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百二十一,屠先天如屠狗(1/2)

加入书签

  刀光闪现后,狱门中踏出一少年,=他的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但他手中的刀却给人一股沉重的压迫感,就是这把刀劈出开了一位先天大圆满的真气大手,当他来到祭台上时,所有的打斗都停息下来,目光全都落在了他身上。

  除了从里面鬼狱出来的修士之外,鬼城里的一些高手都看着这把刀,感觉似乎有那么几分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马叉虫松了一口气,也不在逃了,而是闪身来到了陆长生旁边,他感觉此刻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眼前这个魔王般的少年,脸上谄媚的笑容,就像是一个忠实的奴仆。

  正当众人鬼城的高手警惕的打量着陆长生,不知道他是何来历时,圣洁的凌波仙子美眸注视着陆长生,惊讶出声:“居然是他!”

  这个少年她当然见过,在鬼城里因为她的路过,差点惨遭横祸,不过她却并没有把他记在心底,却没想到这个少年居然进了鬼狱,而且还和这些邪派的高手一起走出,实在让她惊诧。

  “凌波,你知道他是谁?”清秋派的青年俊才罗晓峰疑惑的问道,在陆长生身上他感觉到了危险,即使先天强者也没给他这种感觉。

  凌波仙子还没开口,她身边的侍女便抢先道:“这个人是个小宗门的弟子,冲撞了圣女,若不是圣女仁慈,恐怕他早就被海安师兄杀了,但晚上却见不到海安师兄,也不知道是何缘由,却没想到他从鬼狱中踏出,与这些邪道的魔头为伍,看来海安师兄凶多吉少了!”

  “这么说,海安死了?”一旁的落尘插口道,海安是他们茅山派的弟子,算得上是青年才俊,即使平日里他不怎么喜欢海安,可怎么说都是同门,如果海安死在这人手中,他怎么都要为海安报仇。

  “也许吧。”侍女笑了笑,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但她的意思谁都听得出来。

  凌波仙子和罗晓峰立即看着落尘,两人的目光各有不同,却都想知道落尘是个什么反应,换做别人这么嚣张的出手,他们早就杀上去了,可是这人不同,一刀就劈散了一位先天大圆满的真气大手,手中的刀让人感觉浑身发毛。

  落尘相信了侍女的话,目光再次锁定了陆长生,没等白神仇开口问询,落尘身形一闪,来到陆长生面前,冷冷的质问道:“你杀了海安?”

  “杀了怎样,没杀又怎样?”陆长生本来注视的是白神仇,却发现突然出现一个小喽啰,还提到了海安,心底却有些不爽。

  “呵呵,这么说,海安是你杀的了!”落尘确定了下来,目光里满是杀机,“敢杀我茅山派的弟子,好大的胆子,把你的命留下吧!”

  见这人不问缘由就动手,陆长生自然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却没想到这家伙身上流光一闪,便打出了数道光芒,如果换做别人还以为是暗器什么的,会躲避开来,但陆长生却一脸讽刺。

  同样打出了数道光芒,正是他临时刻意的符箓,而海安的打出的显然也是符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符箓,陆长生却根本不在乎,就是茅山派的门主跟他玩符箓都不一定能玩过他,更别说是个小喽啰了。

  当符箓落到他身上时,落尘冷笑,却没见过这么傻的人,居然敢不闪避他的符箓,这不是找死吗?只要被他的符箓击中,就是先天强者,实力也要下降数成,更别说眼前这少年了。

  但他没想到,陆长生同样也打出了几道光芒,这让落尘一愣,紧接着便一脸不屑的闪避开来,在他眼里陆长生已经是个死人,不过困兽犹斗罢了。

  可他当他闪避开来,准备动手时,却发现这些光芒并没有朝缘由的轨迹前行,而是转了个弯,映入了他的身体。

  落尘脸色大变,当这符箓进入他身体时,他便感觉到了不妙,符箓化为无数细小的符文涌入他的身体,印在了他的骨骼和气血里,尤其是气旋,更是一阵虚弱传来。

  “丁甲神术!”落尘惊讶出声,看怪物一般的看着陆长生,“你怎么会我茅山派的丁甲神术?”

  可眼前的少年并没有回答,印在他身上的符箓,变成了一团火,瞬间就成了灰烬,少年吹了吹身上的灰烬,身形一闪。

  “啪”的一耳光,落尘直接被扇飞了出去,整个过程只是片刻,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茅山派天才弟子,就被人打了脸,而且毫无反抗之力,众人皆是瞠目结舌。

  若不是摔在地上狼狈至极的落尘,他们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是他!”远处,几个小宗门的人站在一起,其中一个惊讶道。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