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百一十三,传承下(1/2)

加入书签

  这是草鬼婆的愤怒一击,以性命为代价,催动金蝉蛊从天桥上疾驰而过,正好在陆长生退走时,来到金棺不远。

  而一直注意着李青和黄晓蔓战斗的陆长生,自然不会相信草鬼婆能以这么快的速度跨越这一百步,但他却低估了草鬼婆为毒王报仇的决心,当一个人痴情到忘我的时候,是不会在乎性命的。

  显然草鬼婆就是这个痴情人,也让陆长生中了传说中的金蝉蛊。

  无形无相,只是一道金光,在冲过来时,陆长生甚至没有任何预感,这也是他中了蛊的最大原因。

  草鬼婆的行为,立即引起了黄晓蔓和李青的注意,古巫族的少年也看了过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陆长生盘坐在地上,并放出银尸,挡在了他身边,但他想不到李青和黄晓蔓的打斗开始平息了起来,他知道这次失算了,大好的形势被草鬼婆毁于一旦,心底也有了几分怨恨。

  但此时,最重要的不是怨恨,而是驱除金蝉蛊,身在巫蛊寨的陆长生,从小对蛊虫是恨之入骨,因为寨子里的人说他母亲是“草鬼婆”,他就是草鬼婆的儿子。

  可很显然,陆长生并不是一个勤恳的人,所以他并不了解什么是金蝉蛊,只知道这种东西给他留下了痛苦的童年。

  而此时亲身体验,陆长生才知道金蝉蛊的可怕,金蝉蛊钻入他的身体,分解成无数无形无相的虫子,撕咬着他的经脉和血管。

  那种钻心的疼,让他浑身直颤,内视之下,只能看到自己的血肉被吞噬,却看不到这些蛊的身影。

  换做是一般人,恐怕无从下手,但陆长生却不同,这些金蝉蛊若是在外面与他斗,或许还有几分胜算,然而在他体内,却只是羊入虎口而已。

  果然,没等到金蝉蛊在他体内嚣张,气旋内的三昧真火突然被引动,真元全都密布着可怕的火焰,朝四肢百骸烧了过去,火灵之体在这一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火焰焚烧而过,他的体内传来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那些虫子一触及到这火焰,便被烧的连灰烬都不剩。

  “火灵之体!!”一道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体内的一条主要经脉里,这道声音是从一团散发着金光的蛊虫中传出,正是草鬼婆的最后一丝意念。

  当然,即使金蝉蛊吞噬了陆长生的身体,草鬼婆也不会复活了,她是以性命为代价,祭祀了这金蝉蛊之神,从而发挥了如此强大的力量。

  “火灵之体,还有本命真火,你”草鬼婆的有些绝望,当火焰将金光包裹之后,她知道自己奈何不了陆长生了,此刻她除了绝望之外,更多的却是失落。

  “不要负隅顽抗了,这是三昧真火,念你有情,我可以放你这一丝意念轮回。”或许是因为草鬼婆对毒王的痴情,陆长生居然心软起来。

  被火焰包裹着的那团金光突然平静了下来,沉默了很久,草鬼婆的声音才传来道:“他真的死了吗?”

  “死了。”陆长生冷冷的回答,他知道草鬼婆问的是谁,更不会为草鬼婆留下一丝希望,欺骗一个痴情的人,这是罪恶的。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草鬼婆又问道:“魂飞魄散了吗?”

  “是的。”陆长生点头,在三昧真火之下,魂飞魄散是肯定的,毒王不可能在投胎转世了。

  “烧死我吧,我愿随他而去。”草鬼婆的声音变得极度失落,就像是一个毫无生机的死人发出。

  “如”陆长生一顿,最终还是开口,“如你所愿。”

  三昧真火迅速烧了过去,金蝉蛊在这一刹那化为了灰烬,草鬼婆没有挣扎,但在这火焰中,陆长生好像看到了一段痴情的追忆,里面出现了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女,他们一起

  外面的打斗已经停了下来,那个盒子李青和黄晓蔓都没有争抢,目光都锁定在了陆长生身上。

  如果说之前的陆长生对他们还有威胁的话,那现在中了金蝉蛊的陆长生,就是一头待宰羔羊。

  “他拿了五个盒子,我们杀了他均分如何?”黄晓蔓目光贪婪的看着陆长生,说话间他看着李青和古巫族的少年。

  李青尽管很不甘心,然而此时的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点了点头,恶狠狠的盯着陆长生,像是要将他碎尸万段,如果不是因为陆长生,这些盒子他早就拿到了,甚至说现在已经踏上了靠近青铜古棺的天桥了。

  然而这一切都被陆长生破坏了,这家伙就像是自己的克星一样。

  “你呢?”黄晓蔓看向古巫族的少年,此时只要他同意,陆长生必死无疑,可是古巫族的少年却不动声色,黄晓蔓指了指最后一个盒子道,“这个盒子归你,等下在他身上在取一个,剩下的四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