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百六十五,一尊神(1/2)

加入书签

  确切的说,这并不是一个暗室,而是一个大殿,在大殿中别无他物,只在大殿的正前方,供奉了一尊古佛。

  这尊古佛一面四臂,身相黄色,其中二手作定印置于脐间,另外一只右手持一金刚杵举起,另一左手托一部《般若经》。

  身着华丽的彩衣,佩饰众多宝饰,具足报身五种庄严。跏趺坐于莲花及日、月座垫上,日座和月座分别代表了胜义及世俗菩提心。

  “般若佛母!”陆长生警惕了起来,而其他几人脸上都露出了虔诚之色,不为其他,就因为这尊佛让人有礼拜的冲动。

  看到大殿里供奉的般若佛母,得到洪都和尚全部传承的无邪也睁开了眼睛,不过他的目光里却没有丝毫的虔诚,反而是有些愤怒的看着这佛像,捏着拳头像是要砸碎这佛像一般,这让几人都很无语。

  无邪得到了洪都和尚的传承,即使日后不会成为和尚,也不应该对佛门的古佛不敬吧?

  正当众人奇怪时,古月琴却不由自主的走向了般若佛母的佛像前,她抬手作揖,显得十分恭敬。

  眼看着她就要跪下,陆长生闪身到了她旁边,将要跪下去的她直接托了起来,不等古月琴反应,陆长生拉着她,离这般若佛母远远的。

  “你干嘛?”古月琴埋怨道。

  “不要跪!”陆长生没有解释,只是吩咐小黑,道,“砍了这佛像!”

  几人都是大惊,尤其是古月琴,进到这大殿,不允许她拜佛也就算了,居然还要砍了这佛像,这可是大不敬啊!

  “你疯了吗?”古月琴冷声道,“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

  也难怪古月琴会生气了,她本想着给陆长生祈祷一番,却被陆长生阻止了,现在陆长生还要砍这佛像,实在是不讲道理,即使他相信科学,也用不着在这个样子吧?

  陆长生依旧不说话,但小黑却毫不犹豫的执行着陆长生的命令,他手持斩风刀,身形一闪,带起一道黑色的残影,直接朝那佛像斩了过去。

  刘文根夫妇心底在打鼓,古月琴更是脸色大变:“小黑,你也不怕遭报应吗?”

  小黑压根不理会古月琴,因为它也觉得这佛像有古怪,当它斩下去时,这庄严的佛像突然金光大作,斩风刀刚要落到她头上,那只手持降魔杵的手动了,只是轻轻的往前一伸,便听到“铛”的一声。

  无坚不摧的斩风刀,斩在这泥塑的降魔杵上,居然被反弹了回来不说,小黑甚至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反震过来,它的身体差点就解体了。

  “孽畜,敢尔!”一声爆喝从古佛身上传来,小黑脸色一变,正准备逃走,却只见般若佛母那只手持《般若心经》的手突然动了,那好像泥塑的书籍居然被翻开,里面瞬间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以顺雷不及掩耳之速,便打在了小黑身上。

  “马勒戈壁,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小黑大骂一声,身体一片虚幻,只是瞬间便魂飞魄散,又去复活了。

  “锵”斩风刀落在地上,穿过了地面,插进去了几厘米。

  几人脸色都是大变,而无邪和陆长生的脸色却更加警惕了起来,至于古月琴几人则是一脸敬畏,以为是古佛显灵,而他们现在亵渎了佛身,恐怕要遭报应了。

  “佛祖赎罪,我家长生并不是有意要亵渎您的法身!”古月琴下意识就跪倒在了地上,她还刚刚修炼,对神佛自然敬畏。

  可陆长生却毫不解释的将她再次拖了起来,他冷冷的盯着古佛,魔刀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大胆凡人,竟敢亵渎本座法身,还不速速跪下?”冥冥中传来了一道威严的声音,刘文根夫妇脸色一变,下意识便跪了下来。

  这声音中有一种无邪的慑服力,古月琴也被吓到了,她不安的看着周围,真以为是古佛显灵了。

  “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但你若是在不收起你那点慑服的小伎俩,就别怪我手中的魔刀无情,将你劈个七零八落!”陆长生冷喝道。

  “放肆!”佛像厉喝,金色的光芒弥补全身,一股恐怖的气势压迫而来,那手中的《般若心经》再次翻开,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金色的光芒朝陆长生射了过来。

  “锵”的一声,魔刀出鞘,只见刀光一闪,那金色的光芒直接被劈成了点点的星光,落在地上,变成了一缕金色的粉末。

  陆长生心中大怒,抬起魔刀就朝那佛像斩了过去,刘文根夫妇和古月琴立即惊呼,可他们已经阻止不了了。

  “锵”

  古佛抬起降魔杵想要格挡,可奈何魔刀的速度太快,只听到咔嚓一声,佛像中的一只手直接被斩落了下来,正是那只手持《般若心经》的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