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九个箓文(1/2)

加入书签

  刘珂先自跃出水面,厉无芒也跟着上了岸。那条引路的红鱼在水中跳跃了两次,摇头摆尾潜入水中,想是回瀑布下的水潭去了。

  “多亏了这通人性的红鱼,否则今日怕是有难呢。”厉无芒感叹一声。

  “是呢。”刘珂应了一声。一运功力,身上的衣衫干了。找了块平坦的地方盘膝趺坐,开始修炼《入愚》功法。

  厉无芒弄干了身上的衣衫,进来时感到此洞灵气充沛,似乎地下有灵脉。这是个修炼的好地方,也想找个地方坐下。突然感到此洞不对劲,在洞中那骇人的威压丝毫感受不到,溶洞应该是在大山体内。除了进来的水道,应该没有与外界相通之处。

  既然能看见石潭与艳丽的钟乳石,光是自何处来的呢?溶洞没有修仙者雕琢修饰的痕迹,自然也没有夜明珠一类的宝物。

  溶洞最高处离地二十余丈。长、宽各有百余丈。偌大一个溶洞,远处倒挂的钟乳石,地面经年累月长出的石笋,看得清清楚楚。斑斓的色彩都能分辨出来。

  厉无芒在溶洞四处看了看,一个练气九层的修仙者,一时竟然看不出来光是自何处来的。用神识在洞中探看了多次,也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心中纳闷。

  看刘珂一心修炼,厉无芒也不去管着光到底什么来路。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了。修炼起《窥道决》来。

  行功一周天,厉无芒感到自五心入体的灵气有些不同以往。灵气中蕴含了一些厚重的力量,厉无芒内视丹田中翻卷的灵气,其中夹杂了一缕缕明黄色的细丝。

  灵气包裹了丹田中的凤怜遗,由于第十个箓文的封印,凤怜遗本来不会主动吸取丹田中的灵气。

  这次有些不同,一是凤怜遗旋转的比平日慢了许多。二来灵气中一缕缕明黄色的细丝,被凤怜遗吸取了。行功两周天时,入体灵气中明黄色的细丝越发多了,到了丹田,都为凤怜遗所纳。

  凤怜遗中的纹章凤凰一缕分神,清晰的显现出来。比那次在大莽山一处石洞中修炼时还要活跃。

  刚开始见了明黄色细丝还有些担心的厉无芒,目睹凤怜遗变化心中大喜,这细丝对炼化凤怜遗或许有些帮助,想到此处,把第十个箓文揭下。

  灵气一入丹田,凤怜遗飞快的旋转,大力吸取灵气。

  溶洞中灵气本来充沛,厉无芒结一个“广开印”。灵气自五心汹涌入体,在丹田澎湃鼓荡,携来的明黄色细丝更多了。灵气中厚重之力愈发明显,修炼中的厉无芒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愉悦。

  鸡卵大的凤怜遗上,九个箓文本来是指甲盖大小,厉无芒寻常看时,都是黑色。随着入体灵气不断被凤怜遗吸纳,其中的一个箓文渐渐变成明黄色。

  这是凤怜遗入体以来未曾有过的变化,厉无芒打起十二分精神,将灵气导入丹田,冲击凤怜遗。

  自五心入体的灵气中,所包裹的明黄色细丝已经占了灵气的一半。用了一个时辰,那明黄色的箓文突然闪现出耀眼的光华,刹那间脱离了凤怜遗,一个明黄色的箓文漂浮在厉无芒的丹田中。

  厉无芒疲惫不堪,收了功,调息一会,睁开眼睛。面前赫然站了一位双十年华的女子。

  此女明眸皓齿,淡扫蛾眉。一席白衣上是几个黑色的箓文,正看着厉无芒。

  厉无芒连忙站起身来,一揖到地。“九元界厉无芒见过纹章凤凰仙尊。”厉无芒见女子模样与白衣,猜到了身份。

  “本尊守候你三百余年,只是一揖?”

  厉无芒低着头,看不见女子脸色,听语气似是不满。心中一惊,正欲跪倒叩头。一股劲力轻轻一托。

  “罢了,本尊也不与你计较,抬起头来说话。”

  厉无芒抬了头,不敢直视。因牵挂刘珂,不由的用眼角扫了一旁,刘珂好似入定一般。

  “你自顾不暇,还有兴致管他人的闲事?”女子冷哼一声。

  “回纹章凤凰仙尊话,厉无芒不敢。”厉无芒陪着小心。

  “看你这皮囊不过是下等,既然能得到凤凰精血,必是有些根基。此是天意,我纹章也不小看你。”纹章凤凰语气平淡。

  厉无芒听了一时摸不着头脑。这凤凰精血珠是纹章凤凰之血,在琳琅界封印前,掷下九元界。听口气似乎与她无关一样。

  “你九元下界对仙界不甚了了,一口一个纹章凤凰仙尊,莫名其妙。仙界称本尊为‘凤尊’,修为高于本尊者呼我纹章。二者你选一个吧。”

  “是,今后九元界后进厉无芒称仙尊为凤尊。”厉无芒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是仙人?”

  “不敢,厉无芒鲁钝,或许称仙尊为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