家人,把自己采药的事说了,吕家族长将吕恪及派了出来,两人在这里守了近一年。

  两人的关系,注定了吕恪及不会相信包覆。吕恪及长相斯文却本性凶残,对杀人毫无顾忌。若不是见了许多丹药,早对厉无芒三人下了手。

  听了包覆所言,吕恪及不置可否。突然隔空一掌,把包覆打的口中喷血,倒退三丈,险些落下法宝。

  包覆不敢做声,勉强在黑刀上站定,苦不堪言。

  “吕某也不知厉小辈所言是否属实,你欠我家一颗筑基丹却让我守候了一年,吕某不忿,且让你有些记性。”吕恪及冷眼看着包覆。

  吕恪及不知厉无芒说的是不是假话,打一掌,撂下句话是最合适不过的。若是果有其事,打一掌,包覆是活该。若是假话,这一掌也不是受了小辈的蒙蔽。

  “厉小辈,你在枯寂山中一年有余,就只这些丹药?”吕恪及对《借天工》不可能无动于衷。

  对《借天工》吕恪及有所耳闻,传说是一位灵根平平,心智过人的人修。穷其一生,得了琳琅界之助,所成的秘法。千年来没有传承。

  炼丹在修仙界是大事。不到结丹期也无法炼成丹药。一个练气九层的人修,居然有本事练出这许多丹药,吕恪及有些不敢相信。

  “晚辈的储物袋中还有一些,只是没有玉瓶盛放。”厉无芒拿出储物袋,从里面抓了一把丹药出来。

  “拿过来吧。”吕恪及阴冷的说。

  “是。”厉无芒故作惊慌,似被吓的全身一颤,把储物袋抛了出去。也不知何故,储物袋的丹药,药材,玉简都飞了出来。

  吕恪及以为是厉无芒吓坏了,手忙脚乱所致,面露鄙夷之色,大袖一卷,将所有的东西以及储物袋收了。

  在吕恪及舒展大袖的一刻,厉无芒用神念告知刘氏兄弟。“杀包覆。”

  厉无芒自己身体往前一跃,对着吕恪及冲了过去。

  “动。”刘珂一声低吼,刘氏兄弟直扑包覆。刘珂本是抱定必死之心,如今拼的肉身受损,将修为勉强提升至筑基期。与包覆也是势均力敌。

  厉无芒踏剑一掠,到了吕恪及身旁,吕恪及毫无动作。厉无芒一拉吕恪及的左手,向脚下的密林坠去。临行时不忘把一只铜环掷还刘珂。

  包覆受了吕恪及一掌,在法宝黑刀上愤懑不已。也没有留心厉无芒三人的举动。电石火花间,刘氏兄弟到了面前。事起仓促,包覆一蹬脚下黑刀,往一侧窜出。

  “二哥持剑。”刘珂见包覆避开,御空而行,一只铜环劈头盖脸砸向包覆。刘奎一踢红剑剑柄,用法诀控剑,自己靠了脚下的短剑,站立半空。

  左臂的小盾闪出,铜环击打在盾上,“咚”的一声,包覆在空中打了个趔趄。原本包覆也不会如此不济,只是先前受了吕恪及一掌,带了内伤。

  刘奎的红剑到了,包覆将脚下的黑刀踢出格架。自己也只有御空而行。

  包覆以一敌二,捉襟见肘。刘珂隔空攫取了厉无芒留下的第二个铜环,这次刘珂用了十成的功力,砸出的铜环带着厉啸声,直击包覆的前胸。

  包覆胆战心惊,往旁边一闪。躲过了一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