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十三,鬼噬(1/2)

加入书签

  陆长生并不担心几个混混会泄漏自己的身份,毕竟当时他是蒙着面的,虽然这几个混混还活着,可在他们还清醒的最后一刻,陆长生还赏了他们一人一个鬼镜,即使能清醒过来也是语无伦次,jing察肯定找不到什么有利证据。

  再次犯案的陆长生却有些纠结了,因为他得罪的势力越来越多,从yin符教到两大华夏最大的黑帮,现在连青河本地的帮派也被他得罪了个彻底,这要是被翻出来,他就只能亡命天涯了。

  给两人擦完屁股之后,陆长生并没有去山上,而是找回自己的轮椅偷偷的跟在的两人身后。

  好在两人并没有回学校,似乎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太过惊悚,所以他们在过了桥之后,便分道扬镳。

  对于杨鑫的死活,陆长生才懒得理会呢,但古灵却不一样,毕竟古月琴找不到古灵,现在肯定着急的要命了,所以他想跟过去,看到古月琴放心之后,他才离开。

  和杨鑫分手之后,古灵魂不守舍的坐上了一辆的士,此时她心底却在想着那个救她的神秘人。

  到现在她才觉得他的身影有些熟悉,可是古灵却回想不起这个人到底在哪里见过,而且他出现的虽然诡异,却刚好是在她最危难的时候,这让古灵不由生出一种奇怪的想法,难道说这个人一直都跟着自己,并在保护自己吗?

  少女遐想,让她紧张的心情缓解了很多,可当回到家的时候,她才想起了一件事,她没有钱。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的钱包还在那个混混的口袋里,如果jing察找到了那些混混,却从他们口袋里翻出了自己的钱包

  想到这里,古灵又紧张了起来,她突然又想到了自己的手机,心底就更加不安了。

  的士司机见她紧张成这个样子,还以为是因为没有钱着急的,所以便好心的让她下了车,毕竟也就十几块钱而已,古灵的穿着打扮,显然不像是没带钱。

  在感激了几句之后,古灵本来准备回去拿钱,可是的士已经开走了,她魂不守舍的走进了小区,却远远看到家里的灯还亮着,显然母亲还没有睡觉。

  此时她又想到了酒店里的那一幕,心底虽然对母亲还有些怨气,可现在回头一想,母亲也不可能一辈子就这么守寡下去啊,她长大后要嫁人,可母亲到时候怎么办呢?

  一时间,古灵心底又有些愧疚,但她突然又想到了那个坐在轮椅上和他一般大的青年,脑子里突然“嗡”的一下。

  突然定住了脚步,只因为那个人和在桥底下救他的人非常相似,虽然古灵不敢确定,但两人无论是从年龄上,还是从身材上都很吻合。

  “不对。”古灵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个青年是残疾,而救我的那个人却不是啊。”

  也许是想找个自我安慰的理由,或者说找个原谅母亲的借口吧。摇了摇头,古灵心底这样想着。

  当古灵一步步的靠近楼层时,她心底却打起鼓来,毕竟她今天确实是和杨鑫去开房,如果不是碰到母亲,恐怕她们两还真越出了最后的那一步,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母亲呢?

  一想到这里,古灵心底便更加愧疚,当她走到楼下还有几十米时,突然又停下来了,她看到楼下正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此时她正拿着电话,不停的在拨打,却一次次的失望。

  看到那张着急的脸,古灵鼻头一酸,泪水夺眶而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母亲古月琴。

  而就在此时,着急的古月琴突然看到远处古灵孤单的身影,当时就愣了一下,但很快她便三步做两步走了过去,也顾不得白天发生的事情,激动的将古灵抱在了怀里。

  古灵哭是因为她感受到母亲的温暖,感受到自己在这个世界还有个靠山,尤其是想到今天的那一幕,心底就越加委屈,在母亲的怀里,她可以放肆的哭泣,不用担心母亲会厌倦她,也不用担心母亲会放下她不管,这里永远都是她港湾。

  古月琴看着古灵这么伤心的在她怀里哭泣,还以为是杨鑫欺负了她,可此时她却生不出任何一点责备的心理,因为在古灵关机的那一段时间,她打电话四处寻找却杳无音讯时,她只希望古灵可以平安的回来,无论她犯了什么错,这都不重要了。

  远处,陆长生看着这一幕,终于放心了下来,他默默的转身离去,心底又是高兴,又是羡慕。

  高兴当然是因为古月琴和古灵能重归于好,但羡慕却是因为他生命里从来没有母亲这个词,更别说是这样一个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