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一十八,他才是最可怕的(1/2)

加入书签

  唐啸一愣,没来得及教训胡斐,却被陆长生这嚣张的语气给惊住了,他没想到对方就两个人,居然敢在他们几十号人的包围下这么嚣张。

  可是,看到陆长生身边的李意,他以为是jing察,所以便忍了下来道:“我就是金辉拖车公司的总经理,也是青河”

  “就是你个挫逼扣押了我们公司的车,还让我们付五万块的拖车费?”没等他说完,陆长生便打断道。

  “死瘸子,你说什么?”唐啸不可思议的看着陆长生,此时他已经彻底把陆长生当作了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我说,你个挫逼扣了我们的车,还打了我们的人?”陆长生重复道。

  唐啸脸sè铁青,他看着陆长生恨不得把他活剥了,可是看到他一边的李意,又忍了下来,杀陆长生他敢,可杀jing察他却不敢:“你说的对,人是我们打的,车也是我们扣的,不交五万块钱,你休想拿走车。”

  “五万块?”陆长生一脸惊吓的样子,“从高速公路上拖到这里,才不到十公里,你收五万块的拖车费,尼玛你当你是开宇宙飞船拖车呢?”

  “不高兴你可以不拖啊,我们是交jing队指定的拖车公司,我说收五万,就收五万。”唐啸一脸得意。

  说着他还有意看了看陆长生身边的李意,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小子识相点,我可是有后台的人,不想丢掉饭碗,就赶紧滚。

  只可惜,李意依旧面无表情,甚至看唐啸的表情,还有些看白痴的意思。

  “交jing队?这么说你还有后台咯?”陆长生又问道。

  “老子告诉你,我是青河帮的帮主,这公司有市公安局汪副局长的股份,你小子今天别想走了。”唐啸冷道,本来他以为搬出底牌,陆长生旁边的这个jing察会吓住,可是李意依旧是面无表情,目光里看白痴的意思更明显了。

  唐啸愣住了,心说这jing察就是陆长生的铁哥们,也不可能不怕汪成虎啊。

  正当他奇怪时,一旁的胡斐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说道:“他真不是jing察!”

  “用你告诉我。”唐啸又是一个爆栗上去,敲的胡斐眼泪直流,心底十分委屈。

  “唐帮主,这个陆长生并不认识jing察。”就在此时,丁岭小声的凑到他耳边说道。

  唐啸知道自己可能真的错怪了胡斐,但他还是反问道:“真的?”

  “真的!”丁岭点了点头。

  也就在此时,陆长生拿出手机,关闭录音,气势浑然一变:“青河帮帮主唐啸?”

  见陆长生拿出手机,唐啸哪里还不知道陆长生刚才这些话的意思,立即大怒道:“你他妈敢诈我!”

  “就允许你欺诈别人,就不允许别人欺诈你了?”陆长生一脸讽刺,“我今天就欺诈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唐啸气的脸sè直颤,他没想到在青河这块地,居然还有人比他更嚣张,当时他就起了杀心:“他妈的,给我抓起来,把他上肢也打残了。”

  陆长生却不在意,只是看向李意道:“你看吧,我想讲理,他们给我却给我耍无赖。”

  李意一脸无语,突然想起了陆长生在高速上说的那句话,顿时明白陆长生早就猜到了这一幕,面对几十号人的围攻,李意还是打起了jing神:“你自己保护好自己,我来收拾他们。”

  说着李意便冲进了人群,他抢了其中一个混混的砍刀,便开始了杀戮,李意本身就是特种部队出身,又加入了特殊部门,虽然他们有规定,但面对这些黑帮份子,他也不会留手,虽然他没有杀人,却是刀刀砍向要害。

  谁也没想到这个一脸死尸状的人,居然会这么凶悍,他的速度极快,虽然青河帮的人早在这里埋伏,但李意冲入人群中之后,身形极快,他每次挥刀,几乎都有一个人应声倒下,而且眼贼的人会发现,李意并不是砍下去,而是用刀割下去。

  凡是围住他的人,被李意的刀轻轻一割,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伤口从而流血不止,显然李意知道什么穴位最脆弱,也知道怎么割下去会让人失去战斗力。

  唐啸看着眼前这个凶悍的人目光呆滞,也就在此时,胡斐委屈的说道:“我说了,这人是个好手。”

  “咚”唐啸又是一个爆栗上去,大骂道:“我又不是没长眼睛,要你告诉我?”

  胡斐疼的直颤,而他身边的丁岭看到这一幕也是头皮发麻,心说怎么会遇到这么个硬茬呢?

  可就在此时,唐啸看向了一旁正在看戏的陆长生,大怒道:“砍这个死尸脸干嘛,去砍那个瘸子,你他妈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去砍死他。”

  说着,唐啸踹了胡斐一脚,拿起刀就冲了上去,一旁的胡斐本来很畏惧,可见到帮主都冲上去了,他也不敢怂了,毕竟他畏惧的是李意,而现在李意被几十号的弟兄围在中间,陆长生这个瘸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