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再下注(1/2)

加入书签

  “这些都押在恒茂祥。赌厉无芒胜。”厉无芒把刚才收起的碧玉牌拿了出来,递给二掌柜。

  “小赌怡情,何须如此豪赌。”二掌柜吓了一跳。

  “二掌柜若是有灵石,不妨也在我这里赌一把。”厉无芒笑着说。

  “在下最多就赌兄台一百万灵石。这就去给兄台换凭证过来。”二掌柜说完,拿了碧玉牌出去了。

  “掌盘的前辈脸色都变了,在下乘机也下了一千万灵石的注,赌兄台胜出。”二掌柜兴冲冲地走了进来。

  “看来贵号要封在下的盘了。”厉无芒收下做为凭证的一张黄纸。

  “的确如此,掌盘的前辈有些吃不准,只许买你败,不许买你胜了。”

  “二掌柜,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也该走了。”厉无芒站了起来。

  “兄台二人就在此处歇息一夜。明日一早好去比斗。”二掌柜殷勤的说。

  “也好,如此就叨扰了。”厉无芒见刘珂端了酒碗不愿起身,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刘珂,这恒茂祥的赌局你也押些注,不用的法宝,药材都换成灵石,修仙本来就是孤注一掷的买卖。”厉无芒想看看刘珂心智如何,挑唆其参赌。

  刘珂拿出储物袋,把用不着的中级法宝飞剑,如意环以及灵石放在桌上。

  厉无芒看了看,把自己的储物袋拿了出来。留下了两把上品飞剑、青焰神灯、丹、药材、丹炉。

  其余的诸如宣宝剑,得自包覆的小盾,腾云符,还有一张画了一只黄蜂的符。甚至于得自万妖海的一颗妖兽晶石,都放在桌上。

  “二掌柜,这些个东西你拿到柜上估个价,都买刘珂胜。”

  二掌柜收了这些东西出去,一会拿了一张黄纸进来。

  “共五百万灵石,凭证兄台收好。”

  “有劳二掌柜了。”厉无芒接过黄纸,递给刘珂。

  “二位兄台自便。”二掌柜知趣的退了出去。

  厉无芒与刘珂调息了一夜,次日一早来到擂台前。

  由于改成了两个擂台,分别由练气层次与筑基层次的修仙者比斗。擂台就叫做练气台与筑基台。各是二百人参加夺宝。

  拓云宗将昨日掌擂台的一百个修仙者,集中在一起。这些人各大宗门的都有,都是结丹期的修为。每个擂台五十,都在虚空站立了。

  筑基台还是李甲掌擂。时辰一到,李甲落在擂台中间。

  “还是昨日的规矩,筑基擂台决出胜者十二人。今日人多。观摩者可虚空站立。”说完话,御空回到原来的位置。

  “怪不得要怎么多结丹期修仙者护场,原来可以虚空站立。”厉无芒四处看看,到处都是修仙者,怕是有十几万。

  擂台四周有三百拓云宗弟子,把参加夺宝的修仙者集中在一起。抽签决定各自对手。

  第一轮比斗开始,先出场的是两个大宗门的弟子。经过昨日比斗,剩下的二百人,有七成是各大宗门的弟子。

  这两人上了擂台,行礼毕。便是一场恶斗。气氛与昨日大不相同,完全是在以死相拼。

  厉无芒心中暗喜,自己的天诛剑式是杀招,分寸很难把握。昨日怕伤人,用了三成的功力,勉强取胜。今日可以放手施为了。

  台上见了分晓,临道宗的弟子斩杀了黄石宗的弟子。那黄石宗弟子的尸首被同门抬了下去。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服食。”厉无芒悄悄把一颗蛮丹塞在刘珂手里。

  到了三十六场,轮到刘珂上场。

  刘珂的对手是拓云宗的弟子,见刘珂见礼时一言不发,这拓云宗弟子心中一凛。昨日听说六十号擂台,有个一言不发的修仙者,可一次操控五件法宝。挡者披靡,不由的有些忐忑。

  这弟子一把上品飞剑在手,飞身跃起,一剑斩向刘珂颈项,此招九虚一实,这人做好了避让的准备。

  刘珂心境澄澈,一看就知是虚招。也不退让,一双银环袖中飞出。击向对手的胸口。

  拓云宗弟子一看银环,知道是上品法宝。爱惜自己的宝剑,不敢硬磕。一侧身避让开来。这人在宗门里也不是所谓的杰出弟子,脸面看的不重,心生退意。

  两只银环一击不中,升起两丈高,在这弟子头顶盘旋。刘珂另外两把上品法宝飞剑出手,一前一后,直刺对手。

  半空中李甲见了昨日一幕,刚想出手压落刘珂法宝。那拓云宗弟子见一下出来四级上品法宝,胆战心惊,一跃跳下擂台,自行认输。

  刘珂在恒茂祥的赌局中是一赔二,看好他的人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