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关于教育问题的一些琐事(1/2)

加入书签

  傍晚时分,夕阳渐渐西下。

  罗德门医生推着两轮车,助手何塞在后面挑着以前明人常用的担子,两个人慢慢地沿着一条大路回荷兰村去。

  空气里难得的有了微风,吹在身上很凉快,此时那些在采石场工作的人们也应该舒服了一些吧。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微风是由于陆地和海洋的热容不同,而造成的空气流动,但是,他们知道这个时候是难得的舒服时候------所以,采石场的人们还要多干一会儿。他们则可以先回去了,今天不错,没有一个人因中暑而影响工作。

  两个人正背对着夕阳前行,慢慢就快回到村子了。

  村口的大树上,克鲁伊特和罗尼坐在树干上闲聊着。他们远远地看到了罗德门医生和助手俩人正往回走。

  他们知道,村里的大人们也快要回来了,俩人说笑着,身手敏捷地溜下树,跑向他们劈柴的地方。再劈一点木头,明天做早饭的燃料也够了。

  汉唐集团的人一天按三顿饭的安排给他们各种食材,一开始时荷兰村子里的人没有想到,他们以前给明人们食物都是一天两顿的量------

  高级商务员斯提恩经理当时想了想,悲伤地说“我们的工作一定会是很累很累-----”

  事实果然如此。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他们感觉快要累死的时候,他们却现工作时间缩短了------而且强度也在降低,那些明人监工不再往死催促了。

  高级商务员斯提恩经理当时想了想,悲伤地说“他们一定又有了解决的办法了------”

  后来,有明人监工不经意地说“布袋镇的水泥产量比这里高多了------都开始要往这面送水泥了------”

  大家果然现明人监工少了几个。

  再苦再难再累的工作,人们总能适应它,荷兰人也是如此。

  虽然统称他们为欧洲人或白人更合适,但汉唐集团在所有的材料中,统统称这些人为荷兰人,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或者知道原因也不说出来。

  其实罗德门医生和助手何塞回村子的身影绝对是一幅美丽的画面,带有一种宫崎骏的天空之城里的味道,可惜两个半大小子还没有学会欣赏。

  美,只存在于会欣赏的人眼里面。

  一半已经落到海平面下的夕阳,将两个人的身形很好的映衬出来,使他们的身影有了一种剪纸的效果,只是轮廓的边缘有些光茫在跳动,那是因为穿透不同密度的空气时,光生了折射反应。

  快到村子口了,助手何塞小声地问罗德门医生说“我们祈祷完还要学汉语拼音吗?”

  “当然,你为什么要这样问?”罗德门医生有些奇怪。

  “我们可以和只和明??和明人说话------听说在码头上,他们又来了不少人。”

  “不行啊,何塞,只有学会了他们的语言,我们才会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那些明人们也听不明白------”

  “斯提恩经理不是说过他们就是明人吗?”

  “原先我也以为是,但现在我知道了,就算他们是明人,他们也是从南极洲大城里来的明人------太不一样了。”

  何塞无奈地耸耸肩,晚上还要继续受汉语拼音的折磨了,那种拼音太难音了。

  那是以前的事情。

  有一次,罗德门医生去热兰遮城汇报情况时,一个小女孩子拦住了他,向他说了很多话,可是他一句也听不懂,只见那帮忙翻译的人,脸色很严肃地对着小女孩子说了一些话,那小女孩子却笑得很甜,也回答了很多话。

  帮忙翻译的人无奈地对罗德门医生说,小子,你走运了,有人要主动教你学习我们说的话------

  上帝啊,我的上帝啊,那一时刻,罗德门医生好像感觉到有圣光照耀到身上了,真的是上帝听到了自己的企盼?!

