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三,阴尸(1/2)

加入书签

  陆长生一睡就是七天,而这七天对于陆长生来说,却只能用一个梦来诠释。

  十几年来,他一直做着同样一个梦,梦里总是会出现一个女人,她脸上总是挂着和蔼而亲切的笑容,每一次在梦里出现,这个女人却总是会目光忧郁的看着陆长生,似乎在担心什么;在她身上,陆长生体会到了一种特殊的情感,温暖而静谧,让他不由自主的想靠近,可女人总是若即若离。

  无论他如何去接近,最后都会发现两人的距离保持着不变,他不断的追逐,距离却越拉越远

  “别走”猛然惊醒,陆长生还来不及去回想,脑袋里就传来一股撕裂般的痛苦,视觉也是模模糊糊的。

  陆长生只看到几个模糊的声音,在他身边说着什么,但他却听不见,最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到了晚上,他嘴里传来几分甘甜,这才模模糊糊的醒来,目光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触目所及的是大哥正拿着一碗东西,在给他喂着什么。

  “你终于醒了。”周星星走了过来,“这些天可把我们给急坏了。”

  “友德呢?友德没事吧。”陆长生突然想到了什么。

  “算你有良心,还记得我,放心吧,我没事。”坐在另外一个铺位上,钟友德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表情。

  周星星却奇怪道:“你怎么知道他有事?”

  钟友德也突然反应了过来,要知道他们打架的时候,陆长生一直处于昏迷当中。

  “呵呵,耳朵啊,耳朵可以听到,但是我却控制不了我的身体。”陆长生顺口找了个藉口,“就像是被关在了牢笼里。”

  见他说的似模似样,几人也打消了疑虑,周星星笑着道:“想要杀你的四个人,死了三个,张扬一病不起,据说医生已经让他家里人给他安排后事了,真是解气啊,你的仇终于算是报了。”

  “他们死了?他却还没死!”陆长生惊讶道。

  “嗯。”钟友德突然盯着陆长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没有。”陆长生摇了摇头,“我都现在这样了,能瞒着你们什么啊。”

  “那你对张扬的事情怎么看?”钟友德又问道。

  “他都要死了,我还能怎么样,其实我一直想要报仇的,不过看来他作孽太多,老天也不放过他呢。”陆长生笑着道。

  钟友德总算是打消了疑虑,继续看他的书去了,而就在此时,周星星突然说道:“慕容清雪回来了。”

  “真的?”陆长生突然心跳加速,“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你昏迷的第五天,她突然回来了。”周星星笑着道,“好像是学校的领导,不批她提前毕业,所以你还有机会。”

  陆长生点了点头,喝了一碗粥,又沉沉的睡了过去,几人也没在意,却给他封了一个睡仙的外号。

  可到了深夜,陆长生又醒了过来,回想到自己干过的傻事,又是心有余悸,此时他已经意识到yin魂到底有多脆弱,也难怪《yin阳鬼怪录》里的说,yin魂在阳间是最脆弱的,除非转化为厉鬼或鬼仙,否则根本不可能等到身体阳寿耗尽,进入yin间。

  “以后可不能这么玩了。”心有余悸的同时,陆长生也不敢在那么莽撞,经历第二次yin魂解体后,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第三次他不会在这么幸运了。

  可当他尝试着yin魂出壳时,却发生一件几乎让他崩溃的事情,无论他们怎么想着yin魂出壳,就是没有半点反应,几个小时候后,他终于放弃了:“看来老天对我的眷顾,到此为止了,既然如此,那就安心的做个普通人吧。”

  yin魂不能出体,他并没有绝望,虽然张扬还没死,但已经离死不远了,他的仇也报了,身体也不是瘫痪的,他还可以做一个正常人。

  只是他没想到,老天似乎并不准备让他就这么成为一个正常人,在他第二天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体居然虚弱不堪,虽然不至于残疾,但想要行动却十分困难,从头部以下,几乎都处于无力状态,想要抬起来都十分艰难。

  “似乎不只是眷顾消失了,以往的霉运也回来了。”陆长生苦笑。

  讽刺的是,他本来好好的却偏偏要坐着个轮椅,现在正应了那句话,弄假成真,不过这次他心底到是很得意,因为他在也不用内疚周星星他们抬着自己上下楼了。

  这天陆长生高兴的见到了慕容清雪,可是他却发现,此时的她脸上没有了笑容,目光里满是忧郁,平时上课很专注的慕容清雪,现在却魂不守舍,当时陆长生心底就生出了一些担忧,她怎么啦?

  但这个问题,他只能埋藏在心底,却不敢问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