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再炼丹(1/2)

加入书签

  厉无芒是有备而来,魂魄得到泥丸宫“固”字箓文的加持,在包吉的威压之下岿然不动。天诛剑式出手,宣宝剑银光一闪,直取包吉。

  包吉眼见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自己的威压对厉无芒毫无用处。徒手面对厉无芒的剑招,此时想逃已经不可能了。

  以厉无芒筑基初期的修为,天诛剑式的威力不够百分之一。不过在包吉看来,剑式却有雷霆万钧之势。就算自己法宝在手,也难逃一劫。

  “咔嚓”一声响,包吉首级飞出,脖颈的血喷出一尺多高。尸首坠落下底下的湖中去了。

  与刘珂飞剑斗法的包氏族人见状,胆战心惊。筑基初期的厉无芒,一个照面就杀了筑基中期的包吉。再无斗志,刚想脱身遁走。刘珂飞剑寻隙而至,一剑刺入此人心口。这人一个趔趄,也落入湖中去了。

  刘珂往下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储物袋就不要了,包、吕两家还有人在附近,及早离开才是。”厉无芒说完,往前去了。刘珂听完,御剑紧随其后。

  厉无芒这次没有用到镇压箓文,一招就杀了包吉,不由的对天诛剑式信心大增。

  两人御剑往枯寂山而去,毕竟不是头一次,走的路线自然熟悉。按上次进山的路径,一路也只是遇见几只铁翎枭,傍晚时分就到了指天峰下的峡谷。

  进了三头金线蝮的洞穴,内中还是厉无芒离开时的景象。看来这妖蛇一直没有来过。顺了洞穴往里走了三里,见到了班勃洞府的白石门。

  厉无芒在前,一推石门,未见异状。与刘珂走进洞府。

  刘珂跟在厉无芒身后,四下张望。厉无芒领他在洞府中走了一圈。炼丹房,丹炉,书房,修炼的石榻都一一看过。“刘珂。上次你伤了的妖蛇还没有死,你的气息想来这妖兽十分清楚。一个人就不要离开洞府。”

  刘珂听完,面无表情。转身往练功的石榻去,盘膝在石榻上趺坐了,闭目修炼起《入愚》来。

  厉无芒也在大厅的白色大椅盘膝坐下,修炼《火天大有》功法。过了三个时辰,见刘珂依然在苦修,厉无芒走进一间空置的石室。

  从储物袋中取出恒茂祥买来的丹炉,在丹炉上滴血认主,置于地上。在离丹炉三尺处盘膝坐下。

  琉璃火从体内飘出,盘旋在丹炉底部。这丹炉名“宣宝炉”,也是宣宝阁炼制的中品法宝。

  宣宝炉径一尺,高一尺五寸。比班勃洞府中的凡器丹炉小很多,不过较之浮光福地的金亢炉,这个丹炉又大了不少。

  法宝的特性是大小能随神念变化,否则金亢炉六寸的径,一株千年灵芝也放不进去,更不要说是炼丹了。

  神念一动,宣宝炉径一变,有一尺五寸许。炉高却还是一尺五寸。神念再动,炉底五寸长的一缕琉璃火膨胀开来,包裹住丹炉。这个是炼丹的第一步“暖炉”。

  厉无芒的神念控制琉璃火的温度,仔细观察丹炉的颜色变化。火与丹炉都有厉无芒的印记,神识能清晰的感受到琉璃火与宣宝炉的融合程度。

  这不知来源的琉璃火十分神奇,能恰到好处的适应中品法宝的宣宝炉。否则厉无芒并没有控火经历,以它刹那间熔断石笋的热力,宣宝炉早就化为灰烬了。

  用了两个时辰暖炉,厉无芒对丹炉与火有了基本的把握。毕竟以《借天工》的手法炼制了近一年的丹,心里大概也有了谱。

  起身看看刘珂,还在石榻上苦修。厉无芒在白石大椅坐了,修炼《火天大有》。

  厉无芒想等刘珂收了功,告知他自己炼丹的一些打算。三天过去,刘珂在石榻上动也不动一下。

  “怎么与闭生死关一样?看来刘珂修炼《入愚》到了紧要关头。”一直用神识关注刘珂的气息变化,未见有走火入魔的征兆。不过厉无芒还是有些担心,炼丹的事只有往后推几天了。

  十八天后,刘珂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一旁守护的厉无芒,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刘珂,你一坐十八日。石榻也被你坐塌了。”厉无芒不理会刘珂的表情,十分欣喜。

  刘珂拿出颗丹放进嘴里,又把眼睛闭上了。

  洞府中灵气涌动,汇聚于刘珂的头顶。厉无芒一愣,这是冲击修为层次的预兆。

  果然大量灵气不断涌入洞府,刘珂手中结印也不断变化。灵气自刘珂头顶百会穴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