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铁笼(1/2)

加入书签

  奥利拉在等着马歇尔的结果,可谁想到第二天下午马歇尔就打电话给他,说是自己已经在机场了,马上就会上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到总部。至于和贝尔洽谈的况,等见了面后细谈。奥利拉本打算追问几句,可电话那头已经传来的电子催促登机的声音,马歇尔简单说完就挂了电话。

  接下来的几小时,奥利拉一直在他的办公室里哪儿都没去,等着马歇尔的归来,直到夜里八点二十左右,匆匆忙忙从巴黎赶回的马歇尔终于出现了他的面前。

  “谈的怎么样?”奥利拉不等马歇尔歇口气,站起身就急问。

  微微摇头,马歇尔的表有些奇怪。奥利拉瞧着心里顿时一沉,追问道:“怎么?不顺利?是对方的要价太高还是拒绝合作?”

  “恰恰相反,对方同意了合作,而且他们的要价也不高。”很少抽烟的马歇尔居然从口袋里掏出包香烟来,香烟上还有着机场专卖店的标记,估计是他等航班时顺手买的。划着火柴猛抽了几口,他这才向奥利拉说起了今天洽谈的况。

  贝尔代表贝尔电子科技集团公司非常乐意和诺基亚公司合作,而且他们提出的条件也不过分。一方面,贝尔电子科技承担对塞班软件的优化和改进,而另一方面贝尔电子科技集团要求取得诺基亚手机操作系统网络平台的销售权,也就是说,今后诺基亚的手机在使用塞班操作系统的同时,诺基亚公司把这个操作系统的运作权利全部交给贝尔电子科技,双方在这基础上建立一家贝尔——诺基亚联合公司,贝尔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占6的股权,诺基亚公司占49%勺股权,塞班系统完全免费授权给诺基亚公司使用,但诺基亚公司要保证所有诺基亚的产品必须继续使用塞班系统,而不得更换其它系统。

  这个条件,从表面上看似乎是诺基亚公司吃了点亏,等于拱手把塞班系统送给了贝尔电子科技集团,而且在新成立的公司中,也由对方绝对控股,如果这条件是在二年甚至一年前提出,估计奥利拉简直以为对方是异想天开,冷笑着一口否决了。

  可是现在况早就不同,随着诺基亚的况恶化,塞班系统在智能手机竞争中完全处于落后地位,就连诺基亚内部也有不少人希望改变策略,弃用塞班系统,改用其它系统来挽回局面。

  要不是塞班系统已经和诺基亚之间打上了烙印,再加上奥利拉的坚持,也许塞班系统早就成了弃用品。何况现在,微软在塞班系统上一直没有太多进展,这更让人对这个操作系统感觉到不适用智能手机的观点。

  从感基础来看,无论是奥利拉还是马歇尔,包括赵科林等人对塞班系统还是有深厚感的,这也是诺基亚至今依旧坚持的原因。但是,贝尔提出这个要求最终的用意何在?奥利拉不能不仔细考虑,如果按照对方的要求进行新公司合作,同时把塞班系统的运作交给对方,一旦对方有另外的意图,那么诺基亚公司就防不胜防了。

  为此,奥利拉提出了他的看法。对于他这个询问,马歇尔同样做了回答。马歇尔告诉奥利拉,新公司的成立包括塞班系统的使用和授权一切都是有附加条款的。也就是说,贝尔电子科技必须要在段时间内,比如说三个月,最多不过六个月的时间内拿出优化和改进的塞班系统,另外在诺基亚所有产品对于塞班系统的授权使用上同样如此,贝尔电子科技承诺,如果在使用新塞班系统后,诺基亚的产品销售在半年内没有起色的话,那么一切条款就将作废,贝尔电子科技集团在联合公司的投资也将全部归诺基亚所有,同时归还塞班系统的运作权利。

