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五百二十七,道不同,只能为敌!(1/2)

加入书签

  唯一支持落尘的信念是他身后的宗门,还有那些活着的人,然而在周星星的魔刀下,他只能饮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落尘笑了,若是有来生他宁愿做一个普通人,安安静静的过一辈子。

  山脚下的小插曲并没有阻挡周星星的脚步,而陆长生只是跟在他身后,他们染血踏上了茅山派,这片曾经至高无上,傲视天下的道门。

  广场上,周星星展开了杀戮,他此刻只是一个普通人,然而在陆长生的符箓帮助下,即便是先天强者,也不能轻易杀死他,更何况茅山派的人都已经失去了信念,这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戮,属于两个人。

  夕阳如血,茅山派只见刀光闪烁,头颅滚滚而落,这一刻周星星没有软弱,更没有留情,他似乎明白了一个道理。

  茅山派的人在死亡的威胁下,终于愤起反抗,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魔刀是杀戮之刀,今日不饮尽仇人的血液,绝不归鞘。

  不知杀了多久,周星星的手都有些酥麻,整个茅山派在无一个活人,他把刀还给了陆长生,坐在血泊中突然哭了起来。

  “爸爸,筱苒,周家的五十九口人,你们看到了吗?仇人已经被我斩尽,他们的血液,将是你们通往轮回的指引,看到了吗?我报仇了,我报仇了。”周星星仰天长啸,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陆长生。

  不知沉寂了多久,另外一道身影出现,这人正是钟友德,在山门被攻破的瞬间,陆长生就放出了控尸虫去救他。

  看到血色的茅山,钟友德脸上充满了惊讶,在看向昔日的两个兄弟,他的心忽然平静了下来。

  “对不起。”走到周星星面前,钟友德低着头道歉,若不是他周家也不会惨遭灭门,连累兄弟。

  周星星抬起头,他擦了擦未干的眼泪,给了钟友德一个微笑,道:“不要说对不起,因为这样你很可能会真的对不起我,我们是兄弟,有福一起享,有难一起当,如果你哪天真的对不起我,我会杀了你的。”

  钟友德一愣,苦笑了起来,这让他心底好受了很多,对于茅山这片土地,他本就没有多少感情,杀了也就杀了。

  他的父亲是茅山派的天才弟子,然而为了他的母亲,一个邪派中的女子,钟友德父亲叛出了茅山派,被茅山派追杀到死,他的父亲就是死在茅山派的执法长老手里,钟友德从没告诉过陆长生两人自己心底背负的仇恨。

  就像在学校里,他从来不会说什么煽情的话一样。

  “长生,你变了。”原来的两人变成三人,在血色夕阳下他们坐着看向远方,钟友德感觉的出陆长生变化。

  “人的成长,本就如此,不变的只是当初的信念,我依旧坚守着我的信念。”陆长生开口,随后看向两人,道,“可愿与我一起纵横天下?”

  “纵横天下?”周星星与钟友德对视一眼,最后周星星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和你一样,孤家寡人一个,你去哪,我就去哪,还有,你答应我的涅槃丹,一定要给我弄来,我要最好的。”

  “当然。”陆长生笑着点头,看向钟友德,道,“你呢?”

  “你难道忘了,我们可是三剑客,有你们在的地方,就有我。”钟友德坚定道,“还有,你不能藏私,先把你的收藏全都拿出来,让我们选几样在说,在茅山派的大牢里,我可是听到你这一路来,杀了不少强者,一定收藏颇丰吧。”

  “哈哈哈哈”陆长生大笑,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葫芦拿了出来,并意念引导两人观看里面的东西。

  他不怕两人向他要东西,他怕的是两人不向他要东西。

  “大好的景色,就是缺了点东西。”陆长生突然开口,尽管他将东西都拿了出来,然而两人却只选了几枚丹药而已。

  他也没有强行要送给他们一些什么,若是真这样做,反而会让两人感觉到自卑,强者的信念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陆长生能做的,只是在关键时刻扶他们一把。

  “美女,我觉得最缺的就是美女。”周星星又恢复了以往的爽朗,尽管这里全都是尸体和鲜血,却夺不去他对美女的渴望。

  “美酒,缺的是美酒。”钟友德鄙视的扫了周星星一眼,坚定的说道。

  “阿弥陀佛,老衲还是来晚了。”就在三人畅谈之际,一声佛号传来,自山下突然走上来一和尚,浑身邋遢,目光有神。

  周星星和钟友德两人都站了起来,警惕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老和尚,在他身上,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压迫。

  “武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