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百三十二,出来领死!(1/2)

加入书签

  画为什么会悬浮在空中,画中的人儿为什么会流泪?就连柳管家和顾明也一脸不可思议。

  “啊”陆长生发出一声长啸,只感觉yin魂的气息一瞬间暴涨,所有人都感觉陆长生身上有一股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他突破了湖泊存思图的最后一个境界。

  只是他没有想到,居然是以这种方式突破,原来他之所以感觉画不完美,是因为他还没有经历一段感情的痛,而现在他倾注心血的一幅画,终于完成了,这样完美,却很凄凉,让人忍不住痛哭一场。

  慕容清雪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她感受到了画中的一切,她不忍,却不得不如此,她想走过去抱住陆长生,却不敢踏前一步。

  “谢谢你。”陆长生抬手将画取下,再次走到慕容清雪身边,谁也没想到,他居然会说谢谢。

  慕容清雪的身子在颤抖,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古人割袍断义,那今天我陆长生就以撕画绝情。”陆长生平静的看着她,“从今ri开始,我陆长生与慕容清雪再无瓜葛,一刀两断!”

  “嗤”的一声。

  “啊”众人都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呼,只因为陆长生将这幅完美之作撕成了两半,而那一刻慕容清雪只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撕成了两半。

  她蹲在地上,看着那副被撕成两半的画,浑身都在打颤,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可惜,多好的画,为什么撕了啊。”周大福叹息了一声,他没想到陆长生居然会这么果决。

  “撕的好。”周星星却觉得十分畅快。

  “我总觉得不对劲。”钟友德摇了摇头,“不过,撕掉画,就等于长生彻底重生了,也许以后他在也不会受到感情的羁绊了,至少不会在上慕容清雪的当了。”

  而此时,顾明和柳管家两人都露出了得意的冷笑,陆长生这么做正好符合他们的安排。

  只是,他们还来没得意几秒钟,陆长生突然指着他们两人道:“你,你!出来领死!”

  众人都呆住了,陆长生这是疯了吗?还是把在场的达官显贵都不放在眼里?居然敢让顾家的大少爷和慕容家的管家出去领死?

  不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陆长生已经缓缓的走了出去,就像来时那样,风轻云淡,此时众人都感觉,这个少年似乎变了,变的让他们感觉有些沉重。

  顾明和柳管家一脸尴尬,心底却已经被那句话气的不行,还是柳管家最先反应过来:“小姐需要休息,大家散了吧!”

  等众人走后,柳管家和顾明两人对视一眼,甚至顾不得还在发杵的慕容清雪,便立即追了上去。

  当他们追到一处山顶时,正好发现陆长生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待他们。

  “小畜生,你居然不跑?”柳管家一脸惊奇,上次他一个人都打的陆长生毫无还手之力,更何况现在他是两个人了。

  “跑,我为什么要跑?”陆长生冷笑一声,“我说了,下次再见,要将你这老杂毛扒皮抽筋!”

  “哼,你真当你无敌了吗?在我们眼里,你只是一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顾明透着得意的笑容,今晚的一切他很满意,“现在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让你彻底绝望的强大。”

  “剁了他!”陆长生手中出现了一杆大旗,这也是他第一次将yin尸旗拿在手中使用。

  “桀桀”话声刚落下,yin尸旗上突然黑雾缭绕,小黑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愤怒,它手持斩风刀,目光腥红的锁定了顾明,“炼气三层的小娃儿,今天鬼爷让你看看谁才是蝼蚁!”

  小黑刚出现,顾明脸sè就彻底变了:“yin符教的yin尸旗,还有御鬼术,你居然是yin符教的人。”

  说完,他看向柳管家,因为柳管家根本就没告诉顾明这一切,甚至连陆长生不是残疾都没告诉他。

  “我也不清楚,不过现在是该解决这小畜生的时候了。”柳管家摇了摇头,一脸不知情,但他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为了用顾明来探陆长生的底。

  而现在他发现,陆长生果然比他预料的要强大的多,虽然他现在是炼气三层,甚至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炼气四层,可陆长生给他的感觉却很危险。

  “锵”小黑身形一闪即至,斩风刀卷起滚滚黑气便劈在了两人中间,爆发出一声巨响。

  不过,在小黑劈下之前,两人都感觉到了危险,所以小黑的一刀,两人都及时规避了开来。

  “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鬼!”可是顾明却有些毛骨悚然,虽然他是炼气三层,却也只达到了初期而已,面对小黑他有一种面对死亡的直觉。

  “更可怕的你还没见识呢。”小黑锁定了顾明,手中的斩风刀再次劈了过去。

  而此时,柳管家却锁定了陆长生,同时陆长生也锁定了柳管家。

  “小畜生,没有那只鬼的帮助,今天我看你什么本事从我手底下逃走。”柳管家动了,他一步步走向陆长生,身上布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