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出阵的仪式第一更(1/2)

加入书签

  六月十二日,细川藤孝带来一个好消息,十二艘关船在一百多名志摩船工日以继夜的赶制下终于完工,因为工期太赶根本来不及做其他准备,为了尽快完成任务,细川藤孝又调来飞騨工帮忙,还雇佣几十名坚田附近的农民帮忙砍伐树木,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总算作出十二艘关船,这已经是极限速度了,再多一艘也做不出来。

  吉良义时勉力了几句,又拨出一百贯文奖励志摩船工和飞騨工,细川藤孝也获得五十贯文的奖励,拿到这笔钱的时候,这位文采风流长相出众的帅哥已经邋遢的不成样子了,据说回到家里抱着这五十贯钱痛哭许久,也不知到底是怎么了。

  新上任的水军大将九鬼重隆立刻带领两百多兄弟熟悉新船,按照他的说法这种关船他闭着眼睛都会驾驶,出自志摩船工的手艺也让他们很放心,不用三五天就能驾着船出战了。

  进入六月中旬,三好家要出阵京都的消息像病毒一样迅速散播到畿内,在这个节骨眼上,三好长庆的心腹大将坐镇京都的今村庆满却引出另外一件大事,因为他强行征收地子钱与京都的町民发生激烈冲突,町民们团结在广桥権中纳言国光的被官人声闻师村的身边,与这位今村庆满所率领的三好众在京畿内连番巷战。

  虽然今村庆满一方人多势众装备精良,但是声闻师村这方也不是全无优势,在得到包括座商、地下人以及背后的朝廷支持下,声闻师村一直很耐心的和今村庆满玩捉迷藏,双方从左京打到右京,从下京打到上京,十天里大大小小恶斗十几次真是好不热闹。

  六月十八日,今村庆满逮到机会成功堵住声闻师村并将他杀死,随阵的几十名町民也在投降后遭到屠杀,这一惨剧立刻引发京都大喧哗,朝廷发出谕令要求三好家妥善处理大喧哗事,但是三好长庆选择直接无视朝廷的谕令,今村庆满依然大摇大摆的在京都招摇过市。

  如此猖狂的三好家立刻激起京都内外的愤怒,六月二十三日,今村庆满又一次出现在京都的街道上时,被早已等候的京都町民一拥而上,被町民所持的短刀从上到下刺了几百下当场死亡,随行的十几名三好家武士见势不妙溜掉,一路逃到芥川山城报告三好长庆。

  芥川山城的三好长庆闻之大怒,京都竟然有人胆敢杀害他亲信大将,这简直是藐视他三好家的权威,于是松永久秀果断进谏道:“此为京都公家对我三好家的挑衅,不讨无以树立威权,恭请主公下令讨伐不法之徒!”

  三好长庆考虑片刻,即下令道:“命令摄津、和泉他国众增兵两千,还有本家的盟友畠山家也协同出阵增兵三千!一存、日向守,回去准备一下明日出阵京都!”

  “是!”十河一存、三好长逸领命而退。

  在三好长庆决定出阵的时候,足利义藤也同样作出决定出阵京都,幕府的御教书下达到坂本城时是六月二十四日的傍晚,也就是今村庆满被杀死的第二天,吉良义时接到御教书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把家臣召集起来宣布出阵的命令。

  “终于要出阵了吗!我等可是等候多时了啊!”年仅十九岁的加藤教明虽然只是一介足轻番头,同时又是最早加入西条备的一批元老,一向都已吉良义时的心腹自居。

  “是啊!本家也应该出阵了吧!七千军势可是一股了不得的力量啊!”刚从三河过来的足轻大将大河内纲高,抚掌赞叹道。

  “是要出阵了,可惜近江两备还没有训练好!”山本时幸一只独眼来回扫视厅内的家臣,似乎要确定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差异。

  吉良义时身体略微一倾,说道:“本家明日既要出阵,坂本城的事物就拜托藤孝及诸君了!”

  第二日黎明时分,阿菊为吉良义时穿戴好铠甲,他穿着的是先祖吉良满氏在霜月骚动时所着的熏紫韦威胴丸,这是吉良家的家传铠甲,地位比不上源氏八领但穿在他身上正合适,因为镰仓时代的胴丸很轻便,即使大好几圈也不至于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在太阳升起之前,吉良义时就按照出阵仪式的要求坐在马扎上等待侧近众将马牵过来,接着就是吃饭,大将以三种菜肴

章节目录