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调解(1/2)

加入书签

  故意拖了这么长的时间,庞一山终于赶到了。作为香江的大律师,庞一山虽在内地没有执业资格,可他这个大律师名头还是很能唬唬人的。何况,今天庞一山正在科学院办理事务,接到周利文出事的消息,他肯定不会单独一个人过来,别看科学院如今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但它的行政级别还是摆在那里。

  周利文很清楚,像他今天这事说最严重也就是打架斗殴违反治安条例什么的,何况双方都受了伤,对于警方处理这种事件基本都是互打50大板,调解一下出点医药费了事。不过如果有一方有点势力,要追究到底的话,充其量就是调整不成功然后再走程序,要起诉的起诉,就算法院受理开庭,前前后后不折腾三五个月基本不可能有结果。

  周利文根本就不怕对方,再说这事真追究起来起初的责任也不是自己。只不过这样一来未免有些麻烦,为了尽快解决问题,他这才会把庞一山给找来。

  老刘在外面呆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他才回来。

  “你的律师来了,他要和你谈谈。”

  周利文微微点头,也不说话,而坐在屋里一直监视他们的年轻警察听到这话顿时呆了呆,律师?这似乎是只有电视电影里才见过的传说职业,因为像他们这种派出所平时也就是处理点小偷小摸的治安问题,哪里和律师什么的打过交道,派出所又不像分局刑警队、重案组、经济犯罪调查科之类的部门,不过就是打个架,怎么连律师都冒出来了?

  狐疑地看了眼周利文,这个警察琢磨着周利文究竟是什么来头,怪不得进来后和常人不同。在老刘的示意下,这警察起身出了门,不一会儿庞一山就到了。

  “周生,我……您您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庞一山一进问讯室,话一开口就愣住了,他瞧见周利文满头鲜血,外衣撕破的样子吃惊得瞪大了眼睛,而周利文身边的林雅萱他也认识,现在这个漂亮的女孩和另一个女孩挂着泪珠,捂着一看就知道受伤的手臂,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就涌起。

  “刘警官!我要一个解释!你们大陆公安难道就是这样办案的?我的当事人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害你们居然不送他们去医院反而把他们扣留在这种地方,这简直就是草率人命!”

  老刘一听脑袋就大了,作为老警察他最头痛的就是这种人,尤其对方还是个律师。虽说不是国内的律师,可香江大律师在国际上是什么影响经常看香江电影电视的他还是知道一二。而且他刚才在外面已经得知,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不仅是跨国集团的高管,而且还是沪海科学院的贵宾,为了处理这个事不仅来了一位香江大律师,就连科学院那边也来了领导陪同。公安机关和科学院虽说没有直接关系,但科学院的行政级别可不低,据说那位领导还是正经的厅级干部,而他老刘连个正科都没评上,像这样级别的领导,整个公安局也就是市局局长和政委和对方平级。

  “律师先生请听我解释,这位先生的伤可不是我们造成的,而且我们在现场出警的时候就检查了下他的伤口,现没有大问题才先请他过来协助调查……。”

  “检查?请问你们究竟是警察还是医生?难道警察还能代替医生对伤情下结论?对不起,请恕我孤陋寡闻,对此我非常怀疑你们这样做的动机,或者说在某种情况下你们是刻意用这样的方式针对我的当事人!”

  庞一山锐利的质问一个接着一个,压得老刘气都透不过来。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要知道像这种治安情况他们从来就是这样处理,而且在带周利文他们来派出所的时候就已经检查过他们的伤口,确认只不过是皮外伤才这样安排的。可庞一山的质问也让他无法回答,因为作为律师的他句句的确问到了点子上,这种事不追究没事,要对方真较劲,老刘可就惨了。

  “他娘的!你当事人还算好,另外一方可比他还惨呢,老子不一样都带回来了?”老刘肚子里暗骂,可话却绝对不能这么说,连连放低身段承认是自己有失误,并且关切些询问周利文是不是需要去医院先作个检查和包扎,随后再回来处理事情。

  “不怪这位警官,来派出所是经过我同意的。”这时候,周利文插口说了一句,老刘心头顿时一松,望向周利文的目光中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可是周生……。”庞一山刚要劝,周利文摆摆手道:“没事的老庞,我伤的怎么我心里清楚,这和警官的工作没有关系,何况帮助警察调查搞清事实,这是我们公民应尽的义务。”

  老刘听到这话忍不住苦笑,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刚前律师没来时什么话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