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小官人(1/2)

加入书签

  厉无芒双手背在身后,冷冷的看着满嘴是血,瞠目结舌的殷渡。

  “宗门前辈情愿舍弃你,也不舍天岚剑。你有何面目苟活于世。”冰冷的语气,让所有听见的人都心中一寒。

  殷渡知道不会有人再来救他,手握宝剑,提起最后的气力,跃身而起,直刺厉无芒前胸。

  “散修也不是任尔等欺凌的!”一剑斩杀了殷渡,厉无芒大声说到。

  杀殷渡并不是为了天岚剑,而是为了家族弟子与千千万万的散修。厉无芒济世救苦的心性,是诛杀殷渡的根源。就像他选择了做独国的皇帝一样。

  观战的家族子弟与散修听了此话,都大声叫好。半空中各大宗门的结丹期修仙者不好发作,只有装聋作哑。

  “厉无芒,这是三颗龙力丹。”李甲掷下一个玉瓶。

  “诸位,筑基期夺宝结束。厉无芒胜出。”李甲大声说完,御空先自回紫云宫去了。

  ……

  厉无芒收了玉瓶,御空来到刘珂身旁。看四周的筑基期的修仙者都御剑下山,一拉刘珂,两人各踏宝剑,往山下而去。

  到了恒茂祥所在的大木屋前落下来,这里再没有了昨日的喧嚣热闹。一些修仙者在屋内领取灵石就走了。

  赢家是少数,尤其是筑基期的比斗,在厉无芒身上下注者,不过百余人。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大哥!”厉无芒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易福安。一回头,果然见易福安踏了飞剑,落在身后。

  “三弟!”厉无芒上去一把拉住了易福安。

  这里是木屋前的一块空地。不时有修仙者落下来,到恒茂祥兑付赢取的灵石。半空中也有陆陆续续离开紫云峰的修仙者,观战者有十万人,要离开自然需要不少时间。

  “三弟,此地嘈杂,我们进去说话。”

  木屋内二掌柜在等候赌局最大的赢家,见厉无芒带了刘珂与易福安进来,忙把三人带进了单间内。

  “兄台,下注的凭证拿出来,在下去柜上换取灵石。”

  “如此有劳二掌柜了。”把黄纸递了过去。

  二掌柜接过黄纸,出门去了。

  一个伙计进来,在单间的桌子上摆了四个冷盘,一坛仙人醉。

  “三弟,刘珂。你两人也认识一下。”厉无芒让易福安给刘珂见了礼。

  刘珂杀了鲍力后,被血一喷,进入了出愚的阶段。对易福安点点头,回了一礼。

  “三弟在黄石宗一向可好?”坐下后,厉无芒把酒斟满。

  “好,大哥。宗门内说我根骨好,是乌云障。平日修炼都有前辈教授,丹药也无须操心。”

  “乌云障?那你就是黄石宗的小官人了?”厉无芒吃了一惊。听说乌云障,刘珂也盯着易福安看。

  “是。”易福安点点头。

  “讴歌七子以你的名头最为响亮了。”厉无芒笑着说。

  “大哥今日一战,三十年中无人超越。讴歌七子还要数大哥。”易福安端起酒,敬了厉无芒一碗。

  “刘前辈,晚辈敬前辈。”又敬刘珂一碗。

  “三弟果然与以往大不相同,口齿伶俐,举止得体。你既然是小官人,怎么一个人到紫云峰来了?”厉无芒感到易福安成熟了许多。

  “我与宗门的人来看夺宝会。前两日没有看见大哥,今日见了大哥大显神威。夺宝会结束我就追了过来。修仙者实在太多,差一点没有赶上大哥。”

  “兄台,这存放灵石的碧玉牌你核对一下。”二掌柜走了进来,把玉牌递给厉无芒。

  “二掌柜请坐,这次下注你可是押在我身上?”厉无芒接过玉牌,给二掌柜斟酒。

  “惭愧,在下七千万灵石压在鲍力与殷渡身上。”二掌柜十分后悔,当初没有听厉无芒的话。

  “二掌柜,我这三百二十一万万灵石,分作三百二十一个玉牌。不用滴血认主,谁都可以用。这样使起来方便些。七千二百六十万的零头,用储物袋装过来。这颗龙力丹也托柜上看看真假。”说完把碧玉牌与一颗丹递给二掌柜。

  二掌柜接过玉牌、丹,走了出去。

  “大哥,三百多亿灵石?恒茂祥岂不是要关张?”易福安在一旁也听明白了,这灵石是从赌局中赢取的。

  “恒茂祥设的赌局,赔我的灵石,自然是从其他赌客中赚来的,庄家是不会输的。不过这次他们可能多少要亏些本了。”厉无芒一笑。

  “兄台,龙力丹是中品,不是假的。碧玉牌与灵石都在储物袋中,兄台看一下。”二掌柜走了进来,在桌前坐下,把储物袋与丹递给了厉无芒。

  “二掌柜,若不是你打紫云峰把我找来,这灵石我也赢不到,这个就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