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三十二,你算哪根葱(1/2)

加入书签

  “陆长生,你还有什么话说,如果你承认的话,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顾斌乘势追击,他的目光里满是威胁之意。

  “我当然有话说!”陆长生冷道,“我想说,去你马勒戈壁!”

  “轰”整个会场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陆长生居然敢在这么严肃的场合,当中就爆粗口,就连白九都没想到。

  “他不爆粗口,就不是他了。”坐在远处的冷夏月自言自语,她想到了在巫蛊寨的那一幕。

  虽然她和陆长生不是非常熟,但冷夏月却知道陆长生的性格,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他是绝对不会忍让的,冷夏月也相信陆长生有这样本事,而一般得罪陆长生,都没什么好下场。

  所以冷夏月顿时一脸看好戏的样子,而他身边的慕白和周志强都不明白冷夏月为什么会这么了解陆长生。

  但他们也不愿意相信陆长生会是一个贼,这不用什么证据,只是一种感觉。

  “你刚才说什么?”顾斌一脸不可思议,“有本事你在说一遍!”

  “我说,我去你马勒戈壁!”陆长生笑着道,“还想在听一遍吗?”

  “你!你找死!”顾斌就要发作,一旁的伍默却挡住了他。

  “各位评委,各位同学,你们都听到了,陆长生已经毫无理智,这是可以骂人的地方吗?这种人可以进入名人堂吗?”伍默扫了一眼众人,随即问道。

  “呵呵。”陆长生看着伍默,冷道,“我压根就不屑于进什么狗屁名人堂,可你这老杂毛要逼我,我也没办法。”

  “”整个会场的人都无语了,就连罗校长和一众校领导脸色都无光,此时他们都认为陆长生已经狗急跳墙。

  “你敢侮辱我!”伍默脸色大变,他是一个大师,被人骂成老杂毛,他当然不能容忍。

  “侮辱你,都掉份。”陆长生笑着道,“像你这样脸皮比长城还厚的老杂毛,不值得我侮辱,我告诉你,你就是老杂毛,切切实实的老杂毛,明白吗?我现在手里要是有刻刀,我会在你脸上刻上老杂毛三个字!”

  “你你你个混账东西,你”伍默气的脸都绿了,他何曾被人这么骂过,更何况是大庭广众之下了。

  “哈哈哈,骂的好,这样的无耻之徒,就该骂,你丫就是个老杂毛,哈哈哈哈。”爽朗笑声传来,正是白九大师。

  这回连校领导和那些其他专业的大师也都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样严肃的场合下,两个大师和两个学生在对骂,简直成菜市场了。

  本来还想喝斥陆长生一句的罗校长也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无论是伍默还是白九,都是他的长辈,他一个也得罪不起。

  至于会场的学生们就更加无语了,他们想不到今年的名人堂大选,居然会出现这样的精彩一幕,虽然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哪边说的是真的,但从感情上他们还是愿意支持陆长生,而且他敢当众骂顾斌和伍默,就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

  “陆长生,这是你胡闹的地方吗?保安,把他弄出去!”一旁的钟老师忍不住了,他很想表现一下自己,为校领导解围。

  只可惜,陆长生目光一瞪,盯着他道:“你算哪根葱,老子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

  “你你居然敢侮辱老师,你这个大逆不道没有长幼尊卑的家伙,你不配做京大的学生!”钟老师气的脸色涨红。

  “滚!”陆长生只回了一个字,这位钟老师立马一屁股坐了回去,吓得失魂落魄。

  陆长生没准备给他们留面子,也没必要给他们留面子,对付无耻的人,只能用粗口还之,而这个钟老师,甚至不值得他一句粗口。

  他刚说完,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白玉佛,看起来和台上摆着的那尊一模一样,只是大了一号。

  他拿在手里,看着顾斌,道:“你是不是也准备说,这件作品也是从你那里偷来的?”

  众人都看着陆长生手中的那尊白玉佛,脸色都变了,这尊玉佛晶莹剔透,白净无暇,玉佛脸上的笑容透着几分佛性,就像是弥勒佛现世一样。

  “咕咚”白九和伍默同时咽了一口口水,因为这尊玉佛的雕刻水准,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平。

  “好作品,真是好作品!”白九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了。

  虽然很多人都是外行,可光是这尊玉佛身上透出的那股气息,就让他们心底很舒服,这和台上的那尊小一号的玉佛给他们的感觉一模一样,只不过台上的那尊比起这尊来,要差了很多。

  “对,就是我的,没想到你连我这件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