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七,万里行踪咒(1/2)

加入书签

  虽然只是轻轻的在她那晶莹的嘴唇上一点,但陆长生还是感觉如此的快意,这是他第一次嘴对嘴的吻别人,而且还是用yin魂之躯,但他却没有半点乘人之危的愧疚。

  接下来,陆长生并没有过份举动,看着苏浅浅脸上反而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在月光下,显得邪魅而飘逸。

  随后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带回来的yin尸旗上,直觉告诉他,那一丝明悟与这邪煞之气有很大的关系。

  但他还是选择yin魂归壳,万一走火入魔那就不好收拾了,这可不比救苏浅浅,没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

  当他的意念进入yin尸旗时,只感觉一股毛骨悚然的yin寒之气传来,此时他脑海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无数的冤魂飞舞游荡在yin尸旗中,他们龇牙咧嘴,像是饿了数千年一样,嘴里流着哈喇子,脸上扭曲而狰狞。

  恍然间一头怨鬼好像发现了他的意念,像是发现了什么美味一般,凶猛的扑了过来,陆长生眉头一皱,意念涌入yin尸旗,刻意出了一把斩风,便斩了杀了过去,只听到“嘶嘶”几声,yin魂被刻意出的斩风斩成了碎片。

  但是,斩风的出现,却让飘在yin尸旗里的无数冤魂反应了过来,它们不但对斩风的凶威毫无惧sè,反而是凶猛的扑了过来,最让陆长生无语的是,刚才被他斩碎的那头冤魂,居然又重新凝聚出了身体。

  看着漫天的yin煞之气,以及凶猛扑过来的冤魂,陆长生赶紧将斩风化掉,意念如水一般收了回来。

  回过神来,陆长生心有余悸的打量起这yin尸旗来:“不知道这冤魂会不会跟着我的意念出来呢?”

  “不会。”就在此时,另外一个声音传来,陆长生一愣,却看见苏浅浅已经醒了,不过她的身体似乎还是很虚弱,脸上虽然恢复了一些血sè,但还是很苍白。

  她努力的坐了起来,看着陆长生脸上却反常的露出冷sè:“你疯了吗?居然把意念侵入yin尸旗,万一走火入魔怎么办?”

  虽然是责怪,却透着担心,陆长生耸了耸肩:“好奇。”

  “好奇?”苏浅浅气恼,正准备说什么,但她却上下打量着陆长生,奇怪道,“咦气质不对了?”

  “怎么不对?”陆长生笑着问道。

  苏浅浅上下打量着他,最后又揉了揉眼睛,却发现陆长生并没有变,于是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看错了?”

  陆长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她,苏浅浅却突然反应了过来:“我的伤,怎么好了?”

  “我用yin魂把你身上的yin煞之气吸了过来,然后驱逐”陆长生还没说完,苏浅浅脸sè大变。

  “你怎么这么傻,万一走火入魔怎么办?到时候谁来救你!”

  “我不是没事吗?”陆长生一脸不在意。

  “等等。”苏浅浅突然又打量起了陆长生,就像是在看白老鼠一样,可怎么都看不出什么名堂,最后一脸怀疑道,“你真的是用yin魂吸收了我伤口中的yin煞之气?”

  “那你觉得我会用什么办法?”陆长生反问道。

  “奇怪,真是奇怪了,你居然没有走火入魔。”苏浅浅看着陆长生思考了起来,突然凑了过来,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道:“小家伙,快告诉姐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换做是以前,陆长生肯定没出息的脸红咽口水,但这次不知怎么的,陆长生下意识便道:“你似乎没比我大多少,别老叫我小家伙,还有你也不是我姐姐。”

  “哎呦,反了你。”苏浅浅双手叉着腰,“大一天也是你姐,大一天也可以叫你小家伙。”

  “”陆长生无语的扭过头,一脸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怎么,生气啦?”苏浅浅瞪着一双狐狸眼,“真是小气,大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小气呢?”

  “”

  “哎呦,还不理我,小家伙,我告诉你,你大难临头了。”

  “”

  “我说的是真的,你别扭头啊,在扭过去,姐姐我生气了啊。”

  “”

  “喂喂喂,姐姐我和你说话呢,给我老实的听着。”

  “”

  软硬兼施都不行后,苏浅浅一脸无奈:“好了好了,我不叫你小家伙了,这总成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陆长生这才开口道。

  “放心,小家伙,姐姐说话算数。”苏浅浅拍着胸脯保证道。

  “”陆长生。

  “口误,口误。”苏浅浅赶紧解释一句,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伸出手道,“把yin尸旗给我。”

  “为什么?”陆长生不满道,“这是我的战利品!”

  “这是邪派的东西,你要是拿着,如果遇到那些正道的老道,非得把你打得魂飞魄散不可。”苏浅浅严肃道。

  “什么是正道,什么又是邪派?”陆长生好奇的问道。

  “正道啊。”苏浅浅想了想,说,“就是那些隐世门派,嗯,五十年出来一次,一般都在深山老林里修行,没有人找得到他们,邪派嘛,和正道一样,也是五十年出来一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