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当面打脸(1/2)

加入书签

  陆长生来到了古月琴的家里,守在卧室门口的小黑见到陆长生归来,立马凑了过来:“主人,她睡着了。”

  “嗯。”点了点头,陆长生将捏在手里的蔡瑁灵魂丢下,便走进了卧室。

  而此时,蔡瑁的魂魄缩成一团,根本没有形态,刚从陆长生手里被丢下,立即就想逃走,他十分恐惧,在经历了车祸,并被火烧的滋味后,他知道这个少年拥有不可抗衡的诡异力量。

  当身体死亡,魂魄出体之后,蔡瑁本以为结束了,却没想到被一只手抓了起来,那股让他惊颤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他所有的认知。

  脱离那只手的一瞬间,他本能的就想跑,因为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这是一种彻底消失的感觉。

  他不想消失,所以奋力的准备逃走,当来到窗前时,还以为逃出生天了,却没想到又被另外一股力量给吸了回去,并落在了另外一只手上。

  或者说这不是一只手,而是黑气缭绕的躯体,那双腥红的目光让他感觉到天生的畏惧,就像是碰到了天敌。

  “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蔡瑁的魂魄本能的发出了求饶的声音,如果说在陆长生的手里,他想着逃跑的话,那在眼前这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手里,他已经彻底失去了逃跑的希望。

  “桀桀你可是我的美味,我怎么能饶了你?”小黑yin笑着伸出鬼气缭绕的舌头在嘴边舔了一圈,“真是肥呢!”

  “你他娘哪来这么磨叽,要吃就赶紧吃,别发出这种怪声音。”陆长生的声音突然从房间里传来。

  小黑浑身一颤,赶紧收敛了起来,他抓着蔡瑁的魂魄畏畏缩缩的就去了门口。

  房间里,望着陷入恬静梦想的古月琴,陆长生终于放下心来,要不是yin魂对古月琴的伤害极大,他都很想亲她一口。

  一直到天快亮,陆长生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离开了房间,到门口时却发现小黑正像是猫捉老鼠似的玩着蔡瑁的魂魄。

  真难以想象,这一晚上都在鬼哭狼嚎的蔡瑁,会吓坏多少住户,也许到明天这栋楼又会流传一个鬼故事吧。

  见到陆长生出来了,小黑赶紧将蔡瑁抓了回来,没等他说什么,便一口吞了下去,只听到“咕嘟”一声,小黑又yin森的笑了起来。

  连续吞了几个魂魄的小黑,却让陆长生感觉有些不对劲,他上下打量着小:“你身上现在好像流露着一股独特的气息!”

  “嘿嘿,这是我的势。”小黑yin森的笑道,“主人有所不知,我的势就是通过吞噬魂魄铸就,吞的越多,势便会越强,除了主人之外,我的势可以影响任何鬼修的yin魂,也包括这些普通人的魂魄。”

  “嗯。”陆长生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太好奇,这就像是他们是山里的猎户一样,打猎打多了,身上就会形成一种独特的气息。

  这种气息的好处就在于,一些山里的猛禽远远的感觉到后,就会逃之夭夭,但同样也会增加猎人打猎的难度,所以一般身上有这种气息的人,都是非常好的猎人,在他们巫蛊寨,陆长生也只见过三个,而且这三个当中还有两个已经去世了。

  “走吧,在不回去天亮了就回不去了。”陆长生说道。

  小黑点了点头,见陆长生离开,也赶紧跟了上去。

  而此时,在北培区分局,林庆平脸sè铁青,分局刚接到报jing,说农林路发生了车祸,而且还很严重。

  当时林庆平也没在意,可当调查的人回来告诉他说,出事的是蔡瑁时,林庆平心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在想,蔡瑁不会是得到了古月琴之后,jing虫上脑连车都开不稳了吧?

  很快他又打消了这个想法,虽然有可能,但蔡瑁的可能xing却很低,要不然也不可能坐到局长的位置了。

  因为涉及到官员,所以林庆平几乎是第一时间调看了监控录像,却诡异的发现,在发生车祸最后一分钟,蔡瑁的车副驾驶上还坐着另外一个人,当时他还以为是古月琴,但很快却发现并不是,因为车祸现场只有一具烧焦的尸体,而这个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却是个男人。

  最诡异的还是车祸前与车祸最后一分钟的录像差别,因为车祸前副驾驶上并没有这个人,而在前后不到二十分钟里,这个人却出现了,尤其是在进行了处理之后,技术人员发现,这个人的脸从头到尾都是模模糊糊的。

  林庆平离开了技术科,他坐在的办公室里立即让人去看陆长生是不是在,而那个吃瘪的jing察回来报告给他的却是,陆长生一个晚上都在拘留室里睡觉。

  当时,林庆平就感觉寒毛直竖,因为只有他发现,那张模糊的脸和陆长生十分相似,而蔡瑁偏偏在这个时候出车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