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二十六,消失的作品(1/2)

加入书签

  陆长生的刻刀挥动,虽然不如专业的解石刀,却胜在灵巧,很快外面的一层翡翠种被他切开,里面的祖母绿也出现了。

  这是特级的翡翠种,大概有足球大小,如果拿出去卖的话,绝对是价值连城,高兴看得眼睛都值了。

  可是陆长生还是没有停止,继续开始解石,高兴的心都在滴血啊,虽然她不明白陆长生手里的是什么东西,但光是那好看的颜色,就知道价值不菲了,可是陆长生居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切了起来。

  很快外面的那一层价值连城的翡翠种被陆长生给切开了,看得高兴就差没大骂陆长生败家。

  可当那一层祖母绿去除之后,里面却出现了一个纯白色的物体,没有一丝瑕疵,亮的像是珍珠一样。

  起初陆长生还以为这是翡翠种里面最珍贵的冰种,但即使是冰种,也挡不住他的意念才对,可是眼前这个椭圆形的玉石,不但阻挡了他的意念,而且还透着一种奇怪的气息,这让陆长生不由想,这玉石里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这种可能也并不是没有,玉不但可以佩戴,制成盒子,也是保存东西最佳的选择,所以在古代华夏,经常有王公贵族用玉盒来保存一些价值连城的器物,不仅仅是因为气派,也因为玉盒可以封存这些东西的气息。

  但是眼前这个椭圆形的东西,也不是一个玉盒,显然是天然形成的,所以陆长生立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发现,这椭圆形的玉石不但入手圆润,而且还是十分坚硬,陆长生用刻刀在上面割了一下,不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反而是让精钢制作的刻刀缺了一块。

  而且这块玉石的重量也不小,陆长生掂量了一下,大概有三十斤重,远远超过他的体积所能承受的极限。

  “这不会是什么没有发现的材料吧?”陆长生想道,要真是这样,用来打造一把武器到是挺不错的。

  随手将玉石收好,陆长生又打量起了那把青铜鞭,这也是他真正的目的,小黑说这青铜古鞭有怪异,可是陆长生却没有发现任何怪异之处。

  而且这青铜鞭看起来是青铜制作的,可其实却不然,因为它的重量,并不符合青铜的质量。

  陆长生仔细一查看,发现这哪里是青铜制作的,完全就是一个木头制作的,从外在看来,陆长生也感受不到其中的任何特殊之处,这就像是一个文物贩子,用木头制作的一把青铜鞭,然后用来忽悠人。

  陆长生随手就像将它丢进垃圾桶,这种东西还不如他切坏掉的那些祖母绿的翡翠种呢。

  可他刚一伸手,又停了下来,因为他发觉了不对的地方,当然不是因为这青铜鞭的不对,而是他的逻辑不对。

  如果真是古董贩子制作的,谁会用木头去做一个青铜鞭来忽悠人呢?毕竟木头和青铜的重量不一,谁都分得清楚。

  陆长生问小黑,但小黑也没有答案,它只是说,这个青铜鞭很特殊,但具体特殊在哪里,连它也不知道。

  不过,鬼市一行显然是有收获的,陆长生随手将青铜鞭丢尽了葫芦空间,捡起地上散落最大的一块翡翠种雕刻了起来。

  一旁的高兴却转身过去,显然是在生气,没一会功夫,陆长生就雕刻出了一个玉佛,笑着道:“送给你!”

  高兴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显然女人对礼物永远没有抵抗力,高兴也不例外,尤其是陆长生的大师之手雕琢出来的玉佛,又是用珍贵的翡翠种雕刻而成,高兴不喜欢都不可能。

  “嘻嘻,谢谢你。”高兴拿在手里把玩了起来,得到礼物之后,她对陆长生的埋怨也消失了,“我去准备晚饭。”

  陆长生点了点头,准备继续修炼,他现在有了足够的钱,完全可以在雕刻上更进一步,因为任何材料,他现在都买得起了。

  可高兴刚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奇怪的看向工作室的一处,脸色一变:“呀,你雕刻的木观音哪里去了?”

  陆长生也是一愣,高兴没提起,他还真没注意到,他记得离开时,确实已经完成了他的第一副作品,也就是一个木观音,对于陆长生来说,那个木观音价值并不是很大,毕竟他并没有花很大的力气去雕琢,可毕竟也是他在雕刻领域里的第一件成品,现在不见了,心底自然也有些不快。

  “不会遭了贼吧。”高兴想了想道,“不对呀,在湖心岛里,住的都是一些教授,怎么会有贼呢?即使有,也不会来这里才对呢。”

  “就怕这贼,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艺术品,要知道有时候艺术品比钱更值钱。”陆长生却放松了下来。

  “可是你的雕工虽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