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2)

加入书签

  那骤然间响起的琴音里,分明带着一股极其强劲蛮横的气势,那股磅礴的力量,和透过琴音而无处不在的威压,无疑都在显赫着半神级别的对手与次神巅峰实力是有多么的天差地别。乳白色光芒包裹着那蓝紫色的音符,如同小蛇一般灵活地游走在空气里。

  空气里流转的琴音,就如同天地元气一般,根本无从躲闪。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的琴音里好似并没多少威胁的成分在,只是最纯粹的奏响的琴音罢了。律幻的面孔被飞舞的浅紫发丝遮掩住了,看不清上面的表情,只有血红的眼里那无尽的死寂和淡淡的冰冷能够看的切实。

  “什么意思?”灵凤看着律幻,开口询问。

  律幻此时却闭口不语,只阖上眼,将一切情绪掩藏在合拢的眼皮下。她纤细修长的手指在古琴上慢慢地滑动,清冷空灵的琴声从那琴身中缓缓传来,在空气中留下清脆的回响。隐隐能够瞧见形体的旋律环绕在她身体周围,像蒙上了轻纱,慢慢恍惚模糊起来。

  “琴音的话,如果冻结空气的话,就无法传递开了,对吧。”漓魍突然说道。

  凌霜指尖方才凝聚起肆卷的风流,就缓缓旋转回去了。她那双恢复几分翠绿的眼眸看向漓魍,闪动的眸光说明她明白漓魍说出这话是想要尝试些什么。她只静静盯着,并没有开口。她明白只要下定了决心,那么谁也无法再劝阻了,除非是关乎到轩壹或灵凤的事情。

  “按照常理来说,绝对零度确实是可以的。只是等级差了那么多,你有把握么?”灵凤也明白她所想,她伸手虚空一握,将十字法杖握紧在手中,让金芒从杖尖凝汇、飞窜而出,将欲要向外扩散的旋律暂时抑制住。

  漓魍只露出个温婉的笑容,胸口处冰蓝色的光芒已经绽放了出来,那柄通透的法杖飞至她身前,法杖上的魔法石绽放着异常冰冷的幽蓝之色。她的双手垂在两侧,一头黑色的长发无风自动,在她身后疯狂地暴长起来。

  她的双眼闭上,黑色的发丝上冰蓝色在飞速地蔓延,一头齐腰黑发很快化为长到小腿的冰蓝色长发,她身前的法杖也已破碎,只剩下魔法石还在绽放着光彩,魔法石上的幽蓝光芒与她胸口处的冰蓝遥相呼应,极致的寒意已经在空气里疯狂地蔓延开来了。

  一圈圈冰蓝色的光环,不断地从她体内散发开。冰蓝色的光环扩散,所经之地都被迅速地冰封,瞬息间,原本生机勃勃的辽阔草原,就应已经化为一片冰封之地,

  这不应该属于她能够操控范围内的天空,竟是随着冰蓝色光环的扩散飘下大朵大朵的雪花。冰寒的狂风吹来,冰蓝长发在漓魍身后顿时飞舞起来,伴随着雪花舞动,恍如冰之雪女。

  狂风吹散了挡在她额前的发丝,露出那里的一块妖魅的冰蓝色符印。而后,她缓缓张开了眼睛,那双浅蓝色的眼眸澄澈无比,却不带有一丝的情感在里面,她眼神里蕴含的冰寒之意,恍若能够冰封一切。

  “噬魂冰鸟族的秘法,竟然有这么可怕么?虽然噬魂冰鸟一族一直只在极北之地那里发展,多年没再出现在其余神兽眼里,在五百年一次的神兽排行榜里一直垫底,但是不愧于他们神兽的名号,万年的底蕴果然深厚。”灵凤看着被寒气化成一片冰封之地的幻境,不仅赞叹道。

  凌霜的注意力却更多的放在琴音之上,当她觉察空气里已经再听不见那清灵而危险的琴音时,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魍干得漂亮,成功了!”

  “若是连这次神级实力释放的‘冰寒天舞’都无法封冻得了的话,那么也便太逆天了。”离影幽幽地说,“朱雀族的火焰要破开,都需要动用到秘法或神之火焰了。”

  瞧得目的已经达到,那一圈圈冰蓝的光环迅速缩回漓魍体内去,那一头冰蓝色的长发也飞快地缩回齐腰长短,冰蓝之色也尽数褪去。那双浅蓝色的眼眸阖上片刻便又张开,只是这一次已经又一次充斥起了感情。

  “太好了。”她看见这样的场景,嘴角勾起一个满足的笑容,说道。

  只是秘法终究是秘法,不像是异能魔法那样毫无后遗症,漓魍用尽了全力发动的这个噬魂冰鸟族奥义秘法之一,已经抽空了她的所有体力。她虽然还想坚持下去,但是**已经慢慢发软,向后软倒而去。

  “真是,我又没说我不认可你。”轩壹伸出手用结界元素接住那虽然魔法元素充沛,却没有足够体力支撑的身体,伸手划开空间将她搂住,无奈地说道。

  “这样么……”或许因为身体的虚弱,漓魍的声音也有几分软弱,听上去倒是更符合她化成人形所显露出的年龄了。

  灵凤的目光转回了律幻,果不其然看到了嘴角噙着点笑意的少女端坐在满地冰冷之中,停止了划动手中古琴奏响乐曲的动作。她的唇角也勾起一抹笑容,手中握着的十字法杖的杖尖的宝石光芒大放,大团大团金色的光团悬浮在她身侧。

  她的笑容愈发温婉可人了,无数赤金色的六芒星阵悬浮在她身旁,那大团大团的金色光团各自选好一个六芒星阵钻入了阵眼。灵凤举起手中十字法杖,金色的光幕落在身后的伙伴们的身前,一层光膜则贴在自己身上。

  “金凤舞-万日曜阳!”灵凤飞掠至律幻身前,无数锁链瞬间从地下钻出,从四面八方狠狠捆缚住律幻,与其同时,轩壹一个碧绿的结界将她们二人包裹,其中也包括那因灵凤口中最后的咒语完成而已准备发动的无数六芒星阵。

  就在结界完成的那一瞬间,万千赤金光辉闪耀,咆哮着就冲着律幻而去了。一时间结界里都充斥着那冲击着视网膜的耀眼金光,金光布满的空间里,一切宛若被掩藏,除了耀眼得过分的赤金光辉以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不过灵凤并没让他们等太久,不大会就从结界里走了出来。她的形象比起先前又有所变化,显然是被律幻的一些手段所阴到了。金色的长发被狂风吹起,她眼里交杂着的几分阴冷也被吹去,金光织起的衣裙也被微微吹起,露出握紧拳头的白皙玉手。

  “好古怪。”因为体力不支在轩壹怀里闭着眼睛修养的漓魍突然张开眼,皱起眉头说道。

  凌霜也点了点头,那双仿若能够洞察一切的眼眸盯着走出来的灵凤,开口,“凤的眼里绝不会有这种阴冷,她的眼睛永远是清澈的,仿佛是不谙世事,却又包含了一切的那种清澈。她的情绪也不会这样容易出现波动。”

  “又没能够骗过你们。”“灵凤”仰起头笑了笑,下一瞬就化为了浅紫色的元素。

  “好强的能量波动!就快冲破我的结界了!我想到那个时候,漓魍留下的封冻了空气的绝对零度也不复存在了!”轩壹的面色变了变,像是思索了片刻似的,他咬破自己的手指,甩出一滴黑色的精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