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五十九,镜中花,水中月(1/2)

加入书签

  阴森的大门横立在金色湖泊之上,亘古长存。

  在大门的中间看不到另一个世界,有的只是一片漆黑,黑的就像是从这里面,随时都会钻出恐怖的东西。

  “咕咚”

  陆长生咽了咽口水,却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遇到这种传说中的东西,鬼门关啊,传承于每一个华夏人的记忆中,那些神话,那些传说。

  陆长生突然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为什么金色湖泊上会突然出现鬼门关,要知道这金色湖泊,可以说是存在于他的意识海中,也就是在他的阳魂核心里,而这鬼门关的出现,实在是太突兀了。

  一时间,他突然想到了金籍中反馈而来的信息,心中有便有,心中无便无。

  “这和高兴的能力是一样的吗?”陆长生反问,这鬼门关透着一股让他胆寒的气息,这是源于他心中的恐惧。

  “踏入轮回,便知何为轮回。”金籍中反馈来一段冷冰冰的话语。

  可是陆长生却只有一种离这鬼门关越远越好的冲动,只是可惜他离不开,因为鬼门关出现在他的意识海。

  这里是他的阳魂核心,金色湖泊就是他所有意念汇聚的,如果这里出了问题,他必死无疑。

  但很快,陆长生又发现了不对劲。

  传说中,鬼门关有守关鬼卒,手执棍鞭检验“路引”,无论哪个亡魂来到这里,必遭检查,看是否有通行证。

  这个通行证就是“路引”,它是人死后之魂到阴曹地府报到的凭证,在这张长三尺、宽二尺的黄纸上印有“为丰都天子阎罗大帝发给路引”和“天下人必备此引,方能到丰都地府转世升天”,上面还盖有“阎王爷”、“城隍爷”、“丰都县太爷”三枚印章。

  凡是人死后,即烧掉它,亡魂就拿着它到鬼门关,经查验无讹后,方能入关。亡魂若进不了鬼门关,就不能投胎转世,只能变成孤魂野鬼lang荡四方。

  可这鬼门关,虽然可怕,却并没有出现鬼卒,更别说是需要什么路引,眼前只有这样一道门户罢了。

  “有心无相,相由心生,有相无心,相由心灭。”金籍中又出现了一段话。

  陆长生看着鬼门关,默念着这句话,心底的恐惧渐渐消失了,这句话的意思和那个禅师的故事是一样的,不是风在动,也不是旗帜在动,而是人的心在动,若是心不动,一切皆是虚幻。

  这鬼门关之所以会出现,是由陆长生心中的恐惧而造,就像普通人天生畏惧敬神拜鬼一样,因为恐惧,所以出现了心境中的鬼,因为想要得到依靠,所以出现了心境中的神,一切无非都是自己的想象而已。

  陆长生从小就听过鬼门关的传说,所以在他的心中,自然也有一座鬼门关,现在出现,只是因为这种恐惧的加剧而导致,陆长生越是恐惧他,这鬼门关就越是恐怖。

  恍然大悟的他,闭上了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鬼门关消失了,因为他已经不在畏惧,心中坦荡时,一切都镜花水月。

  “原来如此!”顿悟的陆长生发现金色湖泊转动的越来越快,境界恍然间又提升了一层,从稳如泰山,直接突破了收放自如,只要在推演出最后一个境界,达到出神入化,他的金色湖泊,就能再次圆满。

  “轮回,可我还是不知道什么是轮回。”陆长生突然自言自语的问道,“更何况我的轮回了。”

  “轮回即在眼前,在尔心中。”金色的书籍反馈出来信息。

  也就在此刻,鬼门关再次出现,陆长生确定,这次绝对不是他想象出来的,因为他已经没有了恐惧。

  鬼门关,依旧是原来的鬼门关,有两块牌匾,三个古字,只不过在也不像是刚才那么鬼气森森,阴寒密布。

  在门的中心,也不在是一片黑暗,恍然间陆长生看到了一条路,用一块块黄色的砖头砌成的路,路的两边在开满了火红而妖艳的花朵,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

  看到这一幕,陆长生愣住了,他目光一扫,在鬼门关门口的黄色古道上,有一块碑,上面同样写着三个大字,黄泉路。

  “既然这是黄泉路,那这火红的花朵岂不是!”陆长生惊讶了,这火红的花朵是彼岸花,又因其红的似火,所以黄泉路也被称之为“火照之路”。

  彼岸花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鬼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花香传说有魔力,让人流连忘返,并甘愿走向轮回。

  “这地府幽冥也能这么美吗?”恍然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