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敞开天窗说亮话(1/2)

加入书签

  周利文学生时代曾经迷过一段时间的桌球,可多年不打手早就生了,还好酒吧的台子是美式桌球,比起斯洛克来好打多了。在边上选了根杆子,两人的比赛正式开始。

  郎耀华的球打的不错,第一局周利文输的很惨,等第二局后以前的手感才渐渐回来,尤其是最后几个球更是打的精彩,要不是前面输的太多就差一点儿给扳回来了。

  “没瞧出来,你是个高手嘛。”郎耀华一杆把最后的球打进袋中,笑容中略显意外地说道。

  “什么高手,也就是读书时候玩过几年。”

  “前面的不算,从这局开始,三胜两负,怎么样?”

  “ok!”周利文无所谓地耸耸肩,抬手示意郎耀华开球。

  “啪”的一声响,郎耀华一记大力把聚在一起的球给打开,其中一个花球落进了底洞,他很是满意地吹了记口哨,随后看了看桌上各球的排列,走到一边瞄准另一个花球出杆。

  一连打进了四个球,当打到第五个球的时候郎耀华出杆时力气稍小了些,球悠悠地晃到洞口居然没能进去,略有些遗憾的他苦笑着摇摇头,抬手示意轮到周利文了。

  周利文上来就干净利落地连着三杆,当他打四杆时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第三杆时力量没有把握好,白球的走位稍偏了些,正当周利文站在桌边琢磨着接下来的一个球究竟是打腰袋还是进底洞的时候,郎耀华开口说了一句话。

  “年后钱把子就要兼集团副总了你知不知道?”

  周利文一愣,抬头向对面的郎耀华望去,只见他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正向自己看来。

  “我今天只听说他要来销售公司,是不是兼集团副总倒不知道,你哪里来的消息?”

  “虾有虾路,猫有猫道,别忘了我可是总厂出来的人,钱把子这些动静能瞒得过我?”郎耀华点起一支抽了口,说起钱承泽来是满脸的不屑,钱把子这三个字简直是从鼻孔里哼出来的。

  “呵呵,上面怎么调整可不是我们这些小猫小狗能管得着的,再说钱承泽本来就是总助的级别,调任集团担任副总也只是升了半级。怎么了?听你的口气好像和钱承泽有点不对付?难道你们以前有仇?”周利文假作惊讶地问了一句,这时候他已经决定这个球进哪个洞了,伏下身来轻轻抽着杆,猛一用力白球撞到目标球直入底洞,接着白球回旋反又撞到三颗合在一起球,正好把它们全部打散。

  “好球!”郎耀华赞了一句,周利文这球打的的确好,撞开后的白球恰好走位到全色球之前,接下来的几个球如果周利文不犯低级错误的话应该能一杆清了。

  “我和钱把子可没什么仇,不过这家伙我从来就瞧不上他。”郎耀华接着前面的话继续道:“这家伙权利欲太强,又不轻易信人,在他手下干除非他说什么你干什么,要不然怎么个干都没落个好字。呵呵,要我看呀,钱把子的领导水平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卖铺老板的能力,当个小组长、主管什么的还马马虎虎,让他掌握全局不折腾个大家晕头转向才怪呢。”

  “那你当年从总厂调进集团就是这原因?”周利文笑问。

  “没错!”郎耀华很是爽快地承认:“我就是瞧不惯他的管理作风才从总厂离开的,没想到这才几年工夫,这家伙居然又跟到集团来了,哎……以后的日子可难过喽。”

  周利文不这么认为,笑着摇头道:“这不一定吧?就算他来了又怎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