  说实话,当马歇尔听到贝尔口中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当场就大吃一惊。他怎么都不明白贝尔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口气,难道他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么?或者说有十足的把握做到这点?要知道从目前对方所提出的要求来看,贝尔电子科技非但没从诺基亚身上捞到什么好处,反而在联合公司和塞班软件的优化、改进于将来的运作中还将投入巨大的资金。如果无法挽回诺基亚现在的困居,那么这些就完全打了水漂。

  马歇尔能看到的,奥利拉同样也能看得到,所以他提出了另一个疑问,那就是贝尔电子科技究竟所图什么。

  “我问过对方,对方是这么回答我的。”马歇尔把烟在烟缸里掐灭,低沉地说道:“对方提出在附加条款中有一条必须注明,一旦新塞班系统适合使用,并且我们诺基亚公司的产品销售额增加,那么以后新塞班系统的授权将收取授权费。当然,授权费由联合公司收取,以作为其长期稳定的获利。”

  “那么具体费用是多少?”奥利拉问。

  马歇尔说了一个数字,这个数字让奥利拉暂时沉默了,从数字的单一况来看似乎不多,但别忘记智能手机销售是一个很大的数量,就算现在诺基亚公司的销售极其糟糕的况下,如果以这个授权费来计算那也是近亿美元了。假如以诺基亚当年全盛的销售额计算,那么一年就是其十几甚至二十多倍的数额,几乎要占诺基亚销售利润的左右。

  “这个基数是稍大了些,所以我暂时没有直接答复对方,必须要等到你的确认后才……。”

  “给他们”奥利拉突然说道。

  “你说什么?你答应了?给他们?”马歇尔似乎有些不信自己的耳朵,他愣了愣追问道。

  “当然给他们”奥利拉像是下定了决心,他道:“只要能挽救诺基亚,再多一些又怎么样呢?何况,这些只不过是附加条款,是有其他条款约束的,如果贝尔电子科技做不到这些,这个数额再多也都是假的,可如果他们做到了这些,那么给他们又怎么样呢?”

  见马歇尔有些若有所思,奥利拉继续道:“你别忘了,现在我们在微软上的投入经费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可是他们始终没给我们最终的结果。但是贝尔电子科技不同,既然他们有这样的信心,我们为什么不能赌一把呢?再者,联合公司也不是对方一家股东,我们还握有49%勺股权,从这点来看,授权费用的基数真正落到他们手上的只是一半而已。”

  马歇尔点点表示明白,接着奥利拉笑了笑又道:“当然了,生意就是生意,价格还是要谈的,他们开出了条件也不代表我们全盘接受,这样吧,无论是什么条件,尽量压一压对方,看看他们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有了奥利拉的许可,马歇尔欣然同意,他随即站起身道:“我明白了,夜里还有一班航班,我得尽快赶回去,明天我继续和贝尔谈。”

  “辛苦你了,我明天会派公司法务部的人过去配合你,如果有需要的话总公司的一切资源你都可以调用。”

  马歇尔点点头,很快就离开了奥利拉的办公室,走到窗台向外眺望,不一会儿一辆车就载着马歇尔从公司大楼开出,往机场那边飞驰而去。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马歇尔在两地来回奔波,和贝尔之间讨价还价,商谈的条款的细节。经过一系列的拉据,除了在一些方面,比如说时效和销售量比例增加等方面贝尔电子科技作出了些让步,但对于联合公司的股权比例,授权费用多少,新塞班系统的运作权利等等,贝尔电子科技方面是寸步不让。

  半个月的一日,经过艰难的谈判,终于所有的合约在双方律师的协作下完成。当贝尔和马歇尔两人分别代表双方公司在合约上签署后,标志着这次合作终于达成协议。

  诺基亚公司和贝尔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的合作是在私下进行的,这也是贝尔电子科技方面的要求,没有新闻布会,也没有任何网站公示,甚至连微软方面诺基亚也未通知中断对塞班软件的优化和改进。而联合公司的成立就更低调了,这家公司总部没放在法国,也没放在芬兰,而是注册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