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头寸(1/2)

加入书签

  任唯侠眉飞色舞地离开了周利文在香江的办公室,同时还有他怀里的那张支票。霍家的委托总算搞定了,这让任唯侠高兴之余也有些庆幸,要知道就在几天前,他还为霍燕的态度而烦恼着,可谁想到仅仅过了几天,对方就来了个180度的转弯,替他把事办成了。

  当然,任唯侠不会知道霍燕的态度改变是周利文另外出了手,当周利文得知霍燕这个女人胃口太大,而且还会是这件事中最不确定的因素时,就决定给她点教训丨

  周利文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更不是迟疑不决的人,他只要下了决心,就必须要做。自作聪明的霍燕以为能在这件事上狠狠敲周利文一笔,那就大错特错了。何况,霍燕每周都喜欢去澳岛玩几把,这更是她的软肋所在,到了周利文这种层次的人,要想借对方这个弱点下套是轻而易举。

  一个电话打出去,澳岛博彩业的大佬们当然愿意配合。虽然他们的生意和周利文的不同,可不管怎么说他们同样是商人。何况,周利文现在不仅是世界富,还和香江李家等顶级富豪的关系密切,顺手人帮他这个小忙,将来周利文肯定会有回报。

  一切根本就不用周利文直接出面,没几天澳岛就传来了好消息。在一个赌局中,霍燕稀里糊涂地就掉入了陷阱,当她醒悟过来的时候不仅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而且还拿着公司的帐户作为抵押,欠了赌场足足106万巨款。

  当知道结果后,霍燕整个人都僵硬了,眼睛失去了平常的灵动露出死灰一般的神色。106万的欠款,这意味着什么,霍燕非常清楚。她虽然是企业的总经理,可毕竟这个企业不是她个人的,而是国有的资产。这件事要披露出去,她不仅会丢掉现在的位置,甚至还会给丢大牢里渡过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光。这样的结果,霍燕根本无法面对,如果结局无法改变,她愿结束自己生命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穿着黄马甲被关在铁窗里的那种样子。

  至于逃债,霍燕想都没有想过。澳岛的博彩业数十年来蒸蒸日上,每天的流水进出都是天文数字,更有一帮各式各样的专业人士打点着,如果让欠债的人逃债成功,那么这个生意也别于了,恐怕开不了多少时日早就关门大吉。

  那些人追债的能力霍燕非常清楚,就算她自己逃到天涯海角都能被找出来。何况,这件事如果在内地闹起来,自己家的老爷子说不定立即气得血管爆裂,一命呜呼。霍燕现在的财富、地位来源于谁,她很是清楚。如果老爷子一倒,就算能还清这些钱,她这辈子也就彻底完了。

  走投无路的霍燕在赌场人员面前丝毫不敢有抗拒的念头,但她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恳求赌场给她筹集资金的时间。对此,赌场倒是爽快地答应了,并给她一个月的时间,但同时利息还是要照算的,当然这个利息不可能按照银行利息来计算,但也不是高利贷,按照赌场的规矩106万一个月还清利息在2%左右,再给霍燕打个折扣,只要还l150万就行了。

  听到这个结果,霍燕惨然地笑了笑,最终提起沉重的签字笔在欠条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了手印。可她心里很清楚,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她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可事到如今,也只能拖一天算一天了。别瞧对方如今客客气气的样子,一旦自己还不了钱霍燕知道面临的是什么,自己悲惨的结局几乎已经注定,到时候不是坐牢就是被赌场的人抓去以肉偿债,甚至塞进汽油桶里灌上水泥沉到大海深处。

  一想到这个,霍燕就不寒而栗,可现在她也只能有一时拖一时了。就当她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离开赌场,惘然看着外面繁华世界,告诉自己还能享受最后这一个月的自由时光时,一个陌生人突然找到了她。

  对方找到了已经走投无路的霍燕,告诉她这些债务对方可以替她偿还,但是有一个条件,这条件就是必须要说服她家的老爷子,放弃对3项目的反对意见。

  听到这句话时,霍燕哪里还不明白她是掉入了人家的陷阱里。可这时候的她已经连愤怒的勇气都没有了,她心里很是自责,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她没想到对方的能力居然这么大,就连澳岛的大佬们都能心甘愿地帮着做局。而现在,自己已成了笼中之鸟,一个快淹死的人,无论这是一碗毒药还是根本不起效果的救命稻草,她只能牢牢抓住而别无选择。

  就这样,霍燕迫于无奈和对方达成协议,同意了对方的要求,这才有之后她态度改变的一幕生。不过连周利文都没想到,霍燕这个女人到这种时候还要算计一下,为了弥补自己的损失把两位哥哥都坑了一把,从他们手里搞到了30万款子。这笔钱到时候,倒是让她在赌场里的直接损失给拿了回来,至于欠款部分,只期望对方能够完成承诺。

  周利文不是什么黑⊥会,更不是什么教父,他是商人。赌场那边的局周利文花费并不多,仅仅只是把当初给霍燕的部分作为聘用老千的费用。另外,再欠了赌场一个人罢了,至于霍燕这样的小角色,只要她安安分分不出来搅局,帮着自己把事搞定,那些所谓的欠款自然可以一笔勾销。

  霍燕的动作不慢,在霍家内部达成协议后她很快

  就给霍老爷子办理起出国手续,以霍老爷子的地位和资历,这种事各方面当然是大开绿灯,几天时间就安排得妥妥当当。为避免夜长梦多,霍燕在手续办完后就带着霍老爷子直奔欧洲,欧洲那边的疗养院什么的霍燕已经安排好了,当然她不知道周利文的人也一直盯着他,这家疗养院在欧洲很有名气,可周利文的人利用欧洲公司的渠道和疗养院那边也打了招呼,只要霍老爷子一住进去,就没那么容易出来,根本不可能像霍燕所说的2个月左右,起码得住个半年甚至一年时间,这当然是霍燕所不知道的。

  周利文可不会对一个老头子下什么毒手,医疗嘛要拖延时间的方式多了去了,这世界又不是人人都是专业人士,就像国内医院一样,明明是个小病,可医生开一大堆药给你从道理来讲也没错。霍老爷子年龄大了,为国家革命了一辈子,在国外山明水秀的地方好好将养也是件不错的事嘛。

  霍老爷子前脚刚走,和联通的3业务就继续开始,没了霍老爷子的搅合,本就有意的联通公司当然乐得重启项目。至于省里边,周利文让理查德也打通了关节,大家心照不宣把这个事给摆上了提案。

  本来,这个项目就谈的差不多了,只不过有些细节方面双方还在商讨。项目重启后,一周时间不到就正式签署了协议,而这时候香江的3建设也已经开展了很大一部分,周利文在搞定这事之间也做好充分的准备,等到协议一完成,他的设备和人马立即就开进了东南省。

  和联通合作,从表面上看联通方面是占了一定优势,按照利润分成比例,香江电讯不仅比联通低,还负责主要的3基建建设投入。可从长远角度来看,进入内地3市场,这是周利文整体商业计划最重要的一环。现在这个缺口打开后,接下来一切自然水到渠成,当同内地合作项目在香江披露后,八号仔的股票又一次大涨,看着绿色的数字一次次的跳动,无论是周利文还是理查德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