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百四十,斩林宏(1/2)

加入书签

  神雷云是毛小剑传给他的,只给了他一半,但陆长生经过推演,却很轻松的了解到了神雷云的使用法门,虽然还不能传送,却也能引动雷霆,现在用出来,正好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转瞬间局势发生了变化,兔子很是失望的看着擂台,无聊道:“这家伙真是把三茅的脸都丢尽了,一个武王打不过先天,早知道我就送他见阎王了。”

  连续两道神雷落下,林宏被劈的皮开肉绽,此时他才知道陆长生到底有多变态,刚才他的天雷只劈的陆长生浑身焦黑而已,并没有伤到筋骨,而现在两道雷霆就差点要了他的老命,可见他和陆长生的差距有多大。

  此时林宏真的很后悔,如果不是陆长生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估计他都跪在地上求饶了。

  现在又听到兔子这么讽刺,林宏直接一口血吐出,浑身都在打颤,不是太不行,而是陆长生太变态了,连妙手空空门的神雷云都用出来了,他又如何能抵挡?

  躲在云层里的陆长生他根本触摸不到,擂台范围又这么小,根本不容他躲避,所以只能一道道的硬挡。

  但结果却惨不忍睹,连续八道雷霆落下,林宏已经浑身血肉模糊,可是天上的雷霆还在积蓄,一点停止的意思都没有。

  一想到陆长生突破先天时所吸收的灵气,他知道恐怕陆长生催动这神雷云发出几十道雷霆都是有可能的,在这样下去,不用三道他就会被劈一堆焦炭。

  他扫了兔子一眼,在第九道雷霆落下时,一个闪身,便准备缩地成寸离开,在不跑他肯定不会在有机会。

  “他居然要跑!”苏浅浅大怒,想到刚才陆长生被劈的时候,顿时很不甘心,想让兔子出手挡住他。

  “不用担心,我布下的阵法,岂是这么容易逃脱的?”兔子冷笑一声,不以为意。

  果然,当林宏施展缩地成寸要跨越擂台的云雾时,突然擂台周围的云雾爆发出一股巨力,直接林宏震了回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轰隆”

  又是一道雷霆落下,劈在摔倒的林宏身上,一只手劈直接被劈成肉末,疼的他差点晕死过去。

  “这才有趣嘛。”兔子兴奋的看着这血肉模糊的场景,笑的肚子一抖一抖。

  “变态!”苏浅浅小声的讽刺了一句。

  兔子的耳朵很是灵敏,自然捕捉到了,不过他并没有生气,反而是一脸严肃道:“你若是见到上古的战场,你就知道什么是变态了,这不过是小儿科。”

  苏浅浅不理会它,只是看着擂台有些担心,毕竟陆长生对付的是武王,可不是先天,如果没有一点手段,那都不叫神话了。

  九道雷霆劈下之后,天上的云层开始消散,陆长生从中落了下来,一脚踏在林宏的胸口,冷道:“服不服?”

  “狗杂种,你找死!”林宏大怒,被人踏在身上的感觉极为屈辱,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凶狠,紧接着冷笑,“就和我同归于尽吧!”

  “同归于尽?”陆长生一愣,突然感觉林宏的小腹传来一股可怕的气息,意念一扫便发现他的人丹正在疯狂的旋转,陆长生拔腿就跑,这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哈哈哈,还想跑?”林宏疯狂的笑声传来,“武王的自爆你跑的了吗?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和老夫一起死吧!”

  林宏抓住陆长生的一只腿,气旋内的人丹运转的越来越快,气息也越来越盛,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

  他全力踹开林宏,疯狂的往擂台外逃离,但当他要越过擂台旁边的云雾时,一股巨力将他震了回来。

  “坑爹啊!”陆长生被反震了回来,立即在全身加持着各种符箓,一脸炸碉堡的决然表情。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震人心魄,苏浅浅直接捂住了耳朵,看着擂台出眼眶有些湿润,嘴里喃喃自语。

  “完了,这回真的完了!”

  “还说你不喜欢他?这么快就担心你的小情郎了?”兔子在一旁不以为意。

  “你这死兔子,臭兔子,混蛋兔子!”苏浅浅对着兔子的头一顿爆敲,被反震的手都肿了,却毫无感觉,眼眶瞬间就湿润了。

  出奇的是,兔子并没有因为她的无礼而生气,身上的气息一动,便将苏浅浅定在了原地,叹了口气道:“放心吧,你的小情郎死不了。”

  “轰隆”一声巨响,天上突然坠下来一物砸在药田,出现了一个大坑,苏浅浅立即停下了手,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大坑。

  “尼玛,差点把本魔王的四肢都炸残了。”陆长生的声音从坑里面传来,片刻一个浑身焦黑的人从坑里爬了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