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百一十九,会残酷一些(1/2)

加入书签

  那座山体,陆长生脸上感觉那股遮掩的力量消失,立即推演了起来,而在道书中却只显化出两个字,挚友。

  陆长生心生警惕,立即想到了一件事,在来巫峡山时,他曾路过青河,当时他曾用神念扫了一眼周星星家,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陆长生还以为周星星和周筱苒去旅游了,毕竟以他的性格,在青河根本就呆不住。

  然而现在,当道书中出现挚友二字时,陆长生的心中的警兆越来越强烈,没有丝毫犹豫,陆长生施展缩地成寸,杀气腾腾的朝青河而去。

  周星星和钟友德是他最好的兄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然而两人在陆长生生命中,却占据了重要的一环,可以说如果没有钟友德和周星星,也就没有现在的陆长生,所以无论是谁敢伤害他们,陆长生都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他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时辰,他便来到了青河市郊,看着缓缓流淌的青河水,陆长生脑海里满是回忆。

  几步跨越,他便出现在了周星星家外的别墅里,神念一扫却发现里面空荡荡,这极不正常,以周星星家的境况,哪怕家里人都出去了,也会有人留守才对。

  “嗡”的一声,陆长生脑子好像炸开了一样,目光血红,他跨步直接来到了别墅的大厅内,拿起神龛上的一个相框手颤抖起来。

  这相框是黑白色的,上面的人不是周星星,却是周星星的父亲,周大福。

  陆长生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大福百货办公室里,周大福的笑容,以及他对古月琴公司的帮助,尽管他很清楚,那是看在周星星的份上,可身为江东省首富的周大福,却完全可以限制自己儿子不与他这样一个“丝”交往。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反而是顺着儿子的意帮了他们,这一切陆长生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他却记在心底。

  然而此时,健硕的周大福突然死了,这让陆长生脸上寒霜密布,心底更加担心周星星的安全。

  虽然陆长生曾给了他很多符箓,然而若是遇上高手,那些符箓保命都欠奉,毕竟当时他的实力并不强,炼制的符箓也不是很厉害。

  “千万不要出事啊!”陆长生紧握着遗像,脸上全是杀机,最后他将遗像放了回去,并上了一炷香,随后盘坐在地,拿起道书运转阿弥陀经的过去篇,开始推演了起来。

  别墅内的时间开始回溯,一幕幕开始出现,陆长生脸色也越来越冷,终于在过去的画面,也就是他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人,他一身黑衣,眼睛臃肿,神情憔悴的在神龛前上了一炷香。

  “噗”陆长生一口血吐出,感觉阳魂撕裂一般的疼痛,这是推演所带来的后遗症,越是久远的事情,推演便越困难,遭到的反噬也就越强。

  然而此时,他却已经顾不了这么多,虽然知道周星星没死,但他却想知道这栋别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大福为什么会死,周星星一个周家唯一继承人,为什么会偷偷摸摸的来到这里。

  强行运转阿弥陀经推演过去,陆长生的阳魂承受着巨大的反噬,但画面却再次清晰,推演是倒着呈现。

  周星星来到别墅之前,数名黑衣人开始从周家离开,在回溯发现,他们在周家的目的,居然是在等待周星星的到来。

  不过,这些人没想到,周星星忍耐了很久,才回到别墅里上香,所以他们并没有等到周星星就离去了。

  “鬼血组织!”陆长生心底全是杀意,这些黑衣人他很熟悉,正是当初追杀李意的鬼血组织。

  “难道是我连累了星星吗?”陆长生浑身颤抖,反噬而来的那股力量,让他浑身撕裂一般的疼痛。

  “噗”嘴里咳血,陆长生却想要继续推演下去,尽管他推测也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但他还是想要亲眼看到。

  然而就在此时,身后突然一阵响动,陆长生立即贴上隐身符,潜藏在别墅里,等待了起来。

  两个身穿制服的人走了进来,他们拿着手枪,打开手电筒在大厅里搜寻了起来,其中一个脸上满是疑惑:“甘队长,没有人啊。”

  “不对,我明明感觉有人进来了。”被唤作甘队长的人依旧警惕的看着四周,感觉十分灵敏。

  “别疑神疑鬼了,甘队长,周家的惨案都发生了那么久了,上面也派人来调查了,这就是一场仇杀案,特殊部门都介入进来了,若是我们在调查下去,被发现的话,我们都会丢掉饭碗的。”刚开始说话的人道。

  “仇杀案?”甘队长一脸讽刺,确定周围没有人后,他有些失望道,“如果是仇杀案,你觉得特殊部门会介入进来吗?还有,你根本不了解周家,抛去他们的首富的身份不提,周家还有一个朋友,如果周家的那个朋友知道了这件事,整个青河都会翻天覆地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