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浙江西线无战事(七)(1/2)

加入书签

  东方小队长从花莲城第一监狱21狱区出来后,已经是黄昏了。

  这个时候,本来是花莲城地区的雨季。

  花莲城地区的雨季那是很闻名了——

  当他刚进到监狱里时,天空布满了暗云,当时他还以为会继续下雨。

  但是当他出来后,却看到了黄昏的阳光。

  此时天空中只有薄薄的白云,流动很快,阳光便从那缝隙中,斜斜地洒向这潮湿的大地。

  风有些大了,他竖起了自己的领子,领子轻轻贴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个感觉让他心非常好。

  几个月前吧,当军事法庭的调查人员来调查宋翔小队长时,他们一个一个叫着队友们询问。

  他们没有先询问事,却让他们先对着汉唐集团的旗帜誓,自己所说的都是真话。

  汉唐集团的双龙旗!

  有它在,它就是你身后的力量,就是你的保护神!

  迄今为止,悬挂它的商船,还没有听说被打劫的;在东南亚各地的商铺,总有大明商人偷偷学着拥有汉唐集团身份证的商人那样,也在商铺外挂出双龙旗。

  这是我们的旗帜!

  尽管天天见到它,但是这一次也许格外肃穆了些,当小二冲着那墙上挂着的红色双龙旗宣誓时,他的眼泪差点出来了。

  在他彷徨时,在他走投无路时,是这面旗帜收留了他!

  后来他亲眼看到了,这面旗帜它救活了多少人!

  他愿意为这面旗帜去死!

  最后,那个军事法庭调查官缓缓地说:“这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是吾等对这面旗帜的忠诚,才会让我等如此强大,任何对它的亵渎,都是对安保队的伤害!

  不,不,没有人会亵渎它!

  那个军事法庭的调查人员,在后来的询问中,得到了所有真实的况。

  新兵小二那时已经不是新兵了,甚至被提升为代理小队长。

  但是其实他不开心,后来他听说了宋翔大哥被判刑三年!

  噢,我的天神。

  年轻的东方小队长想,让宋翔大哥判刑的证中,竟然有我一份!

  他甚至都咬着被角睡不着觉!

  但是,若是再让他再对着红色双龙旗宣誓——他还是会如实说的!

  最后他实在受不了了,于是请假来看看宋翔大哥,他也确实是想念他了,哪怕他会骂自己,打自己才好呢!

  宋大哥是身体在监狱里,他不想自己是心在监狱里——

  但是,宋大哥一点点没有生自己的气!

  与宋大哥相处时,他知道他什么时候是真生气,那时,他会是嘴角带笑的,就像他逼自己冲着鞑虏孩子开枪时一样,直到把自己打晕——

  从21狱区出来后,东方小队长直接去了汽车站,真幸运,竟有一班车正停在那里,出“裤衩”“裤衩”的声音。

  他快步上前跳上了车,往那投币箱里投了一马票,他要到终点,花莲码头。

  在汉唐集团的管制地区,安保队队员没有任何特权,买票和排队都是和别人一样的。

  伍坚强部长曾经找过伍大鹏董事长,认为连坐个公交车都要买票,不利于培养安保队员的荣誉感。

  伍大鹏董事长想了想说:“安保队是一份工作,他们也不是谁的家丁,要什么特权?荣誉感是自内心的,我不认为特权能带来——如果坐个公交车都想着免费,那么他们在工作中还能为别人付出什么?”

  伍坚强部长说:“大鹏,俺认为现在可是先军的时候,不差那点车费吧?军心是不是更重要?”

  “叔叔,你啊,就想着给安保队多弄点东西,可是你别忘了,如果我们纵容他们去抢劫,那样是不是更有军心?!”

  伍坚强部长有点不高兴了,说:“你们董事会是不是打心眼里把俺安保队员当成工人、水手、农民一样了?可俺们付出的是血啊,生命啊!”

  “叔叔,所以我们是招募制啊,没有人强迫他们当兵!”

  伍坚强部长本来想说,你们几个臭小子看着吧,到时候谁还愿意吃这个苦,但是这话说的还太早,现在募兵站里人都排出一里长了。

  安保队员到哪里都是正常的交费,正常的排队,倒是没有听过啥怨。

  东方小队长上车后,看见车上的人不少,他们大多选在后面坐着。

  一是后面木炭气味轻,二个是离那个隆隆做响的物件远一些。

  东方小队长就选了前面,他刚坐好,听到车窗外有个小女孩子在喊:“买《汉唐时报》,赠送《福建时报》!”

  他把胳膊搭在车窗上,探头看,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女孩子,在围着公交车挥动着报纸!

  他随便就喊道:“我这里来一份!”

  围着公交车,那个小女孩子很快就卖完了。

  东方小队长很奇怪她为何不上车卖,而且,他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妇人也正在关切地看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