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化蛹成蝶(1/2)

加入书签

  次ri,陆大海醒来后,见陆长生还在睡觉,出去买了早餐,但他回来时却吓坏了,无论他怎么叫弟弟起来,弟弟就像是个死人一样脸sè苍白,毫无反应。

  慌忙的他背起弟弟就准备送往医院,但就在此时,陆长生一脸困倦的睁开了眼睛,无力道:“疼!”

  陆大海这才放开了他,吼道:“你怎么回事啊,叫你都不醒,你把我吓死了你知道吗?”

  但此时陆长生却像是没听到一样,视觉也很模糊的看着大哥嘴巴在动,显然很愤怒,可过了一会,大哥又停住了嘴,笑呵呵的走过来,喂着他吃东西,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但陆长生却很困倦,吃完早餐就睡了下去。

  这不知不觉,就睡到了晚上,当他醒来时所有的感知都恢复了正常,但头痛的却依旧没有消失,时不时还伴有作呕的感觉,就像是晕车一样。

  再次迷迷糊糊的吃完晚饭,陆长生又睡着了,而陆大海也没有在意,只道是弟弟的身体后遗症触发了。

  晚上十二点,棺材玉坠里散发的微弱光芒让陆长生再次醒来,随着光芒钻入身体,头痛的感觉渐渐消失,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此时他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现在依旧是心有余悸,甚至都不敢yin魂出体,《yin阳鬼怪录》里记述的不假,对于yin魂来说,阳间果然充满了危险。

  但随着光芒的消失,陆长生贼心不死,终于还是忍不住yin魂出体,这次他在也不敢往天上飞了,谁知道昨晚的事情还会不会发生?谁又知道那个旋窝还不会不会在出现救他一次?

  带着这种谨慎,陆长生只是游走在这栋楼里,偶尔可以欣赏一下半夜的活chun宫,他就满足了。

  直到一周后,他的下本身到大腿的部分开始有了知觉,尤其是他那传宗接代的命根子,因为每次yin魂归体,他的视觉和听觉,都会灵敏不少,他听到的范围也越来越广,所以锻炼累了,他就躺在床上听。

  听早上的鸡叫,中午的猫叫,下午的狗叫,以及半夜那时不时会让他兴奋几下的人叫。

  可有一天晚上,他yin魂归体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冰凉,而且灵敏的感知也开始模糊,这让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yin魂出体的次数越多,他身上的yin气也就越重,身体的冰凉,也许是yin气所造成的。

  如果在这么下去,他的躯壳还没恢复,可能就被自己玩死了,到时候别提报仇了,就是能不能继续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这让他好些天都不敢yin魂出体,直到这个月农历的十五,他终于忍不住yin魂再次出体,却不敢像往常一样离开房间,因为明月当空。

  他担心月光像阳光一样,烧灼yin魂,整个魂飞魄散,那就悲催了。

  可好奇心,还是让陆长生忍不住去尝试在月光下游走,起初他只敢把yin魂的手指头伸出去,但不伸出去还好,一伸出去差点吓的陆长生yin魂解体,当手指碰触到月光时,一股灼热的感觉袭来。

  同时钻入他的yin魂,他立马收了回来,那股钻入的感觉才消失了,可他却发现那种灼热并没有消失,而是散在了他yin魂各处,产生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对,就是温暖,这也是陆长生的yin魂第一次感觉到温暖,就像是在隔壁那个男人身上,吸取阳气一样,极为痛快。

  “阳光,阳气?对了,月光是由太阳反shè而来,在经过阻隔之后,灼热的力量会减少,可能就变成了阳气。”想到这里,陆长生笑了。

  因为担忧yin魂出体会造成躯壳死亡,所以他这些天一直在想《yin阳鬼怪录》里的鬼仙,虽然里面没有具体记载,但他还是联想到了修炼。

  神话故事他也看了不少,所以他很想尝试着让自己的yin魂转化为鬼仙,那样他不但可以摆脱躯壳因yin气过重而死亡,还找到另一条报仇的捷径。

  可是他想了很久,却发现鬼想修炼,恐怕就只能吸食阳气了,因为那天的感觉到现在也没消失,只要他碰到阳气微弱的人,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凑上去吸食,那感觉就像是僵尸碰到了活人,想要吸血一样。

  可他不想害人,所以一直在克制着自己,一旦那种yu望强烈,他立即yin魂归体,保持着本心。

  虽然从小受到了这么多屈辱,但也同时得到大哥的关爱,所以他不是一个心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