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NN(1/2)

加入书签

  汉城市区,一幢幽静的旧式古居。

  这幢古居是木式结构,从建造到现在已经有近二百年了,曾经是韩国李氏王朝高官的宅院,后来在日本殖民时期成了一个日本财团家族的产业,在韩国这种地方也算得上是历史名居,何况它上一代的主人就是三星集团的创始人李秉。

  早年间,李秉在创立三星商会后没几年就开始家,之后趁着日本战败的机会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这幢宅院,成了李家在汉城的住处。至于郊外的庄院,那是李秉在五十年代后期才开始建造的,从某种意义来讲,这幢古居才是真正见证三星李氏家族历史的建筑。

  李秉死后,李健熙独揽三星大权,把其兄李孟熙包括侄子李在贤从三星集团中赶了出去,从而成了三星帝国说一不二的掌门人。可是,李健熙也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他无法从李孟熙手中收回这幢古居,因为早在其父还在世的时候,这幢古居的所有人就已经成了李孟熙。

  和李健熙一直针锋相对,试图杀回三星集团的李孟熙父子,在他们看来这个地方也正是代表三星李家嫡长系的见证。作为李秉的长子,李孟熙认为,只有他才是三星真正的继承者,而李健熙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卑鄙无耻的篡位者

  就在李健熙气得把电话给砸了个粉碎的时候,这幢古居的正房中,一位须眉皆白,同李健熙极像的老人以传统盘坐的方式坐在屋里,这位老人正是李健熙的兄长,曾经三星的太子爷和继承人李孟熙。

  “父亲,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一次我们的胜诉可能性非常大”在李孟熙面前,李在贤眉飞色舞地给他汇报着喜讯,要知道这是他们父子努力二十多年来头一回看见希望,而这一次成功的希望几乎就在眼前,只要把脚尖轻轻踮起,似乎胜利的果实就能落在手中。

  “听说你答应了总统先生的条件?”和李在贤相比,李孟熙的脸色异常平静,他手中握着一串珠串,眉目轻合,似乎在念佛一般。听了一会儿李在贤的诉说,过了许久他微微睁开眼睛,张口问道。

  “是的父亲,我答应了他的条件,不过您知道,如果没有总统先生的支持,我们这场官司很可能会和以前一样失败。而且,只要拿回三星集团,这些付出还是值得的”

  “哎……。”李孟熙轻叹了一声,这声轻叹中似乎有着无奈,也有着其它的意味,他缓缓道:“政客都是不能信任的,这二十多年来,我们父子吃的亏还少么?何况同你三叔相比,我们手上的筹码完全落于下风。如果不是这样,回归三星也不会拖到现在这么久了。你这一次虽然得到了总统的默许,可别忘记就算地方法院判决我们胜诉,你三叔依旧可以上诉。而到那时候,还不是谁给出的价钱高,筹码多,他们就帮谁么?”

  李在贤当然知道李孟熙说这些话的意思,这些年来他们父子不就是吃了这些亏么?要不然早就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了。至于那些政客,李在贤虽然热衷于给他们拉皮条,甚至厚着脸皮讨好他们,但在心里从来不以为这些政客是值得依靠的对象。

  政客是最无耻,最不要脸的一帮人,他们那种只认利益不认交,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嘴脸李在贤早就看透了。可不管如何,该做的还是必须要做,该付出的还是必须得付出,这就是他们的无奈。而这一次,总统先生明确向自己表示不会插手地方法院的判决,从这点来看就算是起到点效果了。至于接下来的况会如何展,无论是李在贤还是李健熙,都无法预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谁的筹码多,谁获胜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一次和以前不同。”李在贤解释道:“美国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很快就会针对三星进行一个大动作,周董希望我们能够把握好机会,一举成功”

  “大动作?具体是什么?”李孟熙轻轻捻动珠串的手停顿了一下,他意动地问道。

  李在贤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具体还不清楚,不过这事应该不会是假的,要不然周董也不会这么和我说。另外,父亲您也许还不知道吧,为了这次官司,周董私下给了儿子106万美元的经费,这些钱我都花在总统先生身上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一次特意袖手旁观。”

  “呵呵,106万美元,好大的血本”李孟熙动容地眉毛都微微抖了抖,这可是一笔大钱,怪不得李在贤能够抢在他弟弟之前打通了总统先生的关节,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没错,李健熙以三星集团的名义给政府进行了捐助,承担了冬季奥运会申办的大部分经费。可是,这件事一方面是总统先生和李健熙为了上次官司的事达成的协议,而另一方面也是总统先生为了借用冬季奥运会这个由头,来增加他即将面临的大选况。

  总统可不是皇帝,韩国虽然有着几位总统轮流上台的况生,可再怎么说韩国在表面上依旧是一个民主国家。党派之争,总统大选,这些民主的基础手段还是要耍耍的。就像现在这样,在任的总统先生如果想继续连任,那就必须要在国民中获得支持,而获得支持最好的办法就是申报冬季奥运会,用这种方式显示他这位总统在任期的成绩。

  但是,光有成绩也是不行

  的,大选除了政绩外还需要资金支持。没有财团和商人的支持,就算你的政绩再好,一样可能会丢掉连任的机会。这种况在韩国政坛不是没有生过,每一位总统候选人都不会对此大意。

  所以,总统先生在李健熙那边得到了对于冬季奥运会的资金支持,同时赦免了李健熙以作为回报。在这件事上,可以说是各得所需,对于李健熙是花钱买自由,而对于总统先生是借李健熙的钱给自己创造政绩,谁都不欠谁的。

  搞定了冬季奥运会的经费,接下来总统先生就要面临大选的政治选举经费了。总统先生也有他的考虑,在这经费筹集方面他是绝对不会向李健熙伸手的,那怕李健熙主动向他提供。作为政客,或者说是政治家,把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是最简单的道理,如果他过多依赖李健熙,到将来就会让对方反客为主。而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寻一个和李健熙有矛盾的对象,从他手里索取政治献金,就这样,李在贤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当李在贤主动向总统先生提出要向他给予政治献金的时候,总统先生没做多少考虑就欣然接受了下来,同时给予回报,在目前的案子中不再袒护李健熙一方

  说白了,这就是政客的平衡之术,在古代也可以叫坐帝王之术。李健熙和李孟熙父子斗得越激烈,作为关键者的总统先生,他就更能左右逢源,在适当的时候拉拢一派打击另一派,大搞平衡。而最终的决定权不在双方的各一方手里,而是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周利文在这时候给了李在贤这笔钱,令李在贤感激万分,再加上周利文的暗示,更让李在贤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连一直保持的平常心的李孟熙老爷子也不由得动起了心思,这一刻他也和儿子一样觉得这一回似乎真的有可能了。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李孟熙心里有个声音对自己说道,他已经年龄不小的,和三弟李健熙相比他大许多,而且这些年身体也越来越不行,如果这一次再不成功,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