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七,炼气存思(1/2)

加入书签

  陆长生的父亲是一位奇人,与陆长生的处境大不相同,在巫蛊寨里所有的寨民都很尊重他,因为他的职业是葬师。

  葬师有很多俗称,因为巫蛊寨是苗寨,所以也叫魔公,在汉族葬师的传统称呼是风水先生。

  在他父亲的柜子里,藏着很多书籍,每一本都有年头,大多数是关于葬术和风水的,可其中有一本是最奇特的,当初陆长生拿到这本书,完全当作聊斋来看。

  但是这本书叙述的东西,却比聊斋要详细的多,比如鬼神是如何来的,人死后又会变成什么样,甚至有关于各种鬼的介绍等等。

  这也是陆长生喜欢这本书的原因,但这本书他只看到一半,就没在看下去了,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文化水平所限,而是因为他爹不让他看,因为偷看这本书,陆长生还被吊起来打了一顿。

  他记得被打之后,他爹严厉jing告他们两兄弟,谁也不许偷看他柜子里的任何书籍,如果有下次,那就不是被打这么简单了。

  胆小的陆长生尽管好奇,但他更畏惧被牛鞭抽,所以在也不敢偷来看,但书里面记载的一些内容他却记到了现在。

  而现在感觉到危机的陆长生迫切的想得到这本书,哪怕是和他爹做对也在所不惜。

  大约几天后,陆大海回来了,可让陆长生无语的是,陆大海扛着一整个箱子回来了,上面还上一把中华牌的锁。

  “你咋都扛过来了?”陆长生一脸奇怪。

  “俺不识字,回去也没和爹打招呼,趁他出门,俺偷偷的从他房间里把箱子偷了出来,到时候爹肯定以为家里遭了贼,回去也不用挨打。”陆大海憨厚道,“你要看啥书,都可以放心看了。”

  陆长生看着大哥,谁说大哥傻来着?

  于是,两兄弟找来了榔头,将锁撬开,当看到里面的书籍时,陆长生几乎双眼放光,以前他不知道这些书籍的珍贵,可现在却发现这里面很多书籍,都上了年头,其中最古老的可能要追述到明代。

  要知道这些书籍保存到现在可不容易,不说战争年代,就是文革破四旧那会,很多古籍都被烧的一空,除了其中几本因为年代实在过于久远,被时间所伤之外,大多数都保存完整。

  陆长生迫不及待的翻到了《yin阳鬼怪录》一打量正好是他以前看过的那本,心底欢喜的同时,却没有忘记这是在学校,恰好是星期六,于是陆长生编了个谎,说学校太嘈杂,让大哥带他去他们以前租的那个小出租屋。

  于是,两人扛着书就离开了学校,到了出租屋,陆长生将书籍清理了出来,并且一一排列,让他最感兴趣的还是《yin阳鬼怪录》这本书。

  躺在床上,陆长生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现在和小时候不一样了,经历的事情多了,人的思维也会开阔很多,尤其是yin魂出壳所带来的作用,让他记忆力增强和很多,所以里面的内容几乎也都是一看就懂。

  他的浏览速度也是惊人的,半个小时左右,一本大概有六万字的文言文古籍,就被他看的一字不差,可是到最后介绍关于鬼仙的时候,却只是寥寥几笔的带过,这让他心底十分不畅。

  因为他并没有找到具体的修炼方式,里面只是说鬼仙可以zi you的行走的人间,可采取ri月之jing,达造化之神通。

  可具体如何造化,又有什么样的神通,根本就没有阐述,到此一切就算是完结了,这让陆长生很失望。

  放下书籍,陆长生很不爽快,无意间却瞥到了其它书籍,他心底一想,当初他只是选择xing的看到了《yin阳鬼怪录》这本书,也没来得及挑,也许其它书里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也说不定呢。

  于是他开始翻看了起来,一本叫做《葬术》的古籍落入了他的眼中,他爹就是葬师,整天都是神神叨叨的,寨子里出了点什么怪事,寨民都会找他爹去,所以在小时候陆长生觉得他爹是神通广大的。

  可正因为他爹是神通广大,而他却经常被寨民们看不起,所以,陆长生心底对这个爹有些恨意,如果不是有养育之恩,加上大哥对他这么好,恐怕陆长生出来后,一辈子也不愿意回到那个寨子里。

  以他爹的能力,堵住寨民们的口是很容易的,而且他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他如果说陆长生不是灾星,那他就不是,可他爹却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