  罗德门医生激动地眼泪都要下来了------

  姜雪在这一刻,面容也显出与年纪不相符的严肃。

  在感动中,罗德门医生忽然感到一丝凉意,他看见一个小男孩子冷冷地看着他。那眼神也和他的年纪不符-----他们真的都很怪。

  小男孩子和小女孩子吵了起来,他还是听不懂------但有好几个词他也能听明白,但连在一起,他就猜测不出来。

  乔医生,工作,不,你,我,我们,这些他都能听懂------

  当时范伟业说“你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怎么,我妈妈也同意了------董事们也同意了!”

  “你真是疯了,乔医生一定是受不了你的磨叽,董事们可能不了解事实的真相-----我觉得不好玩了,你看他有多激动多认真,这可能会出意外的------我会在网上贴子反对这件事情。”

  “不会吧,董事们不是说,就算他学会了什么,也是方便我们工作,他们逃不出我们的控制------你就贴子也没有人回你的,因为你的话太弱------哎,你别走啊,你给我站住!”

  但结果还是不幸让姜雪言中了。

  范伟业了一个贴子,痛斥姜雪崇拜荷兰人,提出如果教会西方人汉语拼音,让他们学会了我们的语言,一定会导致技术流失,引起不可预知的种种变化,教会明人可以,土著人也行,千万不能是荷兰人!

  但,真的没有人回贴。

  不过,也不能这么说,范伟业的老爸,范大海船长认真地看了儿子的贴子后,大声夸奖说“我的儿子,你的担心不是多余,有道理------但是------”

  范大海船长又换了小声说“我的儿子,你觉得这些荷兰人还能离开我们这里吗?”

  “啊?老爸,不是说用他们的法律审判他们嘛------那个罗德门医生记录很好啊,最多是个非法移民,最多几年不就放了?”

  “儿子啊,老爸看了太多的审判了------越是轰轰烈烈的样子,越是扯蛋-------那时还没有你呢。老爸只说一句话,结果我们定,你明白了吗?”

  范伟业差点被气哭了,你们妹啊,不带这样的,不是我傻,而是你们说一套做一套!

  范大海船长一下搂过范伟业,轻声说“我的儿子,别生气,没有人会在意结果的,你是个好孩子!”

  范伟业的眼泪真地落下来了,他也紧紧搂住老爸。

  他听到老爸慢慢地说“我的儿子,现在还远不是给别人公正公平机会的时候------因为他们本来就不信,以后会好的,一定会有这个的时候,你一定能看到,爸爸是个粗人,只懂一点点,你一定要多看看论坛上其他叔叔们的言论,不要急着言,那真长见识啊!”

  范伟业心里说,他们经常说错话,有什么可看的!

  不过,老爸的肌肉现在真结实。

  罗德门医生的学习能力和成绩让姜雪吃惊。

  在妈妈的办公室,罗德门医生每次来的时候,姜雪都要教他一个小时的拼音,还扮萌地求人做了47个小竹片,她在上面用铅笔描绘出声母韵母来,如果罗德门完全学会读拼写,就给他一个……

  每次得到一个小竹片,罗德门医生都像得到了至爱的珍宝,贴身放着,回到了荷兰村后,就一边背诵着,一边用他的青铜柳叶刀,精心地把那秀气的字母刻在竹片上,同时也像是刻在了心里。

  二十三个声母,二十四个韵母,一共四十七片,三个星期内,全都到了他的手里。

  那时,在荷兰村里,在一盏昏黄的油灯下,一位荷兰大男孩子,在他的书桌前,憧憬着一个美丽的想……

  他又自己动手做了三千个小竹片。

  他听姜雪老师说过,如果他能会三千个字,就可以当网文写手了……说完她自己就笑个不停,把罗德门医生弄得莫名其妙。

  每一次到热兰遮城,他都要求姜雪老师给他写几个字,然后为它注上音。‘姜雪老师’,这四个字和‘乔医生’这三个字,他的音像播音员一样准确……

  姜雪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了,这事儿不好玩啊。她开始只是好奇,或者闲得慌而已,又没有别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