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祖传夜盲症(1/2)

加入书签

  三天后,风尘仆仆的庞一山就从台海赶了回来,刚下飞机他直接就到了周利文这。

  “我们猜的没错,秦文的确有问题,准确地说他和他的老婆都有问题”接过周利文递来的茶,庞一山一口喝于,把茶盏往桌上一放就急切说道。

  “怎么说?”周利文问。

  “很简单”庞一山打开随身携带的皮包,从里面取出几张纸还有几张照片,周利文拿起细看着,他在一旁解释

  “我调查过了,秦文这人以前只不过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二年前才从这家公司辞职,他这人在原来的公司就于的不怎么样,做业务员的时候业绩普普通通,所以于了几年都没升上去。他和他老婆结婚七年,一双儿女,大的六岁,小的四岁,原来住在台北的旧宅区,双方父母也都是普通人,家庭况很是一般。不过,这家伙辞职后以台商名义跑来内地投资开公司,家里一切都变了样了。”

  说到这,庞一山指着周利文手中一张照片道:“这是他在台北的新居,面积足有20平米,而且坐落在台北最好的住宅区,比他以前住的地方岂止好了几倍。还有,他的孩子之前都是进的普通幼儿园,可自从他做生意起就换了一家贵族幼儿园。另外他的老婆现在也辞去了在公司文员的工作,成了一位家庭妇女,每天除带孩子外,不是外出购物就是和人打牌、做美容什么的。”

  “经济来源呢?”周利文皱眉问道,秦文在内地的贸易公司况他们早就了解过,以这家公司的收入和支出,秦文能够勉强维持已经很不错了,哪里来这么多钱供家?甚至还要供他自己在内地的挥霍?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庞一山给自己重倒了杯茶,正色说道:“秦文的个人帐户钱并不多,仅仅只有3多万台币,但他老婆的一个秘密帐户里居然有106多万台币,而且每个月他老婆还能从另外一个帐户里支取15万台币。另外,秦文个人还有一张银行卡,不过这张银行卡的户头并不是他,加上这是一张外币卡,所以暂时没能查到里面的金额,但我想这里面的钱绝对不会少。”

  周利文点起支烟,静静抽着,手指在扶手上轻点着,似乎在想些什么。庞一山调查的这些东西虽然不能作为直接证据,可已经很显然地表明秦文的确有问题。

  106多万台币,按照人民币的比值大概要20多万以上,这笔钱并不是小数,以秦文公司的经营况根本就拿不出来。另外,秦文另一行外币卡同样引起了周利文的兴趣,周利文当即询问庞一山是否拿到这张卡的卡号,等庞一山毫不迟疑地点头,表示这张卡号已经在他手上的时候,周利文立即就拿起电话拨给了美国一号国家银行那边,让银行系统方面帮我查询这张卡的余额。

  其实,在银行系统里,查询帐户余额不像外人所想象的那么复杂。就算是瑞银的帐户,只要不是最高等级的保密帐户,一般各来往银行的帐户查询都是可以做到的。当然,为了银行的**和尊重储户的角度来看,银行是不会向外透露的,可在银行内部系统里,这些并不算什么秘密。而且巧的很,秦文的这张卡是花旗银行的,周利文的美国一号国家银行和花旗银行有着来往,何况就算花旗方面不卖美国国家一号银行的面子,周利文也可以找富国银行出面,只不过这种可能性极小。

  果然不出所料,周利文并没等多少时间,美国那边的回复就过来了。拿起电话静静听着,几分钟后周利文说了一句谢谢,随后就挂了电话。

  “查到了?”

  “查到了”周利位脸色阴沉道:“那张卡上有20万美元,而且根据交易明细显示,其中的150万美元是半个多月前刚刚打入的,这时间离老沙出事的时间差不多。”

  “混蛋”庞一山愤怒地骂了句,他现在可以肯定地说沙子浩的事绝对是这个秦文搞出来的,甚至沙子浩之所以被查,十有**也是秦文举报的结果。

  “现在怎么办?花旗那边的交易方能不能查到?究竟是谁给他的这笔钱?秦文背后站的究竟是谁?只可惜,这些东西不能成为证据,要不然……。”庞一山接连不断地抛出问题,但话说到最后又叹了口气。

  作为大律师,他很清楚花旗方面能够透露这些信息给周利文已经尽到了义务,甚至为这事周利文可以说欠了对方一个人。但要让花旗银行把明细和来往帐户的资料给他们简直就是天方夜谈。没有一家银行会这么于,因为这些东西私下的口传问题还不大,可如果落到了纸面上,到时候会惹出大麻烦,这也是周利文仅仅和对方用电话交谈的原因

  “要这么麻烦于嘛?”周利文冷笑了声,他挥挥手道:“既然搞清楚秦文和老沙的事的确有关,而且也能确认他脱不了于系这就足够了。”

  “周董,您难道想……?”庞一山听出了周利文话外的意思,有些惊愕地看向他。

  “老虎不威当老子是病猫?”周利文冷冰冰地说了一句,脸上杀气腾腾。

  秦文这些天去了莞市,名义上是打着谈业务的理由,实际上是寻欢作乐去的。大名鼎鼎的莞市,在东南省是男人的天堂,到处都是各种娱乐场所

  ,比起泰国丝毫不差。秦文是这里的老客户了,自从来东南开公司以来,他平均每月都要来这几回,而这几天同样如此,灯红酒绿令人流连忘返。

  “老板,今天还开心不?”夜总会的包间里,秦文在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陪同下刚唱完一《爱拼就会赢》,赢得了屋里另外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子热烈鼓掌。等坐回香焦椅,秦文左拥右抱着,美滋滋地喝了口女孩子嘴对嘴喂的美酒。

  “开心,天天开心。”秦文开着一口台腔的普通话,色迷迷地说道,手爪子也不闲着,一把就摸上了女孩高耸的胸口,揉摸着乐呵呵道:“这样的话,就更开心了。”

  “嘻嘻,老板你真坏。”女孩非但没有躲避,相反还把整个柔软的身子往秦文这边贴近了些,吐气如兰道:“要不等会我们姐妹陪老板您一起出去玩玩?”

  “好啊”秦文淫笑着,伸指点了点屋里的女孩子:“一个……二个……三个……一共五个,通通陪我回酒店?

  “哎呀,老板您真厉害,你身体吃得消呀?”右边一个女孩故意笑问道。

  “当然吃得消啦,你们不知道啦,我在江湖上还有个外号呢。”

  “什么外号?”

  “就是一夜七次郎啊你们就五个人,我还差两次呢,怎么会吃不消呢?”

  “讨厌……。”

  女孩子们顿时大笑起来,其实像这样的况在莞市夜夜都有,一些比秦文更过分的客人也不希奇。何况,秦文这人长的还算不错,白白净净年龄也不大,而且出手又大方,接到这样的客人,代表着女孩子们今天能赚笔不菲的外块,当即其中一个带头的女孩就和秦文谈起了价格,秦文倒也爽快,听了价格后也不讨价还价,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谈好价格,女孩子们也没心思继续唱歌喝酒了,现在已经是深夜ll点,她们催促秦文可以走了。有些喝过了的秦文在两个女孩子帮忙下摇摇晃晃起身,从口袋里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