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百四十五,三千年的和尚(1/2)

加入书签

  这一声佛号响彻,苏浅浅吓得跪倒在地,浑身颤抖,嘴里不时自言自语的告饶道:“佛祖在上,长生一时顽劣,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计较,等我等离开这里,一定回来为佛祖塑金身,修寺庙,弥补现在的罪过。”

  “何罪之有?”声音再次传来,悠远深长,又似是近在眼前,当苏浅浅抬起头时,却发现陆长生在笑,笑的很开心。

  而在被打碎的佛像面前,正盘坐着一个老僧,他身上穿着破旧的僧衣,手拿着一把破烂的扇子,脚上一双鞋早已不能入目,最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腰间还挂着一个酒葫芦,手里还拿着一根没啃完的鸡腿,面相十分猥琐。

  “这是佛祖?”苏浅浅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却依旧发现眼前并不是什么金光四射的景象,确实只是一个浑身破烂的猥琐和尚。

  “老衲不是佛祖。”老僧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说话间还拿着那根鸡腿又咬了一口。

  “那你是谁?”苏浅浅又问道,她觉得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和尚简直颠覆了她的尝试,当那句阿弥陀佛出现时,她还以为真的是佛祖降临惩罚陆长生了。

  “我是佛。”老僧又回了一句,有些自相矛盾。

  “”苏浅浅彻底无语了,但她没有反驳,能突然出现在祭台上的,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小子见过佛祖。”陆长生笑着说道,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意思,换做别人恐怕会以为眼前这个和尚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家伙,但陆长生却认为他才是真正的佛,不是因为他身上有多么恐怖的气息,而是因为他身上的破烂,以及手中的鸡腿和腰间的酒壶。

  “哦。”老僧拿起酒壶,在嘴里灌了几口,笑着道,“小子刚才不是说,不敬佛,为何现在见到我,又要敬畏呢?”

  “真正的佛,值得敬,不过却没有畏。”陆长生平静道,“佛本就不是让人畏的,若是佛让人畏,还是佛吗?”

  “好,好,好。”老僧吃完了鸡腿,又灌了几口酒,毫不顾忌形象的在在身上擦了擦油腻,又拿起那把破了几个大洞的粽叶扇扇了几下,道,“老衲等了三千年,终于还是等到了一个真正知佛法的有缘人。”

  “三千年!”听到这个数字,苏浅浅惊呆了,看着老僧不明所以,又看向陆长生,却发现他依旧平静自然。

  “等等,老和尚,你说他知佛法?”苏浅浅想到了什么,又开口问道。

  “你就像老衲的那个徒弟,虽然聪慧,却从不用心去看。”老和尚扫了苏浅浅一眼,居然露出了那么一丝庄重,却是自伤感而发。

  “你们都是一丘之貉!”苏浅浅不满,陆长生是个大逆不道的砸佛像,而眼前这个老僧不但破了酒肉之戒,还浑身破烂一脸猥琐,根本就不是什么佛,即使是那也是冒充自封的。

  “呵呵。”老僧脸上微笑,难得出现了几分慈和,他却不理会苏浅浅,看着陆长生道,“小子可想成佛?”

  “不想。”陆长生直接摇头。

  “为何不想?”老僧又问道。

  “我不喜欢光头,这样就泡不到妞了。”陆长生一脸凝重的找了一个自认为很在乎的理由。

  苏浅浅脸的都扭曲了,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老和尚似乎有那么一丝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他一定实力很恐怖,老和尚的话里显然是想要给陆长生一段机缘。

  却没想到陆长生用这么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给拒绝了,尼玛,她都恨不得一个爆栗上去,直接将陆长生踹下山。

  “哦。”但更让她无语的是老和尚居然不生气,反而是露出了猥琐的笑容,道,“相由心生,光头亦能俊秀,魅力自心而生,何愁无女子青睐?”

  “我就是不喜欢光头。”陆长生一脸不爽的样子。

  听到两人对话的苏浅浅已经快到心智崩溃的边缘了,她好不容易才在心底给这老僧找了个自我安慰的理由,却没想到随便被打破了,这家伙居然用佛法来教陆长生泡妞,尼玛这真的是一个得道高僧?

  陆长生的话让老僧有些为难,最后他低声问道:“小子不想成佛,难道想成魔不成?”

  “魔?”陆长生想了想,突然笑着道,“魔似乎没什么不好的,想杀人就杀人,想放火就放火,想把妹就把妹,想”

  接下来陆长生细数了一堆做魔的好处,让一旁的苏浅浅恨不得像拍苍蝇一样拍死他,在任何一个和尚面前这么说,恐怕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