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九十二,丁甲神术(1/2)

加入书签

  一直到深夜,陆长生才狼狈的赶到了公墓山,并立即开始恢复意念。

  他不敢回出租屋,更不能去古月琴那里,深怕柳管家在那里等他,而现在这里成了他最好的藏身地。

  坐在山顶,陆长生一边存思湖泊图,一边缓慢的调息,试图让他的身体处于最佳的恢复状态。

  可他却发现身体的伤势很严重,要是没有苏浅浅留给他的防御法器,恐怕那三块打中他的石头,非得要了他的命不可,而此时玉佩也再次暗淡了下来,显然防御的效果已经消失了。

  “鬼修太脆弱了!”经历了这一役,陆长生深感无力,炼气士实在太变态了。

  “主人,鬼修并不脆弱,只看你如何使用,还有到达阳魂境界的鬼修,是可以让肉身飞在空中战斗的。”小黑提醒道。

  “嗯。”陆长生平静了下来,其实他也只是发发牢sāo,毕竟差点挂了,任谁都会有牢sāo。

  仔细回忆起刚才的情景,发现确实如此,他不该跑,而是应该把肉身藏起来,yin魂出壳与柳管家战斗,这样的话飞腾在空中的yin魂,至少不用正面应对柳管家的攻击,加上有小黑,他即使奈何不了柳管家,但柳管家也同样奈何不了他。

  “主人,你可以看看那本书,或者存思那张画,也许可以在短时间提升你的实力。”小黑的意念再次传来。

  陆长生一愣,这才想起他拿到的那幅画,赶紧拿了出来,但他却不敢用意念轻易靠近这幅画,因为他发现画中女子透着一股凛凛的压迫感,虽然静止不动,可陆长生还是心悸不已。

  “主人,不要轻易用意念刻意这幅画,用肉眼观看足以。”小黑又提醒道,“这幅画里透着的那股势太强,轻易刻意恐怕会让主人的yin魂遭受重创。”

  陆长生点了点头,小黑的提醒很有道理,上次他就想刻意这幅画,却差点被这幅画里的意境给反噬了。

  这并不是说他不能刻意,相反他可以刻意,但他的yin魂还没达到承受这幅画意境的程度,就像是一个杯子,妄想要装下超过杯子本身容积的水一样,而眼前这幅画就像是一整个湖泊的水,而陆长生的yin魂只是一个小杯子而已。

  但即使不刻意,陆长生用肉眼也能观摩到这幅画中所透出的那种意境,这拿剑的女子傲然而立,像是站在世界之巅,她的眼神俯瞰众生,言语都不能形容她身上的那股势。

  尤其是她那张清冷的脸蛋,像极了慕容清雪,竟然让陆长生产生了几分亲切感,忍不住就像要去刮刮她的鼻子。

  只是,当他的手伸过去时,却又很快缩了回来,他的心中竟然产生了恐惧,就像是这画中人动了一下,在jing告他不可以这么做。

  用肉眼观看了大约一个多小时,陆长生心中有些感悟,因为女子持剑傲立的磅礴之势,竟引的他生出一种俯瞰天地的豪迈。

  与此同时,他存思出的湖泊图也开始旋转起来,一瞬间便掠过了推演成真和稳如磐石,直达第六重收放自如。

  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惊涛骇浪,大自然的天威再次涌现,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势,这就是湖泊图的势,从湖泊平静到大海的波涛汹涌,随时处于变化之中,这是人力所无法抗衡的。

  他以不争的心态随波逐流确实好,可他却无法突破湖泊存思图的第六重,收放自如。

  而想要收放自如,那就必须与大海斗争,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画中那个持剑傲立的女子,她的眼神与举止,像是可以掌控一切,不知不觉陆长生便开始把自己想象成那个女子,并傲立于海上。

  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剑,踏浪而行,海水在这个时候越加凶猛,卷起滔天的海啸,而陆长生却借势导势,手中长剑披荆斩棘般,破开眼前的凶猛海啸,但是大海的威是无穷无尽的。

  他破开一重浪,却还有一重浪,让人感觉无止无尽,心中生出退却,可没当想到那个女子的眼神,陆长生不由坚定了起来,无论前路多么艰险,他都要在这大海上,劈开一条通天大道,到达那远方彼岸。

  不知不觉,他身上产生了一种与那女子相同的威势,在yin尸旗中,小黑只感觉此时的陆长生身上,居然也透出了一种压迫感。

  “主人终于领悟了!”小黑yin沉的笑着。

  “轰隆隆”

  在陆长生的脑海里,存思出的画面越来越真实,海上天象四起,雷霆交加,有闪电朝他劈来,陆长生心中虽然恐惧,却透着一股决不屈服的气势,他持剑而上,劈开雷霆,像是要杀上凌霄,破万丈乌云,求的青天白ri当空照。

  “噗哧”

  他剑气如虹,乌云被斩开,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