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百四十五,道祖骑牛(1/2)

加入书签

  陆长生的意念瞬间就被画中的老人吸引住了,片刻便沉浸了进去,这个老者浑身都透着一种祥和的感觉,看似普通的衣着,却似梦似幻,这位老者就像是一口古井,深邃而宁静。

  阳魂中的金色湖泊突然旋转了起来,似乎是在刻意这老者身上的这股气质,而道书更是亮起了金光,仿佛是在这老者身上感受道韵。

  他的思维陷入了空灵,他没有去推演这图谱,可是这图谱却带动着他进入了玄妙灵觉,恍然间他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这个老者,坐在水牛上似着滚滚红尘中的逍遥仙人,在他的眼前并不是图谱中的羊肠小道,而是一条通往未知的康庄大道。

  飞机上,苏浅浅和骆北川都惊讶的看着陆长生,因为在一刻他们感觉陆长生身上透着一股古朴而深邃的气息,在他身上好似经历了这红尘滚滚的一切,又好像他博览群书,阅尽了这世间的万千繁华。

  苏浅浅伸手过去,她怕陆长生出了什么事情,但骆北川却阻止道:“少主正在悟道,千万不要打扰,这是一种寻常人难以得到的机缘,快打坐调息,感受着少主身上的那股气息,若是能领悟一丝皮毛,对你我都会有莫大的好处!”

  说话间,骆北川已经打坐调息去了,他在感悟陆长生身上的这种气息,身为先天强者,他的灵觉十分敏感,他知道这对于他也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

  只有苏浅浅有些担忧,她知道一个人若是陷入顿悟中,自然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什么是悟道她却不懂。

  可她还是按照骆北川的说法,开始打坐调息起来,也就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恍然感觉自己的魂魄像是离开了身体,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她看到一个老者骑牛而来,老者身上平淡无奇,可是当水牛走进时,苏浅浅却感觉到一股来自魂魄深处的颤栗,想要顶礼膜拜。

  她忍不住单膝跪地,不敢直视老者,但是她却又能感觉到老者身上不仅仅有那股压迫感,有的更是一种宁静的祥和,所有的烦恼都被抛开,所有的问题在老者身上都能得到答案,所有的大事在老者身上都变成了寻常。

  “道生一”老者口中突然诵念出一段经文,当经文念出时,老者身上突然闪现出霞光异彩,有紫色的祥云在水牛底下浮现,老者就这样坐在水牛身上,不断的往西方而去,似乎是寻觅大道,又似乎他本身就是大道的显化。

  苏浅浅痴了,那种感觉让她想要追随老者而去,只是老者已经消失,唯一留下的是一条三千里的紫气祥云。

  当她幽幽醒来时,恍然发现,自己的境界居然直接飙升到了后天初期,而且是没有丝毫不稳的迹象。

  “这这怎么怎么回事!”苏浅浅实在不敢相信,她居然直接横跨了一个大境界,从大宗师到达了后天。

  “这是机缘。”骆北川脸上露出笑容,此时他身上也透着一股祥和的感觉。

  “前辈,你的境界居然居然”苏浅浅吃惊的看着骆北川,此时骆北川并没有隐藏自己的境界。

  “先天中期,我已经突破了几十年没有突破的桎梏。”骆北川笑着道,若是换做平时他肯定会朗声大笑,因为他已经困在先天初期十几年了。

  他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突破的场景,应该是在一个宁静的山林,在一个古朴的石头上打坐,却没想到今日应景,却是在这嘈杂的直升机上。

  “你居然也突破了!”苏浅浅实在难以相信,越到高境界,越是难以突破,这不仅仅是力量的突破,而且还需要心境的感悟。

  若是没有心境的感悟,只是力量的突破,只会因为控制不了强大无匹的力量,而走火入魔。

  而此时,陆长生身上居然生出了霞光,恍惚间,他们居然看到他好像变成了画中的那个老者。

  “道生一。”陆长生突然开口,恍如天际中传来的道音。

  当他睁开眼睛时,所有气息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霞光也不见了,但他一双眸子却变得十分智慧。

  陆长生没有突破,无论是炼气还是炼魂都还停留在原来的境界,可是这张存思图中所带给他的东西,却是突破到难以估量的价值。

  “你怎么没有突破?”苏浅浅问道。

  “咦。”陆长生吃惊的看着两人,“你们境界,怎么突破了?”

  “拖少主的福,我们在少主感悟这存思图时,听到的靡靡道音,而如今不由自主的突破了境界。”骆北川解释道。

  “你们也能感悟到图谱中的情景?”陆长生奇怪,他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