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勘助的军略(1/2)

加入书签

  复兴的実相安国禅寺比以前更加华丽恢弘,除了担任吉良家世代供奉祖先灵位的菩提寺,还是东海道著名的观音道场,寺内供奉如意轮观音,在东海道的尾张、远江、骏河等国十分有名,同时妙心寺派又是临济宗诸派内势力最繁众的一支,不但吉良氏世代为妙心寺派佛徒,今川氏,武田氏等武家名门也是妙心寺派的信众。

  如果実相安国禅寺的住职西山宗延,真的奉太原雪斋之命在吉良家内活动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妙心寺派在西三河的影响力不小,尤其在吉良领内始终是第一大宗派,吉良家的谱代家臣与国人大多随着主家的信仰也跟着信奉妙心寺派。

  在本证寺附近的豪族、地侍被一向宗的本证寺拉拢成了信众,一旦自己菩提寺的住职反水为今川家游说,吉良家那点反抗意志很快就会崩盘,也别提什么聚集大军笼城固守了,不被豪族偷偷打开城门献城降服就不错了。

  “这么说起来,太原雪斋到是与本家颇有一段渊源,只不过他是今川家的家臣,注定了与本家的矛盾无法调节,太原雪斋是想借実相安国禅寺对本家的影响力来劝说本家投诚吧!果然是先礼后兵,如果我不顺服正有了出兵幡豆郡的理由,到时打了本家也没人会怪今川家,谁叫本家不识时务呢?这可真是打的如意算盘!”

  吉良万松丸若有所悟,但是这个所悟真是太苦涩了,明知这些名将不好糊弄,今川家常有吞并三河的野心,还一厢情愿的想着别人不来打自己,真是反了不可饶恕的天真幼稚病。

  “这无解啊!今川家主动进攻,本家被动防御,对方的攻势还没开始,本家就自乱阵脚,这是在等本家犯错啊!现在做什么也没用,做的越多只会错的越多。”想想太原雪斋的军略,去年的小豆坂合战里,以一万大军对四千织田军势,尚且布置伏兵与道左突袭,这么稳的老狐狸他有多大本事胜过?

  他实在是想不出如何对付太原雪斋的办法,总不能堵住西山宗延不让他出寺院,可是一旦他动起来家内重臣就会动摇,到时候他是战是降呢?战是绝对战不过今川家数万大军,降又无法一报兄长吉良义乡以及东条家吉良持广的死仇,再说那些谱代重臣也不会轻易屈服身为吉良家分家的今川氏,这简直是个死结。

  吉良万松丸觉得很冤枉,他父亲吉良义尧反今川反了一辈子最后也没反出什么结果,他的兄长吉良义乡因为反今川还丢了xing命,他自己也明白今川家那么强大不是他那点身板能抗住的,可是家臣的意志不受他左右,吉良家谱代家臣一个个像打鸡血似的一提今川就嗷嗷叫,他能有什么办法?

  吉良家自镰仓初期以降世代承袭三河国多郡领地,分家下吉良氏又在其后控制东三河,无论室町幕府任命细川氏、一sè氏担任三河守护,都绕不开吉良家的强大影响,强如今川氏亲也只是完成远江国的吞并,对三河国那部分仍然有心无力。

  只是这一切都随着下吉良家的上代家督吉良持广的决断产生变化,下吉良自分到东条城伊始,就常有吞并宗家的野心,到了他这一代很快抓到了机会,他发觉臣从与他父亲吉良持清,并拜领一字偏讳的的松平清康是一位难得的将才,于是在吉良持广的支持下,松平清康一路高歌猛进的击败多股亲近宗家的家臣、国人,使得两吉良之乱上升到更激烈的程度。

  他的短视行为很快就付出了代价,松平清康渐渐的不在听从吉良持广的命令,自立的意图已经无法遏止,虽然森山崩的意外让他的密谋破产,但是du li的念头一旦扎根就再也不可遏止,如同尾张织田依靠遍布分国的一门悄然完成下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