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有诈(1/2)

加入书签

  “公公,一切都安排好了。╔ ╗”是顺庆府地牢的管营在说话。

  “要确保万无一失,明白吗?”范允叮嘱道。

  “这个小人自然明白,因此小人派去办事的人,可都是得力之人。”管营说道。

  “如果出了岔子,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小的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怠慢公公交待的事呀!”管营小心说道。

  “知道就好,你先下去吧!如果此事走漏了一丝风声,你就自己准备好棺材吧!”范允的声音似是提醒,又似恐吓。

  管营刚要出去,范允却又突然用手示意他停住。╔ ╗管营待要发问,范允接着又示意他禁声。管营不明白怎么回事,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只得傻傻地愣在原地。

  范允却似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存在,而是在屋里缓缓踱了两步,右手突然向右边窗户一掌拍出。掌力直接透过窗户击到了屋外,屋外立马传来一声闷哼。范允和管营赶紧追了出去,却见一个黑衣人已经跃上房顶。

  范允叱问一声:“什么人?”

  那人却不问答,只捂着胸口从房顶上逃了。范允刚要施展轻功追击,突然又想到另外一事,于是自言自语道:“不好,此事泄密了。”

  管营一听,心中也暗道不好,忖道:这下真要自己准备棺材了。╔ ╗

  范允开口问道:“那犯人埋在何处?”

  管营答道:“在城外的一处小树林中,怎么了,公公?”

  范允道:“此事可能有诈,快带我去。”

  管营还是弄不明白状况,但范允也懒得给他解释,只立马招集起东厂的人马,随管营飞快向城外赶去。

  原来唐思继想从洪飞身上得到一些线索,于是便与文豹商量好,文豹先将洪飞活埋了,而唐思继等人则在那附近等候,待文豹与四个差官一走,便又立马将洪飞掘出,这样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控制了洪飞,其他人却都会以为洪飞已死。

  可是人算真地不知天算。╔ ╗

  范允为人非常机警,他在与管营谈话之时,突然发现门外有人偷听,于是便示意管营先不要出去,以免惊走了偷听之人。自己却突然在屋中发难,以极其深厚的内力将门外偷听之人击伤。

  范允本欲追上去抓住那人,却又突然想到此事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保密,便猜测其中可能有诈。于是他立马招集起东厂人马,与管营一道策马急速向城外的小树林赶来。此时文豹五人还在回营途中,突然见到大队人马赶来,却正是管营与东厂的人。

  范允问道:“那犯人埋在何处?”

  文豹心里暗道不好,口中却还是答道:“在前面的小树林中。╔ ╗”

  范允道:“快带我去。”

  唐思继等人此时也刚刚将洪飞掘出,正欲将坟坑填平,这时钱谷波突然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身上黑衣还未脱去,口中正不断吐血。

  唐思继立马上前问道:“谷波,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