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零八,魔刀,风残阳(1/2)

加入书签

  小黑的一刀虽然没有那股可怕的刀势,却是丁甲神术的四大符箓加持的一刀,结结实实的一刀。

  血玉佛直接被劈成了两半,在小黑的刀光卷动之下,整个一尊血玉佛都化为了碎片,散落在葫芦空间内。

  “我不会死,我不会死!”可怕的声音在葫芦中传来,正是那被劈散的血玉佛碎片传来。

  “几千年前,你已经死了!”陆长生的金色湖泊紧跟着席卷而去,这次顺利无比,金色湖泊开始转动碾压。

  那血色玉佛的意念似乎听到了陆长生的一句话,被打击的信心全无:“我死了吗?我死了吗!!!”

  直到金色湖泊将所有血色意念同化为金色后,这声音才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滴纯净的血液出现在金色湖泊的中心。

  陆长生大喜,刚想要收起金色湖泊,却感觉这些意念回到自己主阳魂中,传来一股可怕的魔性气息。

  那股可怕的气息让陆长生阳魂颤栗,也就在这关键时刻,脑海中金色湖泊,突然转动,那本金色的书籍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将这些净化过血玉佛的意念都收入了书中,那股可怕的气息消失了。

  但是在那本书里,却出现了一段记忆,这段记忆来自血玉佛意念主人,这个人叫风残阳。

  属于春秋战国时期的炼气士,他使用的是一柄魔刀,连茅山派的创派祖师三茅真君,都没有他的辈分高。

  风残阳成名时,三茅真君还没出现,风残阳纵横天下时,三茅真君才创立了茅山派,所以风残阳刚才称呼茅山派的三位祖师三茅真君为小毛孩。

  看到这里,陆长生心有余悸,幸好这只是一滴血,这要是换做是真人来,估计刚才的那一刀,一百个陆长生也要被劈成飞灰。

  这段记忆虽然不多,却刚好记载了风残阳的一些主要经历,风残阳练刀五十年,这才铸就了一柄魔刀的可怕。

  他五十岁出道,行走天下时,只有一柄刀在身,他出手往往只有一招,也就是刚才对付陆长生的那一刀“残阳如血”

  饮恨在他这一刀下的天才人物数不胜数,就连十大炼气宗门的一些开派人物在他面前,都是蝼蚁一般。

  之所以被称之为魔刀,是因为他的刀一出,必然见血,从来没有人在他的刀下活着离去。

  “从春秋战国,到汉代,这个家伙到底活了多久?”陆长生惊讶的不仅仅是他的一刀,更惊讶的还是他的岁数。

  “幸好早死了,不然”陆长生一阵庆幸,如果这风残阳还活着,知道他炼化了他的血,还提取了记忆,估计非得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陆长生再次观摩金中的那一刀,却感觉十分精巧,这一刀的威力,必然是要经过无数年的练习和运用才能施展的出来,快如虹,刀势如龙。

  这就是这一招残阳如血的精髓所在。

  “小黑,借刀一用!”葫芦里,陆长生有一种练刀的冲动。

  小黑一把将斩风刀丢了过去,陆长生凝聚出的小型阳魂立即闭上了眼睛,他在感悟那一刀的精髓。

  不知何时,小黑突然感觉主人手中的斩风刀上,突然透出了一股滔天的戾气,随着时间的过去,这股可怕的戾气越加恐怖起来。

  “残阳如血!”陆长生突然睁开眼睛,刀光闪动,快如虹,刀势如龙。

  “主人!!!”小黑后悔了,在这一刀之下,它动弹不得,最让它无语的是,这一刀居然是往它脑袋上劈下来的。

  出刀快如虹,劈下势如龙,收刀气如魔。

  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刚才的那一刀恍如梦幻,但是立在葫芦空间的小黑却突然分成了两半,瞬间解体消失。

  “尼玛!”陆长生这才反应过来,魔刀一出必然饮血,无论他想不想杀人,这一刀都必须有一个目标,否则就会反伤自身。

  这才导致这一刀下去,小黑这个葫芦空间里的唯一目标,被锁定的不能动弹。

  他赶紧进入阴尸旗,见到小黑重新凝聚出身形,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把小黑给劈死了,那他就真的只能哭去了。

  “你没事吧。”陆长生靠了过去。

  “主人主人你把把刀还给我吧。”小黑却不断的后退,生怕陆长生在拿他练刀,刚才的那种感觉可不好受。

  魔刀的刀势不但定住了他的人,甚至让他感觉到泯灭的恐惧,要知道小黑只要留存一缕意念在阴尸旗里,他就可以复活,可是刚才那一刀,却让他感觉到不能复活了,那是真正的死亡恐惧。

  “得嘞。”陆长生把斩风刀丢给他。

  小黑这才松了一口气,道:“主人,你以后要是控制不住这一刀的话,最好还是不要使用!”

  “为什么?”陆长生奇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