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一声暗叹(1/2)

加入书签

  周利文微笑着点点头,顺手拿起温着状元红的酒壶给林副行长的杯里添满了酒。

  “还是在美国上市好啊”林副行长很羡慕地说道:“别瞧着现在国内股市一副火红的样子,实际上我们这些搞金融的人心里其实都明白,和国外金融市场相比,我们关起门来弄的这一套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要不是政监会搞出这个政策哪个限制的,一旦正式开放早就给别人给玩死了。别的不说,就说现在上市的这些国内公司吧,哪个不是贪着往股市里捞一把的想法?真正为股民利益着想的公司根本就没几家。”

  “呵呵,我说老林呀,你这个话可有点过了。”周利文笑着摇头道:“你这是一杆子打翻了一船人呀,照你这么说,我们沪海银行也是上市公司嘛。”

  “嘿嘿…这倒是这倒是。”林副行长一愣,接着尴尬地笑笑。虽说自己酒没喝多,可这酒喝了毕竟容易说错话,还好是私下聚会,屋里也就他们两个人,如果这话被其他人给听了去,林副行长虽然不怕,但难免会有麻烦,看来有时候牢骚也得在嘴上把着点门。

  眼珠子一转,林副行长连忙又把话给扯了回去,说起了周利文公司在美国上市的事,很是吹捧了周利文几句。

  “哪里这么简单,国外规矩多,手续也繁琐,就算上市还得年底呢,美国那边前前后后的工作有着一大堆。再说了,老外也不是傻瓜,邀请你上市并不是没有条件的,就说我这次上市吧,也是付出相当代价的……。”周利文看似有些随意的话让林副行长有些奇怪,他忍不住就追问了一句。

  接着,周利文轻描淡写把自己和富国银行的换股协议拿出来讲了讲,以证明他所付出的“代价”,谁想到,林副行长一听这事整个人差一点儿就蒙了,脑袋里满是富国银行四个金光大字在来回闪耀。

  要是外人,听到富国银行最多也就是好奇,可林副行长可不同,他可是在银行里混了数十年,吃了大半辈子金融饭的。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谁不知道富国银行的大名?别瞧目前沪海银行展的不错,从资产和规模来看在国内商业银行中也算是名列前茅的。但要知道,沪海银行和四大行相比就算不了什么了,打个比方就等于是小孩子和大人之间的差距。可要再论下去,这四大行同富国银行的差距同样如此,所以当听到周利文现在居然拥有富国银行的股份,而且还很可能进入富国银行董事会作为独立董事的时候,林副行长心里的惊讶别提有多少了。

  “富国因啊啧啧……”林副行长不自禁地舔了舔有些于的嘴唇,如果能借着周利文的关系,同世界第一的银行搭上线,对于自己来说是好处多多。商业银行同国有银行不同,和国有银行,尤其是四大行相比,商业银行一没有指定存款,二也没有政策扶持贷款,一切业务和经营,包括展都得靠自己。

  当初,沪海银行之所以能够接受海外的几家金融机构投资,所注重的无非是巨额的投资资金和其一些外资的经营渠道,但和富国银行相比,无论是汇丰或是花旗,都远远不如。在沪海银行内部看来,林副行长作为仅次于苏行长的副手,一向是任劳任怨、忠心耿耿。可林副行长自己很清楚,从沪海银行的建立那天起,他就从来没有放弃过总行长的宝座的向往。但因为种种原因,再加上自身的条件也只能曲居苏行长之下,把这份野心给深深埋在心底。

  在林副行长看来,论能力他是几个副行长中最强的,甚至在工作上的经验就连苏行长也有些不如。如果要论资格,他虽然比不上苏行长和老资格的汪副行长,但怎么算也是属于当初从信用社改制以来的老人。至于在行里的威信、群众基础什么的东西,应该也不算差。可惟独他就缺少上面的人脉和关系,还有能实实在在拿得出来的成绩。

  别的不说,就说刚刚从其他地方调到沪海银行的那位乔副行长吧,这个看起来很光鲜的家伙在林副行长眼里实际就是个绣花枕头,肚子里一包草。如果不是他依仗着有些家庭背景,靠着家里的资源和帮助哪里能一步登天担任副行长。和自己平起平坐?要知道他林副行长在这行里可是前前后后熬了数十年,才从一个小小的柜员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位。

  除去乔副行长之外,林副行长对于行长助理的姚亮也是深深嫉妒。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姚亮有周利文这一个朋友力挺着,再加上支付宝项目的成绩,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平步青云,这么年轻就担任行长助理兼信贷部主任的要职。假如他林副行长有这样的资源人脉,恐怕早就登上总行长的宝座了,哪里还需要像姚亮目前为了一个副行长的职务钻着脑袋想办法?

  想到这,林副行长心中顿时一动,他抬眼就向周利文望去,心中暗暗琢磨起周利文今天请他吃饭的真正用意。要知道他和周利文之间一没有太多的交,二以前也没什么太多来往,可偏偏今天就单独把自己邀请到这里来,对方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而且,周利文刚才提到的公司上市,还有包括富国银行股份的这些话,更让林副行长深思起来。当然,林副行长绝对不会以为周利文是在说大话,拿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来欺

  骗自己,要知道现在的周利文可是他需要高高仰望的大富豪,再者像周利文同富国银行交换股份这种大事,等到他的公司上市时必然会披露,这些可是谁都隐瞒不过去的。

  “难道……周董他是打算……?”

  几个念头在心里一盘算,林副行长神显得有些激动,可他还是不敢确定,不由得开口询问道:“周董和富国银行之间换股的事姚主任也知道了吧?”

  “姚主任?你说的是姚亮吧?前些时候倒是和他碰了个面,只不过大家就是喝喝茶聊聊天什么的,这些事倒没提起。”周利文拿了支烟点起,笑着回答道。

  林副行长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接着试探着叹道:“有时候我还是真羡慕姚主任啊”

  “羡慕他?”

  “是啊”林副行长也点起支烟,用力吸了口:“姚主任今年刚过三十就成了信贷部主任和行长助理,我三十岁的时候才只是下面信用社的个营业部主任呢。当然了,他的能力在行里是有目共睹的,可同样也离不开周董的支持。依我看,等苏行长过两年退下去,这总行长的位子大概就是姚主任的了。到时候还得请周董在姚主任面前替兄弟多多美几句,照顾照顾兄弟啊”

  “呵呵,老林,你这话可说的不对呀。”周利文一听就乐了:“姚亮这家伙的能力是不错,可惜他资历实在太浅,这个年龄别说当总行长了,就算现在担任个副行长都是勉强。这家伙的心大我是知道的,可有些事也得按照规矩来做是不是?我倒是觉得老林你也许有机会取代苏行长,甚至进董事会的可能呢。”

  “周董开玩笑了,哈哈,这怎么可能”林副行长笑着摇头道。

  “为什么不可能呢?”周利文目光炯炯地看着他,嘴角挂着笑容问。

  这时候,林副行长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厉害,扑咚扑咚的声音几乎和敲鼓一般。难道,天上真的掉下馅饼了不成?这周利文居然要扶持自己当总行长?

  “周董,这个黄酒喝着绵,其实后劲很大,要不要给你换壶茶?”林副行长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