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七十三,往死里打第10更(1/2)

加入书签

  古月琴拆开包装给他装上卡,开机后输入了一个号码,这才递给陆长生:“这是我的号码,以后有事就拨这个,不许关机哦。”

  陆长生这才回过神来,拿过手机,一脸无措的不知该如何使用,看到他这个样子,古月琴笑着道:“先吃饭吧,手机这东西玩着玩着就会用了。”

  说着古月琴给陆长生夹了一大块鱼,陆长生这才收起手机,闷声吃起了饭。

  等吃完饭时,已经下午两点了,两人聊着天走在回公司的路上,大多数时候都是古月琴在说,而陆长生却听着。

  显然古月琴已经把他当作了一个倾诉的对象,而陆长生也很乐于当一个听众,这个知xing而成熟的女人,却一样拥有着她自己的烦恼,比如说女儿古灵,又比如说她的夫家。

  说着说着,古月琴便提起了往事,尤其是她与她丈夫创业的那一段,至于古灵为什么姓古,而不是跟着她丈夫姓杨,原因只是因为他们结婚前,两人约定生个男的就姓杨,生个女儿就姓古。

  如果不是古月琴提起,陆长生还会奇怪,但现在看来,她的丈夫显然很爱他,这要是一般的家庭,肯定是不允许这样做的,尤其是像杨家这种传统的家庭,虽然并不是什么豪门,却也有自己的家规。

  只是可惜,三年前的一场车祸,两人本来准备在要一个孩子的希望就此落空,也正因为如此,杨家一直对古月琴很不满,责怪她为什么不早生一个,现在杨家却因此断了香火,所以这几年,古月琴就和女儿搬了出来,却也是不想惹那么多是非。

  但她每个月都会去看两个老人家,即使两个老人家依旧还对他心存芥蒂,古月琴依旧尽着媳妇的责任。

  说着说着,两人就到了公司,古月琴这才反应过来,没想到自己居然说了这么多,有些不好意思道:“你看我,一唠叨起来就没完了。”

  “你说什么,我都爱听。”陆长生挠了挠头。

  “这些话也就对那些小姑娘有用,对你姐我可没用哦。”古月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走了进去,心底却是美滋滋的。

  陆长生也没在意,紧跟着走了进去,可她却发现古月琴愣在了门口,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心寒和无奈。

  陆长生正准备问什么,却看到此时办公室门口拉起了一块红sè的横幅,上面写着“不守妇道的贱人古月琴,勾引情夫陆瘸子,篡夺杨家家产,死了下十八层地狱。”

  横幅下站着几个人正得意洋洋,而此时公司的员工都在一边看着,指指点点,却不敢阻挡。

  当时陆长生心底便生出一股杀人的冲动,即使是外人也没这么毒的,更何况还是亲人了。

  而站在横幅下的几人,不是杨燕丽和吴学志又是何人?他们得意洋洋的看着定在门口的古月琴,显然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陆长生正准备过去将横幅撕下来,可古月琴却挡住了他道:“长生,不要!”

  被这一挡,陆长生还是停了下来,他捏着拳头,却生出了杀意,换做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不会好受,更别提古月琴一个女人了。

  “你一定要这么闹下去吗?”古月琴面带寒霜的走了过去,指着门口道,“如果你想要公司,我可以给你,但请在我把公司给你之前,离开这里!”

  面对突然气势凛凛的古月琴,杨燕丽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吴学志和李贺几人更是直接怂了。

  但很快,杨燕丽又反应了过来:“你行,你可以,但谁知道我出了这个门以后,你是不是就变脸了?况且,有这个jiān夫在,我可不相信你的话,万一他在你枕头边给你吹吹风,你们卷着公司的财产私奔了怎么办?”

  “你胡说!”古月琴怒不可歇,“我和长生不是你想的这样。”

  “怎么,做了事还不敢承认了?”杨燕丽恶毒的声音突然传来,“长生,哎呦,叫的多亲热啊,大家都评评理啊,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是不是在勾结外人想篡夺我们杨家的家产。”

  除了李贺几人在附和之外,老赵等人都不说话,古月琴待他们如何,他们心底自然有一杆秤,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尽管众人都知道杨燕丽这是在泼脏水,却也无可奈何,清官来难断家务事呢,更别说是他们这些打工的了。

  “谁要是站出来作证,证明这两个人有jiān情,以后还可以留在公司,如果你们不站出来,谁,等燕丽拿回公司,把你们全给开除了。”吴学志扫了在场的人一眼,威胁着道。

  众人脸sè都不好,互相对视一眼,却不知该如何是好,没有办法的古月琴只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