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棺材玉坠(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他担心的事情又出现了,因为有人来看望他了,当然来的人也不多,就两个。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两个人应该是和陆长生这种丝八杆子打不着的类型,但他们却出奇的成为了陆长生的朋友。

  一个叫周星星,标准的富二代,另外一个叫钟友德,标准的优等生。

  在陆长生眼里,钟友德是个睿智的朋友,所以他并不担心,可是周星星却是一个十足的大嘴巴,而且没头没脑。

  两人来看他,陆长生很感动,可大哥在场的情况下,这就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周星星当然不会看不起大哥陆大海,他虽然家世显赫,却没有张扬那种嚣张跋扈的戾气,反而属于低调和善的类型,而且一旦有人称呼他为富二代时,他就会火冒三丈,随后泼妇骂街:“你才是富二代呢,你全家都是富二代。”

  在周星星眼里,富二代是充满贬义的脑残词汇,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更喜欢你们称呼我为“高富帅”。

  所以综合其所有的特点,钟友德和陆长生都认为他是富二代中的一朵奇葩,高富帅中的仙葩。

  “你是长生的大哥,就是我的大哥,长生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希望看到,您放心,他的医药费我先垫着,我也一定会给他讨个公道的。”这就是周星星进入病房后对陆大海说的一番话。

  而旁边的钟友德,却一直沉默着,他睿智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陆大海,脑子里在思考着什么。

  果然,陆长生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周星星一番话立即引起了陆大海的注意,他抓住周星星的肩膀问道:“你知道是谁把长生撞成这样的吗?”

  周星星气愤道:“还不是那个兔崽子,这个狗ri的,我迟早会”

  但他还没说完,钟友德立即打断了他:“大哥,我们不知道是谁撞了长生,现在jing察正在调查中,迟早会水落石出的,你放心,无论是谁撞了长生,我们和他没完。”

  陆大海失望的点了点头,坐回病床上发呆去了,与此同时远处看着的陆长生也松了一口气。

  钟友德把周星星拉了出去,周星星立马生气道:“小德子,你怎么回事,我们都知道是张扬这狗ri的撞的,干嘛不告诉大海?”

  “大海和长生不一样,长生xing格胆小而猥琐,但大海却浑身都是胆,你真要告诉大海,他现在就能拿刀去砍张扬你信不信?”钟友德脸sè凝重,“长生已经这样了,如果大海出了什么事情,一旦哪天长生醒来,我们怎么和他交代?”

  “你怎么看出来的?”周星星一脸奇怪。

  “他的眼睛。”钟友德平静道。

  “眼睛?”周星星一脸奇怪,“我怎么只看到血丝啊。”

  钟友德一脸无语:“相信我没错,告诉他没什么好处。”

  两人离开后,陆长生才松了一口气,虽然钟友德对他的评价不怎么好,却也是事实,在此之前他确实胆小又猥琐。

  一直到晚上,虽然也相继有人来看他,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陆长生期待的她,并没有到来,这让他有些失望,果然是患难见真情。

  但他更失望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白天一直想要去报仇的他,却发现yin魂不能见光,一出去yin魂就会产生极大的灼热感,而且一旦离躯壳太远,yin魂就像要解体一样,所有的感知都模糊起来。

  他终于发现那本《yin阳鬼怪录》里记述的内容不假,yin魂属yin,不能在白ri行走;但奇怪的是,yin魂距离身体太远会解体,在这本书里似乎没有记述,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毕竟他这种状态,属于非常罕见的。

  可这至少证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