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闪亮(1/2)

加入书签

  “怎么?这样你还不满意?”

  周利文豪宅的书房里,周利文看了眼坐在他面前的姚亮,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反问道。

  这句话一问,顿时让前一分钟还有些怨气的姚亮愣住了。的确,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他拿到了副行长的职务,同时又没丢掉信贷部和支付宝项目的控制权,从一个行长助理不仅升了半级,而且还在副行长中越过了乔副行长和马副行长,成了排名第三的人物。

  这个结果,对于姚亮应该是很不错的了,可偏偏他怎么都欢喜不起来。因为答案很简单,就当他自以为大获成功,即将取苏行长而代之的时候,突然得知这次董事会最终得到晋升的不仅只有他,居然还有林副行长。

  苏行长没有和他预料的那样暂时指定接班人,而是果断地采取辞去总行长,保留董事长职务的处理方案。而且,他还在董事会中提出了让林副行长接替自己总行长职务的提案,并且得到了董事会的通过。

  这样一来,苏行长成了董事长,林副行长摇身一变成了总行长,甚至还进入了董事会占据一席之地。在这种况下,姚亮的副行长就显得鸡肋了。本来兴奋异常的他自以为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副行长职务,接下来只要再熬个两三年,等到苏行长彻底退路就能取而代之。可是现在,林副行长成了总行长,这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进路给堵住了。以林副行长的年龄来看,在这个位置上甚至还能于上十年,就算自己以后有机会上位,那也起码是十年以后的事了。

  十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年?而且这十年中又将会生些什么变化,这没有一个人能够保证。前一刻还站在他的新办公室里,面对玻璃幕墙外的景色踌躇满志的姚亮后一刻就如同被狠狠敲了一记冷棍一般傻了眼。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听完行里任命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魂落魄走出苏行长……不应该说是苏董事长办公室的。反正,心里的失望一下子就取代了之前的喜悦和兴奋,他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傻坐了足足两小时。

  跑来找周利文,姚亮一方面是向周利文告黑状,另一方面是想试图通过周利文来改变这个决定。可谁想到,周利文见了他后非但没有安慰他,反而很是平静的反问了这么一句,让姚亮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是董事会的决议,在会上我也是投票支持的。”周利文直截了当地摆出他的态度,这话一出,姚亮心里就冷了半截。

  “可是周哥,我……。”

  “我当初承诺是把你捧上副行长的职务,并且替我好好经营沪海银行。这点,从现在来看我的承诺已经做到了,接下来的具体工作还得靠你来做,何况林行长担任总行长也不是件坏事。小亮呀,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沉不住气了无论从职位还是职权来看,你目前都比之前进了一大步。而且过几年汪副行长就会退休,等他一退下来你就是行里当仁不让的二把手。毕竟你还年轻,这个年龄做一把手太不合适,这种道理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人有些时候,要懂得舍得,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像你的况,于几年二把手无论对你自己还是将来的事业都是有极大好处的。”

  “你的意思是说……?”姚亮愣了愣,有些迟疑道。

  周利文微微点头,点上手上的烟道:“不瞒你说,林行长现在是我的人,换而之也是你以后要合作的伙伴。他这个人能力尚可,但是进取不足,正好和你进行互补。而且从行里的排名和资格来看,选他接替苏董事长的总行长职务,受到的阻力也是最小的。当然了,今后的工作还得靠你和他一起配合来做,这也是对你资历和能力的一种考验,只要在二把手的位置上于好了,难道你还担心以后坐不上总行长这个位置?”

  姚亮默然无语,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心中复杂之极,根本就没料到周利文会把林行长已经收入旗下,这么说来董事会这个决议周利文是早就知道的,甚至可以说他才是幕后推手。回想到三天前,他去苏行长家的那一幕,还有苏行长请他吃饭所说的那些话。姚亮脑海中灵光一闪,隐隐约约明白了究竟。

  心里暗叹一声,姚亮知道这个决定是无法改变的了,而且周利文早就做好了周密的规划安排,他自以为是下棋者,谁想到最后却成了棋子。一位堂堂沪海银行的副行长居然成了棋子,这还真是可笑。可他转念又想到了刚刚接替总行长的林行长,心中又平衡了一些。因为作为总行长,他和自己也没什么区别,同样也是别人手中的棋子。

  安慰了姚亮几句,周利文就把他给送出了门。看着姚亮开着车从大门那边离去,周利文忍不住就摇了摇头。这个小子还是太嫩,功利性太重,看来自己的安排是正确的,如果真要硬着头皮想办法把他给推上去,说不准还得闹出些什么事来。对于周利文来说,沪海银行是异常重要的,绝对不能出乱子,更不能在内部生些什么状况。现在这个安排,无论对于苏董事长还是自己,都是最恰当的选择。

  “小亮走了?”回到房间,林雅宣刚给儿子读完书,小家伙睡着后她正整理着床单。周利文见到连忙上前,让她在一边休息着,老婆已经好几个月了,这肚

  子也渐渐大了起来,这种家务活还是少于的为好。

  “走了,这个家伙……。”周利文一边整理着一边摇头叹了口气。

  “他怎么了?小亮和你也是老朋友了,要是有难处就帮他一把呗。”不知况的林雅宣随口说了一句。

  “我怎么没帮他?”周利文整理完后绕到妻子这边,扶她躺在床上,随后帮她盖上了被子:“这小子眼高手低,心太大了。”

  “怎么回事?”林雅宣忍不住就问。

  周利文在另一边坐下,抬腿上了床,把妻子轻轻搂在怀里,这才把前前后后的事告诉了她。

  等周利文逐一说完,林雅宣皱了皱眉头道:“你的安排还不错呀,可进可退,小亮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还能什么,不就眼馋着总行长的职务呗。他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年龄,在行里有多少资历。我又不是银监会的领导,给他占个二把手位置已经够吃力了。这小子不感谢不说,还跑来找我诉苦,这人呀,真是不知足。”

  听着周利文这句老气秋横的话,林雅宣忍不住就捂嘴笑了:“不是有句老话么,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再说了,你也就比小亮大了没多少,听这话好像觉得是他家长辈说的一样。”

  周利文顿时哑然失笑,这倒也是,由于心态的原因,他差一点儿把这个给忘记了。在外人看来,姚亮年轻,他也何尝不年轻呢?

  “对了,有件事忘记和你说了。”把脑袋轻轻靠在周利文的胸前,林雅宣的手指在他的睡衣扭扣上摆弄着:“婷婷前面来电话,她明天回沪海。”

  “明天就回来?美国那边的考察完了?”

  “嗯,说是已经结束了,接下来阿狸那边的整合马上就要开始,国内许多方面都要她到位处理。”

  “真是辛苦她了,什么时候的航班?我明天让人去接她。”

  林雅宣说了个时间,周利文随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