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庞氏(1/2)

加入书签

  听周利文询问,刘大海叹声摇头道:“惭愧啊兄弟,你老哥我做了半辈子生意一不小心就把活给于坏了,这个老外是我客户,这次我来法国就和他谈合作的,可是我们工厂这次提供的产品在加工工艺上出了点问题,对方现在拒绝收货,而且还要取消接下来的合作单,你说,这事能不急么?”

  “要帮忙么?”周利文问。

  “别别,你别插手了,这个事你也帮不上忙,把你搭进去更没意思。”刘大海在刚才保安来的时候就吓出了一身汗,他可知道在国外不比国内,保安、警察的权利大的很,尤其是像骚扰这种事可大可小,如果在国内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可在国外就不同了,一旦对方死咬不放,进了警察局脱层皮都是轻的。

  刘大海和周利文只是一面一缘,可他这人还是不错的,不想周利文掺到这个事里来。由于他们交流用的都是中文,贝尔也听不懂,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倒也没离开的意思。

  “供货时候加工工艺出了问题?难道对方在采购合同中没有注明需要什么加工工艺?”周利文皱眉问。

  刘大海苦笑道:“怎么可能不注明,就是因为注明了现在才麻烦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问题也怪不得人家啊。”

  “哎,这我当然知道。”刘大海摇头叹气道:“这个事的确是我们的责任,不过其中有些况比较复杂,都是我们厂里的技术员疏忽大意造成的,可问题是产品质量和精度都不影响使用,就算客户把这批货给拒收我也认了,这要把之前和后面几单已经出的货全部退货这个损失就大了啊而且,还有明年的订单要是这问题解决不了,你刘哥半个家当全得赔进去……。”

  周利文这种算是听明白了,虽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刘大海的公司、工厂在这件事中担负主要责任,作为贝尔一方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的。欧美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尤其看重这一点,但话又说回来,刘大海可怜巴巴的一副样子,周利文瞧着也不忍心,想了想问:“刘老板,你保证加工工艺出问题的就一批货?其它的货都没问题?”

  “这是当然我们工厂当年可是国企改制的,这次真的是意外,如果我早知道打死我都不会出去,我保证其它货肯定没有问题,就算检测我也不怕”

  瞧着刘大海一副拍着胸口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周利文沉咛片刻道:“这样吧刘老板,你先等等,我和这位先生聊几句。”

  “周老弟你……。”

  “没事,只是聊几句。”周利文冲着他笑笑,接着对贝尔道:“我们可以聊几句么?”

  “当然”贝尔是聪明人,虽然他听不懂周利文和刘大海刚才用中文在说些什么,但不妨碍他顺着周利文的意思装模作样。

  让刘大海在一边等着,周利文和贝尔一起走到几米外,低声交谈了几句。周利文说,贝尔听,时不时微微点头,过了一会儿,周利文重新回到刘大海身边,对他说道:“我和贝尔先生沟通过了,他考虑给你一个机会,不过必须要对其它产品进行严格的检测,如果检测结果显示依旧有加工工艺的问题,那么一切就不用再提了。假如检测符合标准,那么对方可以接受你的要求,仅仅对这批货进行退货处理,另外也不会影响后面的合作。”

  “真的假的?”刘大海顿时就瞪大了眼,迟疑不决地看着周利文。

  “是真是假等会你和贝尔先生谈了就知道了,行了,以后有机会见面我们再聊,我有点事先走。”周利文同依旧有些呆呆的刘大海握了握走,随后又向贝尔点点头,转身离去。这时候,他们的车已经到了,施雯也先上了车,周利文走到车边进了车里,司机把车门关上,上车驱动离开。

  “你有个好运气刘。”周利文走后,贝尔来到刘大海身边,拍了拍望着周利文远去方向呆的刘大海道:“明天上午九点直接来我的办公室,只要其它产品符合检测结果,我们的合作可以继续下去。”

  刘大海猛然回过神,他简直不信自己的耳朵。怎么都没想到周利文还真是帮他说成功了,这样的转折他怎么都搞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看出了刘大海脸上的疑惑,贝尔有些羡慕地笑道:“刘,你的运气还真是不错,认识了一个了不起的朋友。”

  “了不起的朋友?你说的是……周老弟?”刘大海这时候再迟钝也知道周利文的身份不一般了,疑惑地问。

  “呵呵,他是谁你以后或许会知道的,我还有事,记得明天上午九点。”贝尔笑笑也不多说,转身进了大门。

  刘大海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脑子有些糊涂,一个在飞机上认识的人居然随手就帮了自己的大忙,难道这个年轻的小周是什么大人物不成?想了半天,刘大海也没想明白,不过无论如何,困扰他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只要不生全面退货,继续后面的合作,他的损失就是减少到最小。

  第二天,周利文送施雯去了火车站,欧洲的火车交通达,所以在欧洲旅行最方便并不是飞机而是火车,阿姆斯特丹离巴黎的火车也仅仅几小时的时间,从舒适和效率来讲比飞机方

  便多了。

  等在站台,看着离去的火车,周利文这才转身出了车站,上了等待自己的车后径直就往机场而去。

  这一次,他直接从巴黎回美国,不过坐的不再是民航了,几天前他就把自己的私人飞机给调了过来,由巴黎起飞先到纽约,他会在纽约停留些时间,然后再回西部。

  到了机场,机组人员已经准备好了,周利文直接上了飞机,等候不久塔台就出了起飞信号,飞机在滑行一段距离后飞向蓝天,从窗口向下望去,脚下的巴黎越来越小,直至不见。

  在飞机上睡了几小时,等醒来后已经快到目的地了。周利文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回到座位后翻了翻报纸,当他看到报纸上的一条新闻顿时愣了一下,接着就连忙看了看报纸的日期,随后若有所思起来。

  等飞机在纽约降落已是傍晚时分,当飞机缓缓在机坪停下后,一辆车已经停在了不远处,站在车边等候的是周利文保镖卡尔,还有坐在驾驶位的杰森。

  见到周利文走下飞机,卡尔立即迎了上来。由于周利文去法国的时候故意把两个保镖给甩掉了,对于周利文独自外出卡尔他们很是不满,在前几天周利文联系他们的时候,卡尔还强烈抗议周利文这样不顾危险的举动,并提出如果以后周利文再这样的话,他就和杰森一起辞职。

  对于这两个忠于职守的保镖,周利文只能做了承诺。所以他这次回美国,卡尔和杰森提前一步就到了纽约安排,并在机场等候着他。

  不苟笑的卡尔接过周利文的行李,护送着周利文上了车,杰森开着车离开了机场,向市区而去。

  他们去的地方是周利文在曼哈顿的家,这里周利文平时很少来,因为他和他的家人一般都住在西部,只有到东部来公于的时候才会住几天。不过,虽然每年住的时间比较少,但这所拥有十二间卧室,三层复式的豪华公寓有专人打理着,随时随地都可以享受到最完美的服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