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病房(1/2)

加入书签

  面面相觑之下,他们同时都想到了这个可能。何况现在李在铬的独子还小,根本就没独立能力,作为合法的监护人当然是由其母来代表。但问题在于李在铬已经和妻子离婚了,而且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能力掌握这大的一笔财富,就算李健熙死前,以遗嘱的方式把所有财产全部留给孙子,那么按照家族惯例,最终依旧会被李在贤所掌握。一旦是这样的结果话,那么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全都成了徒劳无益了。

  这时,一个念头从周利文脑海中浮现,按照现在的况来看也只有一个办法了,而且这个办法是不是能够成功他也不得而知,还要看最终的运气怎么样。而同时,孙正义似乎察觉了周利文的想法,两人目光对视了一下,都明白大家心里的想法是一致的,随后微微点了点头。

  韩国圣玛利医院,这是汉城最好的医院之一,李健熙在监狱心脏病作后先是送进了汉城大学医院,随后应他的要求又转到了这家医院进行保守治疗。

  虽然李健熙的身份是犯人,可由于他的身份和地位不同,再加上这次况特殊,所以他住进了医院最豪华的病房。可是,再豪华的病房,再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治不好他心中悲伤。这人世间最悲哀的莫过于白人送黑人了,几年前他的女儿自杀身亡的时候,李健熙虽然在外人面前没有表露出什么,可心中的搅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更何况,这一次是他的独子,是他寄予无限希望的继承人。当他在新闻中看到汽车燃烧的一瞬间,整个人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只觉得一下子被整个世界所抛弃,从而失去了一切。

  好不容易抢救过来,医生叮嘱李健熙,由于他的心脏况非常不好,千万不能过于激动。甚至还建议如果有可能的话做一个心脏搭桥手术,而且这个手术越快越好,一旦病恶化,就将导致大面积心肌坏死,那么到这一步也只有做换心手术才有可能延长生命了。

  可是,李健熙拒绝了手术的要求,因为他知道心脏搭桥手术虽然以目前医学的展变的成功率高了许多,可同样也有着很大的危险。何况,他都是老年人了,做这样的手术本就存在很大风险,一旦上了手术台,自己最终能不能平安下来谁都不知道。

  更重要的是,李健熙不是普通人,虽说无论新闻报道还是警察事后告诉他的调查结果,那场车祸完全就是意外事故,可李健熙怎么都不相信这会是意外,用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解释,就是那条通往郊外监狱的路平时很少有车经过,而且按照路况出车祸的可能性极小极小。而在车祸那天,突然间出现了这么多,又出现了这么多的巧合,这难道没有一点怀疑么?

  一旦起了疑心,李健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李孟熙父子,尤其是现在三星集团的总裁李在贤。如果说,有谁最想至他们父子死地的人是谁,那么李孟熙父子肯定是排在第一位的。

  更重要的是,由于新任总统马上上任,他获得自由的时间已经在倒数计时了,这种况下李在贤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作出反应。如果他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彻底解决他们父子所造成的威胁,那么对李在铬下手是最合适不过的选择了。何况,李在铬每周去监狱看望他,所选择的时间,包括所经过的路线也不是什么机密,李在贤要调查的话很容易查得出来。

  李在铬一死,假如他李健熙挺不住同样撒手西归的话,那么最终得利的人会是谁可想而知。这一点,李健熙并不知道他和周利文,包括孙正义的猜测是完全一致的,而且这也是他坚持着暂不做手术,尽量让自己从儿子死亡的悲哀中恢复正常,面对现实的基础。

  按照医疗条件,当然是汉城大学医院最好,但李健熙坚持住进这家医院主要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因为这医院的理事长是他的老朋友,只有在这家医院里,他的生命才能得到真正的保证。

  至于那些警察,在李健熙眼里全是饭桶,如果把生命托付给他们那么等于是在找死。就连车祸的真相都查不出来,他们还有什么用呢?不也许警察早就知道真相,只不过不想去查而已,毕竟现在三星集团握在李孟熙父子手里,政府官员不可能因为一个囚犯和一个已经死掉的人去得罪三星集团的实际掌握者,何况还在没有确凿政局的况下。

  “李老先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