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两百八十一,刑部来人(1/2)

加入书签

  “你耍我们吗?”两人异口同声,甚至是不顾周围人的眼光了。

  陆长生念出来的道德经确实对他们有所裨益,现在陆长生突然说最重要的魔刀口诀居然不念了,他们当然心底不爽,要不是这么多人在,恐怕他们早就收拾陆长生了。

  可惜陆长生压根就没什么心法,这道德经也是他自己推演出来的,而风残阳创立魔刀这一式压根就没想过要用什么心法和口诀,因为在招式的创造中,风残阳都是自己一刀一刀的练出来的。

  而风残阳似乎也没打算传下去,所以根本没有口诀和心法,所谓的口诀和心法对于创始者来说,根本是没必要的。

  口诀和心法,只是对于后来人来说,无论是什么武学,基本上都会配有心法和口诀,这是因为后来者修炼高等级的武学,会沾惹上武学本身的戾气,而心法和口诀,是化解戾气的存在。

  但身为一个创始者,本身就是在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他们在创始的过程中就已经经历了所有的心魔,并且成功的压制了下去,所以很少有人能在使用别人的武学时,超越别人,当然一些逆天的人例外。

  而一般的后来者,都必须配合心法和口诀修炼,不然很容易因为进度太快,而走火入魔。

  这就好像一个普通人,突然有一天中了五百万一样,如果没有足够好心性来使用这五百万,很可能在花完了这五百万之后,这个人会痴迷于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中,而无法适应他以前的生活。

  有的人或许能克服这些心理障碍,但有的人却会铤而走险,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来维持有钱的生活。

  陆长生其实就是那个中了大奖的人,只不过他有金色湖泊的净化,而且他并不是根据秘籍学会的魔刀,而是根据一步步的推演,在道书中都已经给他详细的颤鸣了一些弯路和歪路,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所谓的心法。

  现在张高茹和李辉想要心法和口诀,陆长生只能胡编乱造,好在陆长生有道书推演,瞎糊弄出了一篇道德经给他们。

  至于口诀,他还真的没有,即使真的有,那也只是四个字,残阳如血。

  也就是这一刀的名称,可陆长生知道,如果他只说四个字的话,这两人肯定会一怒之下拍死他。

  他不说,反而还能暂时保住性命,而他念道德经也就是想要争取时间,恢复身体的伤势。

  他的身体和一般人不同,有火蟒血晶炼体,恢复速度远超过常人,只是这短短的半个小时时间,陆长生就感觉体内的疼痛减缓了许多,而且他凝聚出的真气,已经快达到足以劈出一刀的效果。

  所以他当然要继续拖延时间,什么狗屁心法和口诀,他就是真的有也不会轻易告诉他们,更何况他没有了。

  见两人恼怒,陆长生笑着道:“我虽然不怎么聪明,但我也知道两位前辈想杀我,今天我要是给了你们完整的口诀和心法,那你们到时候一巴掌把我拍死了,我岂不是很冤枉?或者说,我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告诉你们口诀,你们真的会相信是真的?”

  闻言,两人脸色一变,此时陆长生展现出来的形象,没有刚才的嚣张霸道,更多的却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势力小人。

  陆长生当然不会在乎这两家伙是不是认为他是势利小人,在他眼里除了某些特别重要的东西之外,命才是第一位的,而且他也不需要在乎这两家辉对他的看法。

  “那你想怎么样?”张高茹沉默了几秒,开口道。

  “要这样,我们进院子里单独谈,也免得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什么冲突,到时候败坏了两位前辈的名声。”陆长生突然变得善解人意起来。

  李辉和张高茹虽然都是厚脸皮,但他们以后还是要继续混下去的,虽然和魔刀技相比,脸皮不算什么,可如果完全不要脸皮,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么一提议,两人都觉得这是上策,即使在院子里真发生点什么,他们也可以单独解决,而不可能传出去。

  “好,我们进院子。”李辉点头道,张高茹自然也不会反对。

  说着,李辉又转而对身后的顾苍之等人道:“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此人入魔已深,如果直接杀了,恐怕魔性会感染在场的人,所以我和张兄决定进院落里净化他的魔性,任何人都不许进来,否则!”

  一位先天武者的威胁是很管用的,尽管大多数人都知道事实并非李辉所说,而是另有猫腻,可他们都不敢反驳什么。

  到是顾苍之很是顾虑,因为他知道院落里住着什么人,这秘密除了他和顾家的一些核心子弟知道之外,这里没有其他人知道。

  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