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三哥(1/2)

加入书签

  人们常说2l世纪什么最重要,回答的问题往往是“人才”二字,可要说2l世纪什么行业最赚钱,周利文可以明确地告诉他们,在2l世纪初的十年里,最赚钱的除去军火、毒品、金融外,还有高科技和大宗商品业。

  前三者就不用多说了,这是所有人都公认的,至于高科技业,作为高附加值产品,它的利润有时候比军火商还丰厚,就如同周利文目前的or手机、平板电脑和支付宝、淘宝包括阿狸这些产业。假如周利文当初一直注重于郭氏的业务,也许几年后一样可以成为亿万富翁,甚至依靠物流行业和快递业的收益在国内富豪榜单中占据一席。可要知道,他这样做,绝对不可能达到目前所拥有的财富和地位高度,这就是高科技行业的魅力。

  高科技业,不仅是it业,还包括了生物、制药、精密仪器等等,如果有心人去仔细查查那些6强中最赚钱的企业,就能现有很大一部分都和高科技行业有关。高科技,从某种意义来讲同样是一种垄断,但它这种垄断是以专利和科技为基础的,和普通的所说的市场垄断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而最后一个就是大宗商品产业,这这行业的利润更为可怕。目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兴旺达,周利文很清楚在这几年中,基于中国房地产业的展会造就一大批新兴富豪。可别忘记,房地产不仅仅是开、售楼这么简单,它的产业影响很大,有着许许多多周边产业随着这个市场所变化。另外,中国的各地建设如火如荼,更进一步推动了这个庞大的市场。市场需要消耗,就会对大宗商品产业生变化。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国家强行对国内钢铁市场价格的宏观调控就表明了这点,各种钢铁价格的飞涨,使得有关部门下了这步臭棋,妄图使用行政手段去操纵钢铁价格,周利文100的断,这种宏观调控的失败指日可待。

  大宗商品产业,不仅是钢铁行业所包括的铁矿、煤炭等关联产品,还影响到有色金属、石油、大米、大豆等等商品。至于其它,周利文暂时不在考虑之中,可对于目前宏观调控下的国内钢铁价格,周利文是很有兴趣的。

  目前国际重废钢的价格在26美元,可国内市场的成品钢反而压缩到了180仅仅以此来看,相互间的差额就达到了2%左右,这还没有计算国际成品钢的价格,如果加上这部分,差额甚至在4045%左右。

  用一万元去赚取二万元,许多人都能做得到,如果用一百万去赚二百万,也有不少能可以完成这个目标。但是当投入的资金超过一定的界限时,所获取的利润比例也就越来越低。在这种况下,简单的数学公式已经不再是真理,1l也许等于不了2可能会等于-或者。6甚至还可能小于大量资金的投入,使得回报率的比例下降,这是每个商人都很清楚的商业规律。像周利文这种财富达到了可怕数额的巨富,再想在投资中获得巨额回报的机会极少。

  如果说按照数学方程式来计算,以2%甚至更低的10例叠加,那么曾经的富永远都是富,而且他的资产会成为令全世界人都恐惧的庞大数字。可实际上这种计算方式能够成立么?显然是不可能成立的。

  李海丰调头寸的一事,让周利文看到了这个商机,他判断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投资的生意,而且投入和收益的时间绝对不会太长,短则半年,最长也不过一年时间。另外他是想用这种方式拉李海丰一把,作为亲戚和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周利文绝对不会小气。

  李海丰也是久经商场的企业家,当周利文提出这个建议后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当然,如果没有周利文的参与,以李家目前的资金量根本不可能进行操作,因为他现在的企业现金流已经生了短缺的况,再也抽不出资金去做这个事。

  但周利文提议一起做,李海丰就丝毫不顾虑了。要论国内的商业渠道和人脉,李海丰的底涵是周利文不能比的,他的身价没周利文多,企业的资产也小,可他毕竟在这个行业中多年,操作起来可比周利文方便多了。

  两人关起门商议了许久,最终周利文拍板拿出2亿美元的资金投入给李海丰,在这个合作中,周利文的收益要占据70李海丰负责具体的操作,占3%勺收益。这个分配比例,从表面看是李海丰占了些便宜,可从实际上周利文也不吃亏。

  说做就做,李海丰是个精明的商人,第二天就提前行程赶回了香江,回到香江立即就行动起来。

  他并没用自己李家企业的名义出面,而是用了几家在海外注册的公司作为操作公司,然后开始在国内大肆收购成品钢产品进行囤积。

  起初,李海丰以为这种采购囤积会遇到一些阻力,毕竟现在国内外钢铁价格是倒挂的,各民营钢铁公司由于铁本的影响暂时都停业整顿,而国有钢铁企业又因为原料和成品的价格倒挂导致取消了计划外的生产,以维持计划内生产来应付上级。在这种况下,打量采购这些钢铁产品也许会碰上些问题,比如说钢厂惜售或者限量出售这样的况。为此,李海丰还做好了几手准备,用钱和关系打通这些环节。

  谁想到,在正式操作的时候,李海丰很是惊奇地现他在采购中并没受到

  任何阻力,联系的一些钢厂和钢铁公司对于李海丰的需求满口答应,甚至还希望李海丰多多购买他们的产品,甚至在价格方面还能进一步稍稍下降。

  对于这种况,李海丰先是奇怪,紧接着了解了下况也就释然了。原来,国内的钢铁价格目前虽然倒挂,导致成品钢的价格远低于国外炉料价格,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反而在国内市场形成了一个非但奇特的市场气候。

  这种市场气候从实际上来说几乎和股票市场有些差不多,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买涨不买跌。在大多数企业包括房地产开放商看来,国家的宏观调控打压钢铁价格已经成效显著,这钢铁价格上涨的势头已经被遏制,市场价格现在是一路走低,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降到一年多前60的水平,甚至还可能再降到150到140的区间也不一定。

  在这种况下,价格越是跌,买家们也就越不肯出手。除了一些必须采购以维持生产或者建造使用的钢材外,几乎没人肯多备货在手,全都在观望着希望钢铁价格进一步继续下跌。在他们看来,这价格越低,成本也就越小,所获得的利润也就越大。所以在这种况下,谁出手多买谁就是傻瓜蛋。

  而钢厂和钢铁公司呢,在这种况下由于生产的压缩再加上市场的冷淡,使得他们积压了大量产品而无法快速销售,这同时也导致钢厂和钢铁公司的资金周转困难。李海丰要出钱买这些产品,这对他们来讲是求之不得的,至于亏损,关他们屁事他们早就取消了计划外的生产计划,至于计划内生产计划这是上级压下来的东西,所以这些亏损自然也有有关部门的补贴来弥补。这种况下,回笼资金才是最重要的,难道不是么?

  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少聪明人,而中国又是有着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聪明人,但往往真正赚钱的其实并不是这些聪明人,相反是像李海丰和周利文这样的“傻瓜蛋”。听到这个消息后,李海丰忍不住就笑了,看来这个事比他预料中的轻松许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