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青焰神灯(1/2)

加入书签

  再看刘珂将灯盏倒转,琉璃火随了灯盏倾斜倒转,尖端朝下,依然是扁平的柳叶形状,火苗也不曾动一下。

  火,炎上,比如火把,顺着拿,火焰在上。倒过来,火焰还是要往上燃烧。若是有人倒持了火把,烧了手掌衣袖是一定的。

  琉璃火居然一改炎上的火性,直指地面。实是出乎厉无芒的预料。这样看来,与剑没有差别了。

  刘珂把灯盏往下一按,琉璃火无声无息插入地下的石中。刘珂似乎有些意外,站起身,走到一根钟乳石的石笋旁,一挥灯盏。一抱粗的石笋被斜劈作两段,上头一段有三尺多长,“咚”的一声,跌落在地上。

  厉无芒在一旁看刘珂种种动作,对脑海中出现“天屠剑”的名字更是困惑了。这灯盏与琉璃火分明就是一把剑。

  刘珂神念一动,要驱动琉璃火飞出,琉璃火只是依附在灯盏上,并不离开。再试了一次,还是不成。刘珂灵力一收,琉璃火没入灯盏,不见了踪影。四周一片黑暗。

  “滴血。”刘珂把灯盏抛回厉无芒。

  “刘珂,这灯盏上没有阵法,如何滴血?”厉无芒把灯盏拿在手里。

  “滴血。”

  厉无芒想了想。用了十成功力一催灯盏,琉璃火刹那显现,火焰有九寸多长。

  “刘珂,若是要滴血还是你滴。你的修为高过我。与强敌或有一拼。”厉无芒收了火焰,走上前去,把灯盏递给刘珂。

  “还你。”刘珂接过灯盏。

  “行,等我功力提升了,你再还给我。”也只厉无芒能听明白他的意思。

  刘珂运功在指头上挤出一滴血,滴在灯盏上。血珠在油蝶中晃动,并不为灯盏所吸收。

  “你来。”刘珂手指一弹,血珠从油蝶弹出,把灯盏递给厉无芒。

  厉无芒接过灯盏,刚要说话。

  猛然听见溶洞中隆隆作响,一座黑色的府邸凭空出现在身旁。府邸周围的钟乳石与石笋受到挤压,断裂破碎,坍塌折断。看的两人心惊肉跳。

  “无生府”刘珂轻声念叨,脸上并没有喜悦。

  “刘珂,你可以走了。”见到黑色府邸时,厉无芒就知道是无生府。修炼了《入愚》的刘珂,一滴血唤来了自己的府邸。

  主在何处,府在何处。血在何处,邸在何处。这句话果然应验了。

  刘珂拉了厉无芒衣袖,到了府邸大门前,一指黑色的门钉。

  “血。”

  “我不进无生府,刘珂。你赶快走吧,我怕迟了府邸消失了。”刘珂邀自己一道进无生府修炼。这件事厉无芒从来没有想过。

  刘珂手中猛一用力,厉无芒猝不及防,肩膀重重的撞在门上,坚锐的门钉刺入左肩肩头。厉无芒闷哼一声,站直身体。肩头留下个三寸深的血洞,血流在玉门之上,被玉门吸收了去。门上看不见一丝血迹。

  刘珂松了手,拿出一颗丹,捏碎了敷在厉无芒伤口处。左掌一按,要用灵力化出药效。

  刘珂的灵力甫出,一个明黄色的箓文瞬间印在了刘珂的额头。刘珂的灵力不断进入厉无芒体内,人却呆呆的站在那里。

  厉无芒吓了一跳,神念一动,收了箓文。

  刘珂摇摇头,刚才被箓文一镇,魂魄动摇,好在箓文收的早,否则难免魂魄受损。

  “不管。”刘珂有些不满的看了厉无芒一眼。

  “不是我干的。”厉无芒用右掌捂住伤口,一脸委屈。

  “不走。”刘珂点点头,表示相信了厉无芒。

  “我没有打算进无生府修炼。”厉无芒一边运功疗伤,一边回答说。

  “不走。”

  “你不走?刘珂你是无生府主人。修炼《入愚》不就是为了召唤府邸,进去修炼吗?怎能不走?”厉无芒着急了。

  刘珂也不说话,想试试自己这个主人有多大能耐,神念一动,无生府倏忽不见了。

  面对一地破碎的钟乳石,刘珂笑了。“不走。”

  “不是不走,是走不了。”厉无芒无可奈何。

  “游历”刘珂一脸喜色。

  “好,游历。刘珂,你是老大,你说了算。”厉无芒拿刘珂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滴血”刘珂催促说。

  厉无芒想起灯盏,还抓在左手上,刚才在门钉上撞的痛入骨髓,也没有把它扔掉。

  “滴不进去的。”厉无芒拗不过,运功于指,挤出一滴血滴在灯盏上。一眨眼功夫,血滴就被灯盏吸取了。

  厉无芒看着一脸得意的刘珂,怀疑刘珂滴血时动了手脚。

  “刘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